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夕源:取消手机长漫费,费时不该太漫长

网友评论()2017.3.16第55期 作者:王夕源

第55期

【导语】每年全国“两会”热议的重点或亮点,往往出自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其中,有关解决社会热点或难点的民生问题,总能获得与会代表和委员的自发掌声。今年,李克强总理关于“年内全部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降低国际长途电话费”的表态,就引来了全场最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反映了时下最大的民声。

每年全国“两会”热议的重点或亮点,往往出自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其中,有关解决社会热点或难点的民生问题,总能获得与会代表和委员的自发掌声。今年,李克强总理关于“年内全部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降低国际长途电话费”的表态,就引来了全场最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反映了时下最大的民声。

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时代,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大陆竟在电商和移动支付等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然而,作为网络使用终端和社会消费热点,我国智能手机通讯却长期存在网速慢、费用高、漫游贵等服务蛮横问题,已成民生不满、民意反映的焦点。

数据显示,近年来大陆出境游的人数增长迅猛,已年超一亿人次。但出境漫游费的增速却是下降的。这个经济怪相表明,长途贵、漫游费已限制了手机的境外使用。显然,手机长途漫游费(简称“长漫费”)长期居高不下,是由国内三大运营商的特殊地位决定的。

我国手机长漫费已收取了20年。这个没有运营成本的“乱收费”,每年可为运营商带来上百亿元的额外收益。虽说企业服务收费本该由市场竞争来决定,但垄断经营的弊端就在于,他们收费靠市场,竞争靠垄断,没有市场公平竞争的压力让他们“自觉”提升服务、降低收费。因而不完全竞争企业的市场行为,就需要政府来强制规范。对此,李克强总理指出,降低网费和流量费,这不是政府的决定,而是“不降不行”的市场选择。

我国手机运营商联合收取长漫费的经营策略,不仅损民不利己,而且还帮助网络、微信等竞争对手提高了业务量,更大度地为世界各地创造了巨大的境外换卡利润。与此相反,他们却在国内与国民斤斤计较,将手机自带的“来电显示”功能变成了收费功能,把关机“来电提醒”变成了先“卖关子”想看再交费的霸王条款。这种靠刁难让用户花钱的服务理念,已堕落为“视用户为敌”的可怕意识了。

实话实说,对绝大多数的手机用户而言,因偶尔出差、出境产生的长漫费,占手机通信消费的份额并不大。所以取消长漫费的最大意义,不在于企业让利的惠及民生,而在于市场公平的方便使用。否则,出境或长期在外地生活的用户,就要为避免多交长漫费,而关机、拒接来电或在当地买卡换号,给原本可移动的手机带来“不可移动”的麻烦。

令国民欣喜的是,本届政府总理李克强从2015年开始,就一直盯着网络提速降费这个“小问题”不放。他说“这件事我为什么反复讲?因为人类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互联网不仅改变了人民群众的生活方式,也直接影响着我国整体的经济结构”。所以说,总理抓住的这个小问题,正是供给侧改革的大民生。未来,随着新型城镇化和户口制改革,将促进经济发展和人才流动。取消手机长漫费,不只是降低了手机使用的小成本,关键是保障了不换号的大诚信。

对于总理的“两会”承诺,第二天手机运营商就“赶紧”表态:今年10月1日起将全面实施。为何取消长漫费还要再等半年多?面对社会质疑,工信部部长解释说,这是一个挺复杂的系统工程,要对多个系统改造、调试和大量的套餐进行调整,但会力争提前完成。“系统复杂”这话不假,但现代电信系统需要人工调试的工作很少,只要编好程序调试可“瞬间”完成。除非“取消收费”的编程需要半年多?难怪有人说,若改成“收费程序”或许明天就成了。当然,国民不会天天计较啥时取消,只要今年取消就是民生改善了。至于工信部和运营商,面对总理的承诺和“上帝”的期待,我看还是赶紧表态后的赶紧行动比较好。

王夕源

凤凰青岛评论员,高级工程师,农业博士。民革青岛市委秘书长,民革中央三农委员会委员,山东省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山东省政协特邀信息员。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