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大川:科技成果产业化发力 又到经济发展洗牌时

网友评论()2017.6.22第61期 作者:姜大川

第61期

【导语】“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是邓小平同志科技思想的主旨和精髓,时隔近30年之后,这个观点展现出了更加迷人的魅力。30年来我国经济高速发展,已经实现了经济与科技大国,位于全球经济体量和科技体量前列,但经济制造长期处于全球中低端,随着经济发展和国民物质文化生活提高,传统的低成本、高能耗产业受制于资源、成本、环保等诸多因素限制已很难持续,经济进行新旧动能转化逐渐成为全社会的共识。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是邓小平同志科技思想的主旨和精髓,时隔近30年之后,这个观点展现出了更加迷人的魅力。30年来我国经济高速发展,已经实现了经济与科技大国,位于全球经济体量和科技体量前列,但经济制造长期处于全球中低端,随着经济发展和国民物质文化生活提高,传统的低成本、高能耗产业受制于资源、成本、环保等诸多因素限制已很难持续,经济进行新旧动能转化逐渐成为全社会的共识;科技在科技人才队伍、科技论文、专利等方面已在规模上达到世界第一,但在尖端技术、科技产业化带动等方面仍处于较低程度。目前科技与产业尚未通畅,但基础硬件条件均已具备,科技产业化结合大发展呼之欲出,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动力:科技成果产业化的内需激发

长久以来,我国科技成果产业化发展缓慢的原因之一是内需动力不足。改革开放近40余年,我们通过劳动力优势、资源优势、引进吸收再创新等获得了持续发展的奇迹,但时至今日,这些曾经的优势红利已经用尽,依赖劳动力优势的低端制造已经向东南亚转移;依赖资源优势的能源化工企业受到日益严格的环保压力而成本激增;通过引进吸收技术的企业已经走到行业前沿再无更新技术,我国不可避免的进入了经济新常态阶段,传统发展渠道的萎缩,使经济发展急需注入新的动能。从世界经济发展阶段来分析,我国经济发展路径的可参照系为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他们也曾经具有中国的高速发展阶段,也实现了新旧发展动能的转化,如今他们的科技及相关产业占到经济发展的相当重要比重,推动着经济的持续发展。在这个经济发展的临界点上,我国科技成果产业化内需已经激发,通过科技带动经济实现新旧动能转化成为了从政府至广大企业的基本共识。

阻力:科技成果产业化政策阻力已经破除

科技成果产业化的核心是成果关键在人,这些技术人员主要在高校和科研院所,一直一来受到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相关政策限制使科研人员无法有效积极的投入到成果转化中来,多是处于合作(横向课题)、自办企业(半地下)、兼职顾问等状态开展,投入精力和深度不足。进入经济新常态后,我国大力鼓励创新,迎来了“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新局面,新的科技成果转化法、各项推动创新的新政不断公布,破除了原有限制科研人员的各种限制,鼓励他们离岗兼职创业,各地还相继出台了各种有力政策为成果产业化铺平道路激发热情、宽容失败,至此科技成果产业化的阻力已经破除。

条件:科技成果产业化的软硬件条件逐步具备

我国在学科发展方面承袭苏联,专业划分较细,学科交叉不足,使专业技术和人才领域较分散,而科技成果产业化是成套技术工程的实践,远不是单一学科能够支撑的,这也是我国科技人才产业化创业能力弱的原因之一。但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和众创众筹众包众服模式的兴起,加快了信息的传导和技术的整合引入,弥补了单一学科技术的不足。同时我国经济技术基础条件已经完成,高校、企业等拥有了良好的试验条件与工业基础,社会分工细致后出现了众多专业服务公司,具有与科技成果产业化的对接互补能力,推动转化的软硬件条件逐步具备。

发力: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创新已经成为了经济发展的新引擎,科技研发、成果产业化成为经济发展的动力。深圳、苏州等地高速的经济发展得益于科技的内生转化,研发投入与产业已经具有了宏观的相关性。由于科技创新的技术及人才的稀缺性使其成为新的争夺焦点,各省市纷纷出台了相关科技人才的吸引政策,结合高校“双一流”建设的人才争夺,我国已形成了刚性柔性人才的实质性流动。由于本轮人才引进具有明显的政策牵引,且人才引进形式灵活,流动性强,因此如何将引进人才实质转化为科技成果产业化的落地生根,是考验城市科技和产业效力的核心,否则将产生透支城市经济发展的负面效益,因此选(则)引(进)留(住)发(展)需要成体系的政策环境营造,并不是简单的类招商工作,需要内化成城市的科技产业底蕴,更是本轮科技经济发展能否胜出的关键。

障碍:成果产业化路径有待科学化

科技人才的落地生根需要持续动力的保障,科技成果的市场化盈利是接续科技引进支持政策的动力保障,因此实现科技成果产业化是人才留发的核心和关键。当前,我国科技成果产业化绝大部分处于自发性行为阶段,缺乏科学有效的路径化指导,使当科技人才进入产业化后需要面对公司生产经营的林林总总,冲淡了对科技的聚焦及应付日常的经营,极大地增加了成果产业化的风险,成为了成果产业化的实质性障碍。因此建立科技成果产业化的科学化路径,类似于生产管理的ISO体系,兼容并衔接科研与生产特征,可以有效指导成果产业化,属于科技认证体系范畴,应用于产业化的中试过程,现有的科研单位及企业均无法承担,需要第三方专业机构的培育壮大和发展,将成为科技成果产业化的点睛之笔。

姜大川

大连理工大学材料学院副教授,大工(青岛)新能源材料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高级科技咨询师,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常务理事,青岛市青年科技奖获得者。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