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夕源:当读书还需要倡导,书香也没了自然味道

网友评论()2017.4.21第57期 作者:王夕源

第57期

【导语】近年来,读书节在我国越来越受到官方和民间的重视,也缘于一组反映国民读书热情和个人藏书量一路走低的数据。据说,包括中小学生的课本阅读量,我国年人均阅读图书只有4.5本。这与韩国11本、法国20本、日本40本、前苏联55本和犹太民族64本相比,我们的“读书少”已被戴上了“低智商国家”的帽子。

4月23日,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95年设立的“世界图书日”,全称“世界图书与版权日”,也称“读书日”或“读书节”。设立世界读书日的目的在于倡导阅读和写作,保护知识产权。其灵感来自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一个传说:美丽的公主被恶龙困于深山,勇士乔治只身战胜恶龙,解救了公主。公主回赠乔治的礼物就是一本书。当地将4月23日定为“圣乔治节”。这一天也是莎士比亚的出生和去世纪念日。

近年来,读书节在我国越来越受到官方和民间的重视,也缘于一组反映国民读书热情和个人藏书量一路走低的数据。据说,包括中小学生的课本阅读量,我国年人均阅读图书只有4.5本。这与韩国11本、法国20本、日本40本、前苏联55本和犹太民族64本相比,我们的“读书少”已被戴上了“低智商国家”的帽子。

还有数据显示,德国约有7700家书店,平均每1.1万人就有一家书店。而我国繁华城市的网吧、歌厅或洗脚场所远多于书店。虽然这些对比数据不知出处且无法核实,但国人在休闲或旅途中,多数都习惯于玩游戏、看电影,很少有人阅读确是事实。不过那些“购书或藏书量持续走低”的数据,则是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普及的必然趋势,对此我们不必自责。

为了提倡和延续开篇有益的读书习惯,近年来北京、上海、深圳、杭州、苏州等地都坚持开展了各自的“阅读季”或“读书月”。据说,这些阅读活动广受读者热捧,有力地提升了城市形象和人文素养。特别是深圳市,连续20多年“全民读书月”活动,有力地提升了文化城市的形象,2013年被联合教科文组织授予“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称号。

2013年,国家新闻出版总局为了培养社会阅读风尚,提高国民文化素养,还创办了首届“书香之家”评选活动,并提出了“具有良好读书习惯,有一定的支出和藏书量,学以致用并能带动周围群众阅读”等家庭评选条件。新闻出版局竟然也同教育和文化部门一起热心倡导读书,并发起了“书香”评选活动,这或许与“出版”的职业有关吧。

事实上,随着电子网络技术的发展,阅读的形式早已多样化,因而“书香”的评选条件也应当进化了。首先,那个“具有良好读书习惯”的标准,若不包括方便、普遍的电子阅读,显然极不合理;其次,那个“要有购买书籍、订阅报刊的一定支出和藏书量”的规定,既有出版局“强卖”的嫌疑,又有藏书量“拼爹”的倾向,两者与学以致用没有关系;第三,读书的益智缘于静心地默读与思考,分明与热闹的读书活动和藏书评选毫不相干。

当然,正如奥运会能推动世界体育发展一样,恰如其分和影响广泛的学习与知识竞赛,对于唤醒和提升国民的读书与学习热情,确有带动作用。比如,继《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登陆央视后,《中国成语大会》也是一档极具影响力的文化节目。2017年的《中国诗词大会》,无论是武亦姝等才子的精彩比拼,还是评委们的随机评点,都让连看十天的观众受益匪浅。这些文化才艺的电视节目,无疑在全国甚至世界范围内掀起了写汉字、学成语、对诗句的读书热潮。这比开展“读书活动”的带动效果不知要好多少倍。

现在的“读书”还要倡导?还真让人想不通。记得我们还是儿童的“文革”时期,经常身无分文地围在出租书摊转,真羡慕那些大一点的“富家子弟”能租得起1~2分钱的“小人书”看。如今,富起来的人们竟不愿看书了?但有数据显示,2016年的广东、江苏、山东和浙江省,依旧是我国图书购买力的前四强,与经济强省的排名一致。经济大省也是读书大省,似乎否定了“富人不读书”的猜想,不过“买书”不等于“读书”,图书购买力是由富起来的文化消费比例决定的。许多读书达人往往不是买书人,而是常去图书馆的看书人。

今天,我们之所以要倡导放下手机,拿起书本,正是为了解救我们尤其是学生们,从杂乱无章的信息获取中摆脱出来,利用或挤出“空闲”时间,专心致志地阅读和静思,借助知识财富的积累,成为一名头脑睿智、胸怀大志的有用之才。显然在信息社会,我们还不能将“读书学习”与“手机阅读”对立起来。否则,我们就要为“读书”的日趋减少而自寻烦恼。

如同教师节、母亲节或感恩节一样,读书节的形式远大于内容,其目的在于唤醒或推动节日设立所倡导的行为。为此,我们必须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满足人性向上的追求,不要拘泥于多支出、多订阅、多买书或多藏书的小节,将更多的读书用电子阅读来取代,让自身的文化由博学多才来体现,使节日的提倡变为社会的风尚,就能在不远的将来重塑我国世界公认的智慧和文明。

王夕源

凤凰青岛评论员,高级工程师,农业博士。民革青岛市委秘书长,民革中央三农委员会委员,山东省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山东省政协特邀信息员。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