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夕源:环保低碳不是“美丽的黑暗”

网友评论()2017.3.23第56期 作者:王夕源

第56期

【导语】据说今年的“地球一小时”活动,定于3月25日周六晚8点半至9点半,届时世界各地又将举行共同熄灯一小时活动。世界媒体和网络也正在号召更多的人们,来参与和享受这个“美丽的黑暗”。

据说今年的“地球一小时”活动,定于3月25日周六晚8点半至9点半,届时世界各地又将举行共同熄灯一小时活动。世界媒体和网络也正在号召更多的人们,来参与和享受这个“美丽的黑暗”。

“熄灭灯光点亮希望”;“一个人熄灯一小时或许微不足道,但每人熄灯一小时,就能积溪成流”。从这些活动精选的宣传语中不难看出,活动倡导“用我们的小小举动,汇川成海,撬动世界节约能源和温室气体减排的希望”。认为,“虽然只是一小时,却减少了大量的碳排放”;“关灯一小时,重温烛光的美丽黑暗”。显然,活动旨在用大面积的“熄灯”来提醒或提倡低碳生活。

“低碳”既是当代节能减排的时髦词汇,也是未来绿色环保的必然行为。不知为何,我虽然高度认同环保的低碳生活,但对“地球一小时活动”从懵懂开始就大有抵触情绪。因而每年在这个十年前由澳洲发起的全球活动前,总会发些与众不同的声音。

历经多年的模糊抵触,不认同的道理却渐渐清晰了。原来,当低碳经济正在成为国际共识的新潮流时,世界舆论和宣传活动却更多地将其变成了“改变生活习惯”的认识和呼吁。如,社会倡导以步代车、少坐飞机、少乘电梯、少看电视、少开空调、少用电脑等;有人建议重新用发条式钟表来替换电子表;有人主张把晚上的事情放在白天做;甚至有人断言没有电灯的几千年人类过得也很好……言外之意,人类的“低碳生活”就是回归自然的原始了。

事实上,电脑的普及与纸张的节省,书信的消失与短信的泛滥相比,还很难说就是环保的进步。虽然少开几次电灯,少用几次电脑的节电意义毋庸置疑,但这些偶然的社会约束行为所想象的“节能”,即便算上积少成多,也与日益繁荣的城市亮化和夜生活所消耗的能源不可同日而语。更何况,即使“全球关灯一小时”发电厂的能耗排放也一刻没有停,“积溪成流”的节能效果并不存在。

由此可见,呼吁公众以步代车、少用电器、烛光晚餐等偶然与琐碎行为,绝非节能减排的有效途径。实际上,人们从“地球一小时”中体会到的“烛光浪漫”远不如“无电恐慌”更为深刻。所以说,低碳生活不该是关灯停电的“美丽黑暗”,应该是低碳能源的“美好明天”。因此,我们切不可简单地将“低碳经济”理解为少用电器的约束,把“低碳生活”描写成返璞归真的复古。

虽然将晚上的事情放在白天做,不用照明的本身也是一种节能方式。但电器和工作用电与照明的节省相比,可不是一个数量级。所以为了解决昼夜用电的峰谷问题,我们往往用阶梯电价来鼓励夜晚用电,以达到发电和用电平衡的“节能”目的。因此,我们切不可为了“低碳”经济和生活,提出取消“夜市场”或“夜生活”的雷人建议。因为发展低碳经济不能靠减少能源的拉闸限电,而要靠清洁能源的扩大用电。提倡低碳生活也不是改变生活习惯,而是改变生活能源。这才是我们接受低碳经济、享受低碳生活的可持续发展途径。

目前,各地正在兴建的地铁和高铁工程,相对于燃油的汽车和燃煤的火车而言,就是一种低碳方式。各地正在扩建的城市集中供暖工程,相对于家家炉火、户户冒烟的取暖形式,也是一种低碳进步。相反,恰恰是我们情有独钟的复古行为,如鞭炮烟火、烛光篝火、烧烤炭火等,才是典型的高碳方式。

既然低碳生活是人类社会的科学认知,文明进步和发展必然,那么我们就必须为此做好接受的准备。实践证明,任何一种社会进步要成为生活习惯,仅靠舆论引导、宣传教导、理念倡导的自觉行为是远远不够的,而要靠政策指导、法规督导、利益诱导的制度保障和市场回报,才是形成社会习惯和生活自然。未来,只有让企业从低碳经济中获益,让民众从低碳生活中获利,才能实现由低碳意识变为低碳形式的社会必然,才能形成由清洁能源保障生态和谐的社会自然,才能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蓝天绿地的宜居家园。

王夕源

凤凰青岛评论员,高级工程师,农业博士。民革青岛市委秘书长,民革中央三农委员会委员,山东省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山东省政协特邀信息员。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