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青岛专栏 | 晓瑀:骑行法兰西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从巴黎的戴高乐机场出来,迎面便看到了用法文写的大大的欢迎,耳边也是极富节奏感的法文,又到法兰西!最近的法国不消停,国内的朋友们用各种方式表示担心。车子经过星形广场凯旋门的时候,我停下来拍了张照片,并无

从巴黎的戴高乐机场出来,迎面便看到了用法文写的大大的欢迎,耳边也是极富节奏感的法文,又到法兰西!

最近的法国不消停,国内的朋友们用各种方式表示担心。车子经过星形广场凯旋门的时候,我停下来拍了张照片,并无任何异样,游客们在举着手机拍照,车流缓缓经过。凯旋门位于星形广场的环岛中央,十几条道路在这里汇聚,其实这个广场正式的名字叫做夏尔•戴高乐广场,只不过这个正式的名字很少有人提及罢了。

从星形广场辐射出的道路当中最著名的一条是香榭丽舍大街。香榭丽舍大街上,一切都是从前的样子,一直通向协和广场。临近协和广场,远远望见戴高乐的雕像剪影一般映在天宇之下。

在以浪漫著称的法国,就连将军的仪态也显得有几分妖娆。

在巴黎,我们躲不掉的地标是埃菲尔铁塔,而我入住的旅馆,就在埃菲尔铁塔脚下不远的地方。当年的这座铁塔仅仅是作为1889年世界博览会的临时展品,当年这可是世界上的第一高塔,320米的高度,直到40年以后才被纽约的克莱斯勒大厦超越。夜色降临,塔上的灯亮了,一副优雅又温暖的样子!

巴黎的冬天,天亮的很晚,日出的时间要八点半以后,白天的行程满满的,我只能乘着黎明前的夜色出门骑行。

在巴黎骑行,倒是很方便,因为我竟然在这里找到了摩拜单车,骑行一个小时的价格是一欧元,价钱倒是次要的,关键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满足我骑行的愿望了。

我上街的时候,离日出差不多有三个小时。即便是巴黎这样的大城市,街上也没有什么行人,我也是第一次在这样的时刻融入这座城市,周遭一片寂静,只有昏黄的路灯照着我长长的影子。

这里有许多我熟悉的地方,路过巴黎下水道博物馆的时候,我停下来拍了一张照片。2015年来巴黎开会,我曾经专门参访过这座博物馆,在里边可以看到巴黎的下水道是如何演化而来的,而这座博物馆本身就在下水道里面,污水的气味汇着历史的气息让我印象深刻。这次的到来算是偶遇,想起许多过往的细节。

沿着塞纳河边游走,一个人的骑行仿佛让整座城都属于我一个人。塞纳河游船码头的招牌被灯光照的很亮,我被这灯光吸引,下到河畔的码头边缘水骑行,比我起的更早的环卫工人们已经在那里忙碌了。

灯光暗的时候,路两边的建筑只能看到影影绰绰的轮廓,我只有导着光亮在高光的雕像前记录我巴黎的黎明。

骑行路过奥赛博物馆,我的书架上有一本画册就是从这里带回家的,许多传世的名作陈列其间。这次我的收藏是骑行过此的经历,这样的感觉很美!

再沿河走,过桥去看一眼巴黎圣母院,我是从小时候看过的电影中第一次见到了这座教堂,还有和这座教堂有关的那些故事。圣诞节临近了,圣母院前的广场上的圣诞树闪烁着柔和的灯光。在这样的清晨造访,就这样把自己融入巴黎的城市影像里。我沿着教堂骑行,到后面去看一眼那些漂亮的飞扶壁,虽然是天黑让效果打了折扣,可心中的印记永远这么美好!

塞纳河如镜面般宁静,昏黄的灯光映照在河面上,河水静静的流淌。我想并没有多少人可以在这样的时刻凝视塞纳河,这样的凝望非常的奢侈,它可以让自己的内心一时间置之度外。

过了桥我凭着我的记忆来到了莎士比亚书店,我曾经在这间小小的书店里流连忘返。书店的招牌在灯光的映衬下可以依稀的看见,二楼那间留宿过许多知名作家的房间亮着灯,在巴黎有这样的一见英文书店,也算是一个奇迹。我第一次去那里的时候,买了海明威的《Moveable feast》,这本书成了我对巴黎很好的纪念。

我没有更多的时间流连于巴黎的这一个早晨,白天有许多的公务在等着我,我只有迅速地骑回到我的酒店。一路上我觉得巴黎的风从我的耳边掠过,汗水从我的身体慢慢地渗出,我就这样用我自己的方式感受着不一样的巴黎。这一个早晨,我骑行了13公里多一些,把我的骑迹写在了巴黎的街头巷尾。

在法国的第二站是南特,这里也有很方便的公共自行车系统,到南特的晚上同伴们便查好怎么租车,只待明早的骑行。

我拥有每一个清晨,但必须早起才能赢得时间,而我也是乐此不疲。所以,我比许多人多看到过好多城市在黎明前没有苏醒而安安静静的样子,南特亦是一样,我把自行车拿到手的时候,还不到五点。

南特的街道上有清晰的自行车道和人行道,这让我的骑行变得简单。南特(Nantes)是法国西部最大的城市和法国第六大城市,也是卢瓦尔河大区(Région Pays de La Loire)的首府。

眼前的河流已经变成了卢瓦尔河,南特的当地人也是讲布列塔尼语的,这个城市有著名的布列塔尼公爵城堡,这是卢瓦尔河流入大西洋之前的最后一座城堡,也见证了这座城市辉煌的历史。 我和卢瓦尔河曾经有过交汇,只不过这次是在寂静的清晨,而且是短短的一瞬。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在某些际遇里,我常常会体会到有些时候岁月很短,而一瞬却很长。

卢瓦尔河边的很多吊车已经变成了雕塑,在岁月里记录了这座城市曾经的繁荣。

现在这座城市,仍然有水上的客运和轮渡, 有水的城市便有了灵气。南特还是世界上第一辆公交车的发源地。1826年,一位法国退休军官在南特市郊开办磨面坊,将蒸汽机排出的热水供人洗澡而兴建公众浴场,并提供接驳市中心的四轮马车服务,这便是最早的公交车了。

南特的机械博物馆非常有名,这里本是一处造船厂,这里的造船业不再繁荣之后,工厂并没有废弃,那些技术精湛的工程师瞬间变成了艺术家,把曾经的技艺用在了制造各种稀奇古怪的机械生物上。我想大家最熟悉的是这只机械大象,有很多人曾经坐在这只钢铁大象上慢慢的游走,原本冰冷的钢铁也被赋予了新的生命。这事发生在浪漫的法国也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我来的早,大象安静地守在那里,我让我的单车和这只大象同框,觉得我的单车好渺小。

南特也是山城,曲折起伏的马牙石路面让我想起青岛的老城,亲切而心怀暖意。

还车的时候离天亮尚早,又是一个遥远的城市,又是个真实的清晨。

法国的第三站去了图卢兹,转往欧什,这里是三个火枪手当中达达尼昂的故乡。路边的风景,让我想起了一部叫做梦特芳丹的回忆的著名的风景画。

晚上住的地方离着城市很远,完全就是乡间。

幸运的是我在这里借到了自行车,可以尝试在乡间的骑行了。

乡间的夜晚寂静的有些让人不太习惯,只有一条小路上,有一些昏黄的灯光,而灯光之外的地方便是漆黑一团的茫茫无尽的夜色了!借来的自行车没有支架,我只好把我的车子放在地上留一张照片,这便是我最好的纪念。

有街灯的路并不长,我便沿着这段路往返的骑行。我会穿过一个小小的村庄,路过一座石头砌成的小教堂,灯影中我看得出教堂被涂成了白色,若是白天的话,在蓝天下,应该是一幅非常漂亮的画面。教堂的边上是一片墓地,那些十字架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在往返的骑行中,我没有感到对死亡的恐惧,而是感到了某种安详。

隔着不远的栅栏,我也看到了墓前的那些花儿,这便是生者与逝者的交流。我在寂静的清晨默默地感受着。

 

   

我来的实在也是太早了,教堂自然是关着门,只有我自己的影子和我单车的影子,以及与我骑行路过时沙沙的声响。我从来没有在这样的地方骑行,在异国他乡的遥远的乡间,我觉得就连自己的呼吸都是巨大的声响,在这样的寂静中,我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天气很清冷,但是我可以大口的自由地呼吸,呼吸着乡间纯净的空气。

小村庄也是寂静的,就连我这骑行的扰动都觉得有些对不住。

靠近村庄的另一侧,也有路边矗立的十字架,光线太黑,我看不清上面的文字,我想应该是对某一件事物或人物的纪念吧!

路边有一处小小的广场,就在教堂对面,我想应该是这里的公共建筑吧。圣诞老人已经早早的开始忙碌了,它们被装饰在了屋檐和烟囱上面,这让我简单往复的骑行也变得有一些温暖而生动,我想这个小村子当中一定住着一些有趣又有爱的人。

骑行到后来的时候天空飘起了雨丝,路面泛起了幽幽的光,一下子就让这寂寥的夜,添了些意境。即便是在冬雨当中,我也不舍这乡间的骑行,一任雨水打湿了我的衣服,我珍惜这种不一样的快乐, 因为就在转瞬之间,它已经变成了令我怀恋的往昔。

从小旅馆离开的时候,小旅馆的主人夫妇撑着伞在门口中送我们远行。早餐我是和男主人一起吃的,男主人可以讲流利的英文令我印象深刻,我喜欢这样直接的交流,就如同老朋友一般。

骑行在路上是生命的远行,这一次是在法国!

[责任编辑:刁博雅]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