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夕源:政府高官不宜兼任同级人大代表

网友评论()2017.2.24第53期 作者:王夕源

第53期

【导语】2013年的十二届全国人大2987名代表中,来自一线的工人、农民代表401名,占代表总数13.4%,提高了5.18个百分点;党政领导干部代表1042名,占34.9%,降低了6.9个百分点。这是自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大以来,首次降低了党政干部代表的比例。同时,还首次实行了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代表,约每67万人分配1个名额。

五年前,我国大陆城乡首次按相同人口比例,约67万人选一名全国人大代表。真可谓一人代万人,一言值千金。可见,每一位全国人大代表都涉及近百万民众的利益和诉求。当然,正因为要代表的人数过多,能认识、了解和反映人的意见比例就越少。这在人口大国是可以理解的。但曾几何时,越来越多人大代表中的贪官“落马”就令人费解了。

人大代表也有贪官?这反映了我国立法和监督体制亟待改革的问题。为此,我曾于1999年在青岛市政协提交了《政府官员不宜兼任同级人大代表》的提案。显然,这不是地方“两会”能解决的政治安排问题。但提案意见转成观点建议后,2001年由《团结》杂志选登,2004年又分别被《联合日报》、《工人日报》和《中国青年报》冰点先后选登。但由于此建议貌似“政改性”太强,后多次委托全国“两会”代表或委员提交无果。事实上,这不是我国根本政治制度的改变问题,而是政治科学与制度完善的改革问题。

虽然宪法已规定,各级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不得担任行政机关、审判机关和检察机关的职务。但我国各级政府高官,担任同级人大代表的情况却极为普遍。如,国务院总理及省、市、县政府首长,甚至法院院长、检察长等。其实,一府两院的官员尤其是高官,先产生于人大选举、后施政于人大监督,任职的分离是政权科学运行和有效监督的必要条件。否则,人员和职能的交叉,必然导致监督的失效与权力的滥用。

实际上,为巩固执政党的领导,保证人大代表的党员高比例是必要的,各级党委领导在人大、政府或政协的兼职也是必然的。因此,以往政府高官多兼任同级人大代表的现象,是体现党的领导所必需的政治安排。如今,随着改革开放和依法治国的不断推进,“弱人大、强政府”等主仆倒置现象得以改善,政府也逐步回归受制于人大、服务于人民的本分。在此情况下,传统的政府高官包括党外人士,再兼任同级人大代表的政治安排,就失去了原有的必要性。长此以往,政府官员的高比例,不仅会削弱人大代表最重要的监督职能,而且会损害最重要的代表形象。

首先,政府高官本身就是依法行政、服务民众的最佳岗位,再通过人大代表的兼职来反映和回应诉求,这不仅是职能矛盾和职责混淆,而且还会因“工作太忙”而无暇履行代表职权,造成部分民权的空位。

其次,人大代表具有依法选举政府高官和监督政府工作的职能。若政府高官再当选同级人大代表,直接参与选举自己和监督自己的工作,既不符合回避制度,也不利于保障人大监督的无私、独立和公正性。

再者,政府高官作为党政干部代表担任同级人大代表,必然挤占了一线或基层代表的名额,降低了人大代表中社会主体阶层的代表人数,减少了直接反映和听取民众诉求的机会。

另外,政府高官需要敬业意识和监督约束,无需头顶人大代表的光环。实践证明,这顶“光环”不仅对贪污腐败没有丝毫的约束作用,反而有不小的庇护作用,使平日监督备受制约。

由此可见,各级人大在选举总理和省、市、区、县长时,先补选为同级人大代表的做法,实属传统的政治安排与制度落后,也不属于有益的中国特色,理应尽早列入政改议程。人大代表中的党政干部群体不再包括政府高官,其代表比例还会下降,更趋合理。为此,每年全国“两会”前,我都会通过有序的政治参与渠道,提出政府高官不宜当选同级人大代表的改革建议,让党的领导、立法监督和司法行政,在依法治国中合理发挥各自职能。今后,若政府高官不再兼任人大代表,再惩治贪官就少了一些先罢免代表资格的尴尬,更少了许多媒体质疑贪官咋还是人大代表的话题。

王夕源

凤凰青岛评论员,高级工程师,农业博士。民革青岛市委秘书长,民革中央三农委员会委员,山东省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山东省政协特邀信息员。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