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夕源:近海渔业修复不能单靠伏季休渔

网友评论()2017.9.5 第64期 作者:王夕源

第64期

【导语】早在1995年,我国就陆续在四大海区实施了伏季休渔制度。20多年来,在发展方式尚未转变、过度捕捞依然存在、渔业环境远未生态的情况下,伏季休渔的权宜之计已显露出诸多问题。

9月1日开海后,青岛本地海捕海鲜又活蹦乱跳地上了市民餐桌。近日,记者探访岛城多家海鲜市场发现,开海后的海鲜市场“鲜活”了不少,梭子蟹、蛎虾、笔管鱼、小杂鱼等摆满了摊位。另外,梭子蟹、基围虾等海鲜的价格与“休渔”的上周相比略有下降。

从今年5月1日起,我国提前并延长一个月实行了“史上最长、最严”的海洋伏季休渔制度。早在1995年,我国就陆续在四大海区实施了伏季休渔制度。20多年来,在发展方式尚未转变、过度捕捞依然存在、渔业环境远未生态的情况下,伏季休渔的权宜之计已显露出诸多问题。

虽然休渔能让海洋生物得以安生,但3~4个月的休生养息,甚至有专家建议延长至6个月,也经不起船多鱼少的酷渔滥捕。事实上,每当休渔结束时,我国沿海十万渔船竞相出海,短时间就将鱼子鱼孙一网打尽,不仅休渔成绩不能逐年累积,而且休渔成果几乎毁于一旦。据调查,每年开海一周后,捕鱼量就直线下降80%。许多鱼仔在休渔期内尚未长大,因而幼鱼捕获比例依然很高。因此,伏季休渔只是将渔业捕捞由“长跑慢捕”变“短跑快捕”,难以解决捕捞超过繁殖的渔业生态问题。

如伏季休渔后,2011年《青岛晚报》头版标题《开海三天渔船“喊饿”》,2012年《青岛早报》头版图片报道《一网捞起空空荡荡》。当然,除了个别例外,休渔后的首次出海捕捞都能满仓而归,但近海捕捞“个头不大”的丰收景象也延续不了几天。可见,伏季休渔难以解决近海渔业资源的枯竭问题。因此,要根本转变“休渔难敌捕鱼”的渔业生产方式,就不能单靠延长时间的伏季休渔,而要靠近海禁渔、远海捕鱼、深海养鱼、沿海牧鱼的生态渔业模式,并采取以下措施:

一是建立禁渔区和海洋生态保护区。根据渔业资源的游动性,仅有“禁渔期”没有“禁渔区”的休渔措施,很难取得资源恢复的养护效果。因为许多鱼类的繁殖或幼体生长期超过禁渔期,没有相应的禁渔区,大量幼鱼仍可在休渔期前后被捕。这种毁灭性捕捞不仅需要长时间的复原,而且极易造成不可逆的种群灭绝。因此,在辅以科学的增殖放流外,还需建立“近海禁渔区”或海洋生态保护区,坚持2~3年才有望恢复近海元气。

二是实施总量控制和捕捞许可制度。配合休渔期、禁渔区和生态保护区的设立,还应强制实施防止过度捕捞、维护生态平衡的渔获总量控制和捕捞许可证制度,用捕捞的“个头大”置换数量多,确保海洋渔业“减量不减价”的市场地位。在此基础上,坚持渔业减船转产,渔民下船转业,对从事和开创蓝色经济的新型渔民,应给予财政支持和补贴,用政策引导加快海洋渔业的转型升级。避免燃油补贴等导致渔船“不减反建”的现象。

三是重视远洋渔业,珍惜近海资源。我国远洋渔业起步较晚,虽然近十年来发展迅速,但公海捕捞量仅占全球的1.5%,貌似发展空间远大。其实,由1994年生效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已将全球超过1/3的可捕公海划归沿岸国家专属经济区,致使远洋渔业可捕海域十分有限。从资源密度和捕捞成本看,浩瀚的公海也远不如占渔业捕捞产量90%的近海。所以近海渔业的生态修复,才是海洋渔业的立足之本。

四是依据蓝色经济发展生态渔业。要实现海洋渔业生产与资源养护的协调发展,就必须转方式、调结构,实施科技创新,注重发展蓝色经济、海上粮仓,增殖放流、海洋牧场,生态养殖、深海网箱,远洋捕捞、渔业工厂,借助海洋生物的自然繁殖与生态平衡能力,逐步建立和实现渔业生产与资源储备相适应,资源消耗与自然补充相平衡的海洋生态渔业发展模式。

2013年,我答辩通过的14万字博士论文《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海洋生态渔业发展策略研究》,提出了“海洋生态渔业”的现代海洋渔业的创新理念。其中,就包含了设立海洋生态保护区的建议,颠覆了以往近海捕捞或圈养的传统观念,摒弃了过度捕捞和污染养殖的传统方式,可为伏季休渔解决不了的渔业“慢养护、快捞捕”的生态失衡问题,提供了经济高效、社会协调、生态环保的可持续发展新途径。

王夕源

凤凰青岛评论员,高级工程师,农业博士。民革青岛市委秘书长,民革中央三农委员会委员,山东省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山东省政协特邀信息员。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