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青岛专栏|宫大伟:父亲节《忆父亲》,追忆殷殷父子情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父亲节《忆父亲》,追忆殷殷父子情!

照片为家人合影

忆父亲

            宫大伟

我的好父亲,正直老爸爸。

生在旧社会,长在农民家。

从小吃不饱,野菜就地瓜。

声音一出囗,地道即墨话。

老爹中等个,模样颇不差。

胸中有锦绣,算盘妙手打。

身在少年时,早早离爹妈。

独自来青岛,白手要起家。

吃过百家饭,心智渐开化。

人穷志不短,心头无私杂。

活不论脏累,话要听真假。

愿学古圣贤,忧乐先天下。

娘是贫家女,难中嫁给爸。

子女生一堆,日子挺紧巴。

老爹做善事,众邻皆相夸;

谁家有难为,帮人没二话。

每逢年和节,孤寡请来家;

自家不富裕,不差筷一把。

老爹爱唠叨,逢事把理拉;

吃饭要细嚼,感恩思报答。

米粒掉桌上,检起吃了它;

农夫种不易,浪费罪过大。

晩上关门窗,谨防贼窃家;

见人有礼貌,爱心送给他。

勤劳持家久,节俭防腐化;

童叟要呵护,心头春风刮。

道理千般讲,心浮没记下。

哥姐弟懂亊,我却常出岔。

依仗块头大,捉弄小娃娃;

结网捕虫鸟,下海摸鱼虾,

年少不知羞,脱下小裤衩。

露着屁股蛋,掏鸟檐下趴。

撞了东邻窗,踩碎西家瓦。

邻居状告后,犯错受惩罚。

轻则打手心,红肿筷难拿,

重则皮带抽,屁股开血花。

五月春光媚,结伴山上耍;

鸟儿未捕成,大雨倾盆下。

电闪雷又鸣,避雨钻山洼。

路滑雨不停,无法赶回家。

躲进山洞里,冻饿又害怕。

这时喊爹娘,喊了也白搭。

老爹听见了,云里雷说话。

父子有感应,寻儿快出发。

呼亲唤友朋,柱棍满山爬。

天黑路泥泞,爹摔仰格扎;

脚下没有根,爬起又出发。

找儿心急切,喊声绕山崖。

直到天放亮,洞中找到娃。

牵住我的手,见儿牙碰牙。

眼圈泛了红,外衣快脱下。

一把拉入怀,体温向儿洒。

我在爹怀里,突然泪如麻。

后悔太淘气,连累一大家。

暗自下决心,以后不犯傻;

养家车子重,偏绳我来拉。

世上谁最亲,父子情无价;

亲手煮碗面,鸡蛋卧面下。

白驹过隙快,唇边生胡茬。

谁知玩心大,故态又萌发。

旷课去钓鱼,海里比潇洒。

同学泄了密,老师找到家。

爹爹脸色阴,皮带来惩罚。

打我嗷嗷叫,浑身火辣辣。

打儿娘心痛,往儿身上趴;

拼命拉住爹,替我挨几下。

夜晩难入睡,咧嘴又呲牙。

爹也心痛我,满眼是泪花。

为我抹药水,絮叨一席话。

人美是知识,海美是浪花。

读书很重要,立命全靠它。

艺多不压身,才高报国家。

人往高处走,不落孙山下。

树小枝早理,树高无斜杈。

男儿当自强,风云敢叱咤。

遇亊肩独扛,仗义走天涯。

虽是啦家常,义理都记下。

从此戒调皮,一夜间长大。

爱读书写作,入队当警察。

常年管监狱,勋章胸前挂。

娘亲病床榻,爹已年纪大;

岁月如风霜,满头添白发。

先是带外娚,孙女又来家;

上学接又送,悉心皆牵挂。

娘走泪潸然,大山轰然塌。

爹也瘫床上,嘴不能说话。

然而一见我,精神似焕发;

嘴张闭又合,似乎在说啥。

虽然声不出,耳畔惊雷炸;

爹受千般苦,自己都咽下。

爹用手和肩,支撑咱一家;

榜样力无穷,平凡却高大。

油灯己耗尽,纸捻不开花。

我擦爹遗照,泪成两行洒。

往事再回首,爹己墙上挂。

泪洒五湖水,此情难表达。

严父立标杆,有容德乃大;

譬如一支烛,照儿看脚下。

人生有坎坷,陷阱多如麻。

一脚不留心,摔入才可怕。

儿处险恶地,人性最复杂;

权是双刃剑,成败都是它。

有才遭人妒,愚笨被人砸。

口蜜腹剑者,等着看笑话。

老爹思慎密,人性筑堤坝。

贪欲心常有,必须常敲打。

人生关键处,一步就陷下;

没有后悔药,失足就坍塌。

老爹敲警钟,给儿震动大。

爹说平常理,句句大实话。

字字如珍珠,玉盘放光华。

我今已退休,晚节洁无暇。

德高贵在此,此情可传家。

燃上三柱香,儿跪遗像下。

略表儿衷肠,遥祝爹娘俩。

天国都安康,心碑放光华。

作者简历

宫大伟,七三到七六,济南军区战士。七六到七九,青岛生建机械厂工人。七九到八0,青岛劳改队以工代干。八0到八五,青岛劳改队科员。八五到八八狱政科副科长,八八到九二,第二监獄狱政科副科长。九二到九八青岛监獄侦察科科长。后因病退休至今。多次受监獄,省劳改局表彰,并荣记三等功多次。

[责任编辑:张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