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青岛专栏 | 晓瑀:某日•初冬•上海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某日•初冬•上海

上海只住一夜,昨天飞机落地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今天又可偷得一个早晨的闲了。

旅馆大堂的背景墙上是老上海外滩的浅浮雕,很怀旧,很容易把人带入从前的那个年代。毕竟我在这座城市生活过四年,是我第一次所到达的远方和异乡。

一小碟四鲜烤麸或是一小碗酒酿圆子,便有了更强烈的带入感,这就是我念想中的那座城了。

今天早上天不亮便起了,酒店没有运动车子,便到街上租了共享单车出行。初冬的清晨,街上安安静静的,行人不多,正适合我缘街寻城。

上海许多路上的行道树也是法桐,这里的时令比北方要晚些,叶子还没到最好看的时候。

街道干干净净的,刚刚洒过水。

愚园路这一带还能看到老建筑的样子,与那些高楼大厦相比,这些老建筑无论从观感上还是尺度上都显得更宜人一些,是记忆中上海的样子。

静安寺已经被高高的摩天大楼围起来,于都市的繁华中保持着早先的暮鼓晨钟。

金璧辉煌的屋宇和周遭的玻璃幕相映成辉,脊上的神兽守望着墙外的霓虹,湿漉漉的石板路映射着淡淡的天光。

寺前雄踞的石狮子威武地守望着林林总总的大千世界,看人们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在闹市中有这样安静的所在实在是件难得的事情。寺庙的名字也是这个区的名字,晨早的骑行中品味“静安”二字,感觉很是贴切,穿过熟悉又陌生的街道时感受的不正是喧嚣中的平静和浮躁中的安祥吗?

天光渐亮,街边的小吃店开始上人,行色匆匆的人们暂时停下脚步,一天的日子从一份早点开始,很多人边走边吃,开始上演起大都市的快节奏。

不管在哪个城市,也无论哪个国家,我很容易被路边的小吃店暖到心软。

就像这街角冒着热气的馒头店,笼屉摞的高高的,店家和老主顾们聊着天,完全是熟络的画面。顺便说下这上海的馒头和北方有区别,北方人分的很清楚,有馅的叫包子,没馅的叫馒头,而在上海则统统称为馒头。菜馒头是菜包子,肉馒头是肉包子,就连“生煎”和“小笼”也会说成生煎馒头和小笼馒头。淡馒头应该是留给没馅的发面馒头的名号了吧!所以大家再到上海想吃包子的话,别忘了要找馒头店呀!

老城有老城的味道,老城也有老城的故事。气质这东西学也学不了,岁月累积起的厚度和时光打磨出的光亮如老火靚汤,料用的不足出不来味道,功夫用的不足又达不到火候。上海街边随便一处老房子若是腹中没点诗书文墨便觉得对付不了,书到用时方恨少呀!

早上出门前我查了地图,发现常德公寓就在离我的住处不远的地方。常德公寓原名叫做爱丁博格公寓,位于常德路195号,这座八层的钢筋混凝土房子1936年就建成了,曾经是静安寺地区最高的一栋建筑,从这里可以望得到百乐门。

这样的房子在上海称不上特别,普普通通的公寓而已。但倘若这平常的房子若是住过什么有名的人便会有所不同了,更何况在这里住过的是大名鼎鼎的张爱玲呢?据说张爱玲创作生涯中代表作大都在这里诞生。我读过的和我没读过的,《沉香屑第一炉香》、《红玫瑰与白玫瑰》、《金锁记》、《倾城之恋》等等,公寓里铭记着那个时代绚烂的风采和情怀。

我并没找到写在这栋建筑上的任何关于张爱玲故居的文字,但我还是愿意从这栋寻常的建筑当中去寻觅那种气场。 楼下倒是有一间小小的书店,给了我一些感触。

书店的橱窗上写着的内容是海派作家淳子的《花开》《花落》,说的是张爱玲上海的三十年和美国的四十年。上海是张爱玲眼中唯一的都市,旧屋是她文字的原乡,淳子在张爱玲与上海的邂逅的讲座中讲过,张爱玲用最短的时间和最足的光,点亮了沉寂孤岛的文坛。她还说,张爱玲是一口井,你去打捞,捞起的是一座城——上海,寥寥数语道白了张爱玲与这座城市的渊源。

由于我到的时间太早,这间书店并没有开门。我隔着玻璃橱窗拍到了里面的场景。我看到了在幽暗的光线里书架上的那些书和那些书桌以及皮质的椅子,仿佛把我带回了那个年代。

幽暗的灯光里,我也可以看得到张爱玲的肖像,那是一副顾影自怜的样子,在时光里变成了一张老照片。“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老上海的许多场景和细节都因为张爱玲的存在而变得让人耳熟能详又津津乐道起来。

楼下也有一间没有开张的茶馆,我想象着在这间茶室里面喝茶的情形,在这样的空间里,品的不仅仅是茶,更多的应该是那些岁月的况味。

我特别喜欢这些老街道的样子,两边的楼房都是几十年以前的样子,人们骑着单车或者电动车在路上悠悠的走着,这样的场景可以轻而易举的把我带回从前。

我就这样沿着这些古老的有历史感的街道骑行,一路骑到黄浦江边,重逢那些有着古老历史的建筑,仿佛在一瞬间回到从前。

隔着一条黄浦江,我可以看得到陆家嘴浦东地区那些经典的地标建筑,就在并不遥远的过去,我在上海生活的年代,那里还曾经是比较原始的农田。

老建筑伫立在晨光里,向我诉说着这座城市的历史。

一切都是从前的样子,一切都有了诸多的改变,时光荏苒,我们就这样从过去走到了现在,又从现在的光阴里,静静地感知着未来。

早晨的时光非常的短暂,我沿着我来时的路途回程,遇见了许多我似曾相识的人们。

老街上纵横交错的电线向我讲述着这座城市错综复杂的故事,只是一个平常的清晨,便足以跨越百年。

仍然是寻常的项目,仍然是寻常的早晨。日子还在日复一日的过去,只是换了人间。

在初冬的上海的某一天的清晨,我看着人们匆匆忙忙的从我的身边走过,回想起我曾经在这座城市当中度过的日子,转瞬间潮涨潮落,云起云飞,转瞬间生出很多感慨,这座城市留给我的印记太多, 转眼已是经年。

我从高架桥的桥下经过在我在这座城市生活的年代,还没有这些高架桥,但是这些桥梁的修建却把这座城市的空间变得更加的丰富了,由平面到立体,由简单到复杂,而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却一直没有改变,爱是经得起平淡的流年!

还有路边浓荫蔽日的林荫道,

还有那些红砖砌成的老房子,

更有那些记载了时代变迁的新建筑,

光阴的流转是那么的漫长,其实又只是转瞬之间。

清晨的光阴很短,我骑着单车穿行在上海的光阴里。

一碗面一碗粥,

或者是一份豆浆,或者是一份大饼油条,一个蝴蝶酥,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把我穿越回旧时光。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在上海初中的某一个清晨,一个曾经的人,一段曾经的故事, 那些并不遥远的往昔,历历在目的呈现在我的眼前。"流年似水,太过匆匆,一些故事来不及真正开始,就被写成了昨天……"

上海,我来过!上海,我来了!

[责任编辑:刁博雅]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