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青岛评论| 范剑平:中国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如今“高质量发展”成为炙手可热的名词,中国经济也由此迎来崭新的纪元。在这风云变幻的新时代浪潮中,中国依然面临着多重挑战——人口红利退去,社会老龄化加剧;新动能尚未形成,旧动能加速衰退……

如今“高质量发展”成为炙手可热的名词,中国经济也由此迎来崭新的纪元。在这风云变幻的新时代浪潮中,中国依然面临着多重挑战——人口红利退去,社会老龄化加剧;新动能尚未形成,旧动能加速衰退……

转型中的中国应该完成哪些任务?未来中国经济发展又将何去何从?日前,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研究员,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委员范剑平应邀来青岛,以“2018 年宏观经济形势分析和调控政策微调方向”为题,分享了自己对中国动能转换、人口老龄化、房产税开征等热点问题的看法。

一场艰难的赛跑

动能转换VS老龄化

2018年是中国高质量发展的元年,第一关就是要实现新旧动能转换。

每个国家在现代化初期都有着天然的低成本优势,但在进入现代化下半场后,就会形成新的动力——科技创新。一个国家只有顺利实现动能转换,才有可能进入高收入阶段。目前全世界185个国家中,有116个是在二战以后成功由低收入国家变成中等收入国家,而这116个国家到现在为止,只有13个进一步由中等收入变成了高收入国家,其他大多数都掉进了“中等收入陷阱”。因此,能否实现新旧动能转换就是跨越的关键。

相信大家都听过“先富后老”和“未富先老”这两个概念:这个概念中,65岁以上的才算老人,人均GNI超过12736美元才算富裕。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不到7%,那么该国家就拥有年轻型人口结构,很容易实现经济高速增长;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比重在7%-14%之间,该国家正处于由年轻型人口结构向老年型人口结构转化的老龄化阶段;占比超过14%,这个国家就变成了地地道道的老龄化国家;占比超过21%,就属于超老龄社会、超老龄国家。

跨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的经验一般都是先富后老,在人均GNI达到12736美元之后,65岁以上老人占比才慢慢达到7%或更高。比如,英国老年人占比7%的时候,人均GNI已达到22000美元以上,日本是15000美元、韩国则是12000美元以上,都超过了12736美元这条线。

但中国的计划生育人为地改变了人口发展规律,到2000年的时候,中国老年人口的比例就已经达到了7%,但是人均GNI却只有1128美元;经历了十多年的高速发展,2017年左右的中国人均GNI为8260美元,我们显然是属于未富先老。

我们还有最后一个希望与机会。2017年,我们国家的老人占比达到14%,2047年将达到21%,如果我们能在2027年前把人均GNI提高到12736美元,那么我们就可以“险胜”,在最后的关头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这样就可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如果没有成功,后面的希望可能也会比较渺茫,因为当国家老年人口占比超过14%以后,GDP的增长速度会比现在降低一半还多,我们就会永远掉入“中等收入陷阱”。今年是2018年,距离2027年还有十年时间。成也十年,败也十年,这十年正是老龄化和新旧动能转换赛跑最关键的十年!

人口红利“退潮”之后

然而,令人忧虑的是,现在中国经济的动能转换出现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旧动能衰退比预想来得早,新动能的形成比原来预想的要晚。

其中,人口红利的衰退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2012年是中国人口结构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这一年,中国退休老人的数量高于16岁年轻人的数量,劳动力总量第一年出现净减少。并在之后的每一年里,中国的劳动力总量都会减少几百万,到现在的六年时间里,共计减少了2344万的劳动人口,所以劳动力成本开始大幅上升。在新动能还没有形成,低成本优势又迅速衰退的时候,中国目前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青黄不接”的困难时期。

而对于北京、深圳这些已经成功“闯关”的科技创新城市,因为工资收入较高,年轻人会更加向城市群集聚,经济发展将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其他地方则将面临人才流失的窘境。

中国的人口红利在2017年彻底消失了。什么是人口红利?我们先把总人口分成两部分,16岁到59岁是劳动力人口,15岁以下、60岁以上的人属于被抚养人口。一个国家被抚养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越低,劳动力占总人口比重越高,对经济增长越有利。

1978至2011年,我们享尽了人口红利,2011年最高峰劳动力居然占中国总人口的74.5%,比世界平均水平高了9.5个百分点,这也是中国经济能够高速增长的重要原因。然而,人口红利“涨潮”很快,“退潮”更快。2017年,中国劳动力人口占比已经下降到了65%以下,如果不推迟退休年龄,我们的劳动力比重与世界平均水平的差距将会越拉越大,推迟退休年龄似乎势在必行。

十九大后的房地产走向

冻结泡沫

我们未来所有房地产政策的核心其实可以归结为两句话——既要抑制房地产泡沫,又要防止出现房价的大起大落。经济要稳中求进,首先就要稳住房地产,怎么办呢?动用五大政策来冻结泡沫——限购、限贷、限售、发展租房市场、开征房地产税。

其实,我们有强有力的政策来保证限购,过去限购效果不尽如人意,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限贷做得不到位。现在开发贷、按揭贷款和信托资金绕道进入房地产领域的通道正被有关部门全面封堵,考虑到“借新还旧”的需要,虽然对部分房地产企业放行了海外借款,但海外资金逐步减少正成为趋势,今年中央要求所有银行给房地产的贷款要比去年增量减半。所以大家注意到,现在很多地方首套房屋的贷款利率也并没有大力度的优惠,并且办理时间很长,下一步“限购+限贷”的手段将逐步缩小一手房的成交量。

相比而言,限售的政策则是双向的,要求房价如果涨幅过高或者跌幅过大,三个月踩中了中央红线,这个城市就必须出台限售政策。该政策具有极强的杀伤力,因而一些城市便采用计划经济手段将房价控制在不会踩线的范围内。总的来说,我们要看清形势,中国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不会再任由房地产泡沫化加剧,这也是今年我们看到开发商的土地购置面积增速明显低于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的原因。

通过限售政策将城市房价稳住以后,一二线城市将成为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地方,也是对年轻人最具吸引力的地方,国家希望通过租售并举来实现老百姓的“住有所居”。出租房很大一部分来自政府的保障房,北京今年超过60%的土地供应都用于中低收入者的保障房建设,开发商则可以针对高收入人群建造高级公寓、长租公寓等。

十九大之后,国家还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的原则,积极推进房地产税的立法和实施,并规定了起征点。在不动产信息全国联网以后,每个人都可以在户口所在地或者交够五年社保的地方,有一次50平方米免征房地产税的机会。至于房产税能否降房价?我个人认为,房地产税并没有调控房价和调节贫富差距的功能,其唯一的功能就是为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成本。而对于手中拥有多套房产的居民,我的建议是,即便未来你的城市开征房地产税,也绝对不要将房子卖掉,这个城市的房价也不会暴跌。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本文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也不构成投资建议。)

作者简介

范剑平:男,汉族,1957年1月出生于江苏无锡。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研究员,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委员。1978-82年,中国人民大学农业经济系本科学习期满,获经济学学士学位,厦门大学EMBA鼓浪屿名家论坛特聘教授。

来源:上财青岛研究院(shangcaiqd)

[责任编辑:张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