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夕源:“双轨制”可解义务教育的有偿问题

网友评论()2017.5.9第58期 作者:王夕源

第58期

【导语】未来,只有建立义务教师的竞聘与进出常态化,实施国家义务与社会有偿教育的双轨制,才能根本解决义务与有偿教育的交叉模糊问题。

5月4日,山东省教育厅发布《关于开展“树师德、正师风”治理教师有偿补课专项活动的通知》,决定于2017年5月至8月在全省中小学校组织开展治理有偿补课专项活动。重点治理在职中小学教师参与有偿补课,推荐和诱导家长及组织学生参加校内外有偿补课,课上不讲课下补习班讲等情况。对有禁不止的学校、教师依法依规予以严肃查处,发现一起、曝光一起、查处一起。并公布了举报投诉电话、信箱,主动接受学生、家长和社会的监督,对有偿补课零容忍。

众所周知,我国现行的九年义务教育,强调了基础教育的公益性和强制性。然而长期以来,正是义务教育的概念不清和认识混乱,才导致了义务教育的日趋简单化,将传统的辅导补课、考前复习的教学内容和琴棋书画、歌咏舞蹈等基础教育,都被排斥在义务教学之外,变成了由市场供给的个性化需求。由此,惯于让家庭来分担教学任务的学校和无力辅导又望子成龙的家长,便合力在校外创造出一个巨大的有偿家教市场。

与之相配合的是,许多享受公职待遇或头衔的在职教师,受市场利益的诱惑和驱使,借助义务教育资源和个人教学影响,自办了趋之若鹜的有偿家教课堂。更有甚者,为了扩大有偿家教的规模效益,有意制造或放任课堂教学的效果不佳,诱导、暗示甚至强迫“后进生”家长“自愿”将孩子送进自己开办的业余辅导班。显然,这些做法不仅有悖于为人师表的职业道德,也有损于广大在校学生的利益,更违反了国家义务教育的宗旨。为此,教育部2014年出台的《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规定,明确要求在职的公办或民办教师,不得从事有偿家教,谋取私利。

事实上,我省2010年实施的《山东省义务教育条例》,还是国内首个立法禁止有偿家教的省份。然而实践证明,有偿家教并未因这些规定而销声匿迹,反而因风险变大而愈来愈贵了。各科收费也从原先的每节三五十元上涨到一二百元,个别名师更高达每节三五百元。如今,要说在职义务教师的有偿家教有所收敛的话,那就是更加隐蔽和谨慎了。

事实上,当有偿家教已成多元化现代教育的客观需要时,要解决义务教育隐含有偿家教的问题,就不能简单地一禁了之,而只能鼓励民间开办正规的有偿辅导或培训机构,将有偿家教从义务教育中剥离出来,实现双轨发展。因为只有“双轨制”才能让义务教育与有偿家教,从利益共同体变为利益矛盾体,不再给对方留有兼职发展的空间。否则,再多的“有偿补课”禁令也禁不住“人心向利”的人性。为此,我再重复和完善曾在山东省“两会”上提出的建议:

一、建立义务与有偿教育双轨制,消除义务教师的兼职空间。显然,只有让有偿家教走上职业化的发展轨道,实现义务教育同有偿家教的共存与分工,才能靠制度解决义务教师兼职有偿家教的社会乱象,并能保障职业教师的工作安心与队伍稳定。如今,职业化民办有偿教育(培训)机构已在各地形成了连锁发展或品牌,并拥有了全职的任课教师。如此,既能解决有偿家教的师资问题,也能压缩在职教师的兼职空间。

二、在有偿家教与义务教育之间,让职业教师做出唯一选择。当前,扰乱义务教育秩序的最大问题,不是有偿家教的公开化,而是义务教育的私塾化。因此,要根治义务教育中总是掺杂有偿家教的乱象,确保义务教育的正常秩序和素质教育的健康环境,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就必须严格区分义务辅导和有偿家教的界限,让有权维护个人利益的在职教师,权衡职业发展利弊,尽快在从事义务教育或有偿家教之间,做出唯一的职业选择。

三、建立教师竞聘进出常态化,可解义务与有偿教育模糊化。虽然《通知》规定,对于从事有偿补课的在职中小学教师,视情节轻重,分别给予批评教育、诫勉谈话、责令检查、通报批评直至相应的行政处分。但没有优秀教师的社会竞聘制,义务教师的进出口不畅,严惩“不能缺位”的有偿补课教师就是一句空话。因此,对“留校”的违规教师还应补充不聘教学骨干、不授荣誉称号、不得考试命题、不任评委或领导等处罚措施。《通知》还规定,对于从事有偿补课的中小学校,视情节轻重,给予通报批评、取消评奖资格、撤销荣誉称号等处罚,并追究学校领导责任及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可以相信,这些责任追究制将大大提高义务教育“不义务”的有偿成本。

未来,只有建立义务教师的竞聘与进出常态化,实施国家义务与社会有偿教育的双轨制,才能根本解决义务与有偿教育的交叉模糊问题。

王夕源

凤凰青岛评论员,高级工程师,农业博士。民革青岛市委秘书长,民革中央三农委员会委员,山东省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山东省政协特邀信息员。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