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夕源:艺考选秀为何要“裸体”?

网友评论()2017.2.15第52期 作者:王夕源

第52期

【导语】今年春节过后,中央戏曲学院的艺考初试开始,也拉开了2017年又一个“史上最难艺考年”的大幕。艺考的连年火热,不仅让寒冬的名校门前多了几道亮丽的风景,更让录取率年年都在百里挑一。如今的表演、模特等艺术类高考,不仅要求颜值高,费用也不低。不知何时,又加上了一门“裸体”的考试,让艺考俨然成了一场“选美”大赛。

今年春节过后,中央戏曲学院的艺考初试开始,也拉开了2017年又一个“史上最难艺考年”的大幕。艺考的连年火热,不仅让寒冬的名校门前多了几道亮丽的风景,更让录取率年年都在百里挑一。如今的表演、模特等艺术类高考,不仅要求颜值高,费用也不低。不知何时,又加上了一门“裸体”的考试,让艺考俨然成了一场“选美”大赛。

近年来,每到艺考选秀时,各地考生大秀泳装的新闻图片就会充实媒体。这虽然反映了经济发展、文化繁荣和人才辈出的可喜景象,但那些忽视民族特色,缺乏自我创新,一味模仿或追求“三围”标准的“三点式”选秀,几乎成了各类艺考、宝贝、模特、空姐等选美大赛的统一模式,有些甚至细化到“美腿”、“美胸”和“美臀”的评选了。不难想象,随着这种“选美”意识的深化和普及,未来的“美女”概念恐怕要与时装脱离,“裸体”或将成为展现人体艺术的唯一法则。

即便如此,在那些“纯艺术家”的眼中,如此“选美”形式的风化还不足以涤荡传统的守旧意识,他们主张要用更多的“裸体”来冲击我们“落后”的艺术欣赏观。随后便出现了美女裸照赢得摄影大奖、媒体图片报道裸体写生内幕、美女破俗献身裸体艺术等……由此引发的女大学生该不该当“裸模”的争论,就反映了不同主张与观念的碰撞。对此,更有“明理人”将社会对裸体的恐惧大于欣赏的现象,归咎于中小学性教育过晚或过浅的“社会愚昧”。

虽然我们尚不理解掌握人体结构就得“全裸写真”的道理,也不敢质疑美女“裸体写生”是绘画必修课的原理,但我们却为传统的绘画艺术和作品担忧,面对无所不能的数码技术,仅靠裸体写真或美女写生的有情诱惑,怎能阻挡电脑绘画或3D创作的无情冲击?即使有美女愿冲破世俗,甘当裸摸,也不过是大千世界的一种活法而已。我们既不必冷嘲,也不必热捧,因为热衷于“裸体”的消费群体,不会构成社会的民生主体。

事实上,如今的传统摄影扑捉瞬间,绘画手法浓缩自然的艺术境界,远不到电脑能随意创造或替代的境地。只是急于求成的浮躁心理或吸引眼球的浮浅炒作,才让许多艺人放弃了在专业道路上的艰苦攀登,选择了立竿见影的“裸体”捷径。当然不容否认,人体是当今世界最完美的自然创造艺术,而人类尤其是女性恰如其分的裸露,更是一种迷人的艺术表现与爱的分享。但“全裸”毕竟不是人类现实的唯一美,只是在文明装束下的原始美。人体的婀娜多姿与欣赏美,则离不开日常含蓄的服饰装点。

如今,衣裳已由保暖的服装演变为美化的时装,并成为人类超越自然的独有财富。自古以来,美女也总是与相应的服饰混为一谈,正如“闭月羞花、沉鱼尽雁”的我国四大美女,虽然从未公开过各自的“三围”数据,但也从未动摇过她们流芳千古的美女地位。所以今天,我们没有必要非把“美女”的定位拖回到裸体。

未来,只有当“选美”的概念摆脱了“裸体”的时髦,由文化修养和礼仪气质展现的美女,不仅没有掩盖自然,反而更显真实。非“裸体”的选美标准,无疑扩大了美女的评选范围和欣赏领域,并能保障“选美”的发展不至于选掉了衣裳,让富裕起来的人们能够观赏更多的现实美,而不仅仅是那些极其少见的“三围”、“D罩”或“裸体”美。

王夕源

凤凰青岛评论员,高级工程师,农业博士。民革青岛市委秘书长,民革中央三农委员会委员,山东省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山东省政协特邀信息员。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