1947:蒋介石二度巡视青岛

网友评论()2016.12.16 第47期 作者:刘宗伟

第47期

【导语】947年10月9日中午12时15分,蒋介石自北平返南京中途停靠青岛,在沧口机场附近的空军指挥部,与青岛军界要员商谈战事。下午3时,简单用餐后,蒋氏一行乘专机离去。一周后,16日,蒋介石再度由京飞青。这一次,他在青岛待了6天。

蒋介石8天内两度来青,非普通性视察,亦非消遣度假,皆因战事紧迫——国军进攻山东解放区遭到华东野战兵团激烈反击,胶河战役失利,“九月攻势”计划破产……他坐不住了!

第一次:“全力商谈军事”

要讲蒋介石一个月内二度来青,得从此前其济南之行说起。

1946年6月2日,蒋介石亲赴济南,主持召开高级军事会议,会上制定了“由南向北、由西向东,逐步压缩”,以徐州、济南为中心,以控制津浦路与胶济路为重点,逐步占领山东解放区的作战方针。6日,国民党军高级将领白崇禧、顾祝同、王耀武等在青岛召开作战会议,确定将国民党第八军由青岛西调至昌(乐)、潍(县)地区,其防务交由国民党暂编第十二师接替。这一部署的主要目的是,以第八军和暂编第十二师控制胶济铁路东线,切断胶东地区与鲁中、渤海地区之间的联系,伺机向解放区发动进攻。

自6月8日乘胶(县)、高(密)、即(墨)三城守备空虚,人民解放军胶东军区发动胶—高—即战役并击毙国军暂编第十二师长赵保原起,双方摩擦不断,互有胜负。进入1947年夏秋,国民党军对山东解放区发起重点进攻。9月,国军以6个整编师、20个旅、51个团的兵力,在陆军副总司令范汉杰指挥下,进攻胶东解放区,史称“九月攻势”。面对国军来势汹汹,10月2日,华东野战兵团司令员许世友果断发起胶河战役,以引诱胶东地区莱阳、威海的国民党军主力回援胶河周边高密、平度、潍县等地。

就在这个节点,蒋介石开始了巡视——先后飞抵东北、华北地区,为内战进行军事部署。 

10月9日,胶河战役犹酣。上午9时许,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副司令、青岛警备区司令丁治磐突然接到了蒋介石来青岛的电报。在当日日记中,丁氏记录:“主席来青,电先为指示,不通知他人,仅备汽车数辆,为到空军指挥部之用,并备点心五十份,招待随员。”

看完电报,丁治磐岂敢怠慢?稍事安排后,即乘车赶往沧口机场,10时许到达机场,陆军副总司令范汉杰也已赶来。

有关档案史料载,是日上午11时,蒋介石偕夫人宋美龄乘坐“美龄号”专机自北平出发,其目的是首都南京,中途选择停靠青岛沧口机场。

在空军指挥部,范汉杰等人汇报胶河战况后,经研究当即决定:1、命令王凌云部继续向红石山、台前村共军阵地攻击,以解64军范家集之围;2、以198团及战车编队增援红石山,协力王凌云师攻击;3、以空军援助官庄村汪、刘两旅作战;4、不放弃海口各要点,以第八军主力参与胶县、潍县之战;5、调拨25军至少两个团的兵力,向威海卫方向推进,确保威海不丢失;第6军、第45军主力尽量集结,侧击潍河两岸的共军。

部署完毕,蒋介石向范汉杰、丁治磐等人出示了毛泽东9月5日发布的命令,关于胶东解放区方面,重点内容是:“以谭震林(山东军区副总司令)指挥1、2、4、6、7、9各纵队,区域为黄河以南、运河以东,及新成立的11、12、13、14各纵队,努力确保胶东根据地而行反攻,不得已时亦应原地坚持三个月,以待新局势之发展。”

为鼓舞一线士气,蒋介石遂亲写书信两封,要求空投王凌云、黄国樑两师长,鼓励其前进与坚守。

下午3时,蒋介石一行才吃午饭。饭后,准备动身时,柯克上将已来到空军指挥部,蒋氏“迎之于门前,寒暄数语,即赴机场而飞京。”

蒋介石此次在青岛机场短暂停留,给传闻已久的“蒋主席要来青岛”一个回应。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开始在华北收复区巡视。因此,有关他要来青岛的传闻不胫而走。

12月8日,《平民报》刊登青岛市长李先良答记者问:“关于蒋介石没来青岛的原因”,他解释说:“因马歇尔特使到任,故提前返回陪伴,预定明春来青视察。”

1946年3月,青岛警察局档案中有“蒋主席下月来青岛,要求本市‘整齐清洁’”的会议记录。然而,整个春天,蒋介石并未在青露面。

1947年8月,蒋介石要来青岛的消息又传开了。

是月13日,《青岛时报》报道:“因京气候炎热,蒋介石有意来青避暑,由励志社派员部署。”26日,《平民报》以《蒋主席将莅青预定廿七日自京飞青市当局准备盛大欢迎》为题,报道“蒋氏夫妇拟27日自京莅青,本市市民莫不引颈盼望。”

这一史实还在丁治磐的日记中得到了佐证。8月27日,他写道:“为主席蒋介石来青指挥,先布置一演习室于三楼,而后作战会报即利用之。”

这年8月,负责蒋介石生活事务的国民党励志社还向中国银行青岛分行借用正阳关路36号的招待所,以作为蒋介石来青的临时官邸。9月23日,励志社向中国银行青岛分行发出函件:“主席暂不来青,所借房屋准迅即归还并致谢。”

第二次:部署“扫荡”胶东

蒋介石虽亲来青岛督战,但于事无补。相反,国军在胶东地区战场上接连溃败。

10月13日傍晚,华东野战兵团第七纵、九纵、十三纵从东、西、南三面包围莱阳县夏格庄(今莱西市夏格庄)。

14日上午9时,驻莱阳县渭田、姜山之国民党军出兵增援,遭到华东野战兵团十三纵队迎头痛击。

16日下午4时30分,深为山东局势焦虑的蒋介石乘坐2001号四引擎专机莅青。4时40分,当蒋氏走下飞机旋梯时,距离沧口机场100余里的夏格庄,国共两军激战正酣,炮声隐隐可闻。

蒋介石此次来青,丁治磐在10月16日的日记中如是记录:“昨晚招待空军晚会,联络组接到王副总司令□铭通告:主席16日、17日提前来青。下午三时许,京来竺副主任培基、张主任秘书玉荪,正谈及电事时,适接京午电,主席于下午四时卅分到青,即赶赴机场,一面由竺张两君安置官邸。”

《民言报》报道,“主席到青岛的当天下午,首赴东镇巡视。”

丁治磐日记中载,“16日晚7时,主席招余陪游市区一周。”

作为青岛军界大员,丁治磐在陪同蒋介石游览时,仍牵挂着夏格庄战役。在日记中,他写道:“匪围攻我57旅107团孙受、夏格庄两点,自昨夜(注:15日)三时即甚激烈,至今日时,我萧凤鸣团仍苦战中。”

根据丁治磐日记,17日上午11时,“主席招同游太平公园、湛山寺、汇泉角、团岛、海滨公园,共两小时许。”

有别于丁治磐日记的“蜻蜓点水”,《民言报》的报道详细、生动,它还详细记录了蒋氏在湛山寺与善波法师的对话,以及蒋氏一行访问青岛市政府、参观观象台的过程,兹摘录以飨读者——

17日中午,丁司令陪着主席往游湛山寺。主席一行越佛塔沿崎岖山径,从前门进入湛山寺时,寺僧正进午餐。到善波法师闻之出迎时,主席已到了大佛殿跟前。善波赶紧请主席客堂里去坐,主席说:“今天还有别的事,改天再来吧。”

下午5点半,主席驱车到市府,主席莅临市长办公室时,李市长正在批阅公文。旋巡视市府礼堂,主席对市府宏伟建筑颇为称许,并询问市长市府建筑有多少年了?有无图样?市长答称:已有51年了,图样现仍保存着。

从市府出来后,市长陪同主席视察观象台,侍从人员唯恐主席在崎岖山道上行走不便,打算扶着主席缓缓登山,但是,主席说:“我自己来”,说着便提起手杖,登登地抵着砂石上山了。走在大赤道仪面前,主席立了一会,其时斜晖残照,晚风习习,主席俯瞰脚下红顶粉墙和眼前万顷碧波,精神极为振奋。

蒋介石此次青岛之行,更多的还是为战事而来,因为涉及军事秘密,《民言报》记者未能采访报道,丁治磐的日记给了我们很好的弥补。

17日,丁氏记录:“晚9时于正阳关路36号,同王范两司令官罗厅长共同研究能用兵力之指导,余主张仍如昨日之案,扫荡一个月,再行抽兵。司令员王今晚5时到青,与主席商自10月22日起,扫荡二十日,决转移兵力。”

是日日记显示,17日下午5时,国民党第二绥靖区总司令王耀武自济南赶来青岛,晋见蒋介石并与之商讨对山东解放区“扫荡”之事。

《民言报》报道了18日蒋介石的行踪——海军军官学校训话、游览栈桥,在回澜阁小憩——

上午10时,主席乘第一号座车,自正阳关路官邸,沿南海路经海滨公园直驶海军军官学校,在海校训话完毕,曾赴前海栈桥游览,并在回澜阁小憩。那几天,水族馆和产业馆人员,为了准备主席莅临,也忙了个不可开交,可是主席太忙了,没有来得及去看。而且18日、19日两晚,在青岛影剧院举行的同乐晚会,主席也没有工夫参加。主席侍从人员说:“主席太忙了,青岛有很多地方打算去看一看,可惜没有时间。”

《民言报》所写的“青岛影剧院同乐晚会”,后被一些史家解读为“马连良来青岛演出,蒋介石坐在台下观看。”兹摘录如下:

1947年10月中旬,马连良率他的“扶风社”再次来青演出。据说,10月16日,两个陌生人来到瀛洲旅社敲开马连良寝室的房门,说他俩是“励志社”(为国民政府首脑及官员提供后勤、日常生活及娱乐服务)的人,要请他唱一晚堂会,演出马派名剧《十老安刘》。当晚,演出开始后才得知蒋介石坐在台下。

是否果有其事?今可一目了然。

蒋介石没有到场并不难理解——蒋氏来青时,国军在中原战场溃败,他亲自制定的进攻山东解放区的“九月计划”又破产,“山雨欲来”,他焉有坐在包厢里,翘着二郎腿听戏的兴致?

丁治磐日记显示,10月19日、20日、21日,蒋介石在青岛连开三天与军事、时局相关的会议——这是蒋氏青岛之行的真目的、真内容——部署对胶东地区进行“扫荡”,“扫荡”任务一俟完成,将驻青岛的部分兵力迅速转移到其它战场。因为,此时国军在中原、华北等地的战事中,一败再败,兵力严重不济,不得不“拆东墙补西墙”。

《民言报》报道,21日中午,蒋介石在励志社与青岛各界首长聚餐。下午二时半,赴浮山陆军医院慰问伤病官兵。三时三十分,乘2001号巨机飞沪。

丁治磐的记述是:“主席于21日下午5时40分飞京。”作为青岛军界要员、参与了蒋介石青岛之行的所有环节,丁氏的记录该不会有误。

刘宗伟

刘宗伟,媒体人,城市档案历史碎片打捞者,致力于晚清和民国时期青岛档案历史的研究,著有《案卷里的青岛》一书。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