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青岛专栏 | 晓瑀:Another winter morning in Shanghai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凤凰网青岛晓瑀专栏

我想不会有很多人见过上海凌晨五点多的南京路,更何况是在冬天。我的印象里,这条路永远是熙熙攘攘的,永远的摩肩接踵而人声鼎沸。而在冬日的清晨,这里阒无人迹,楼宇上的光影暗去,天光未明,城市还在安眠中歇息。

宽宽的马路上,路灯高高的亮着,我的目光融入这样的光亮中,清冷的街道便有了温度,这温度中有记忆的温暖。

曾经叫过“沙逊大厦”的和平饭店静静地立在南京路口,它见证过上海的过往,也注视着浦东一天天长成。

这酒店1929年就开张了,上海真的是当之无愧的大都市呀!

南京路不准骑车,我步行走到滇池路上扫码了一辆共享单车,开始了我的晨游。四川北路上的灯光似乎更昏黄,店面尚未开张,我悠悠而行,使劲地回想它若干年以前的模样。

慢慢地沿虎丘路向北骑行便到了苏州河,我在乍浦路桥上停下来,把单车靠在桥的栏杆上东望。东方名珠那一组浦东的建筑上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灯光,我可以在幽暗中分辨出他们的模样。苏州河水静静地映着这些光影,如岁月一般斑斓而安详,河岸上泊着游艇类的船,让我想起许多曾经到访的水城。而我也分明记得当年的苏州河曾经是条污水横流的水道,今天的变化让我感叹,这城变得愈来愈宜人了。

过了苏州河沿北苏州路便可到达外白渡桥,这可是当年多少人心目中上海的地标。我在清晨造访,这座钢结构桁架桥已经在这里屹立了一百多年,保持着原本的颜色和模样。

我是第一次从大名路的这个角度自北向南看这座桥,感觉很不同。

在无人又少车的清晨,我甚至可以站在斑马线的路中央拍下那些钢结构好看的样子,这种感觉有些奢侈,早起的人儿才有这样的机会和感受,这是独特的视角更是自己才知道的愉悦。

从外白渡桥回到苏州河的南岸,我向黄浦公园的方向去,从这个角度回望,可以看到桥的全貌。依稀中也看得到上海大厦,那也是上海古早的地标。清晨的光线不足也没有关系,心中的光亮足以找出岁月中许多清晰的影像。

我让单车与上海解放纪念碑同框,背景中也有那些隔着黄浦江的摩天大楼。头天晚上我与一位来自北欧的先生交谈,他提起1987年对上海的造访,当时的浦东还是当时的模样,近乎莽原。三十年过去,不短也不长,城市天翻地覆地变了模样。

沿着外滩向南,我很享受浦江边的骑行,左手是风华正茂的浦东,右手是风华绝代的“十里洋场”。一位保安小哥友善地拦下了我,告诉我这里不允许骑行,我只好从高高的滨江道把单车沿着台阶搬下来,换条线路继续我的读城。想来我好久没去城隍庙了,于是便向打算前去探访。

城隍庙并不远,不一会就到了,我在正门“保障海隅”的匾额下拍下照片,算做纪念。想起了好多年前假期快到的时候曾在这里买些五香蚕豆和云片糕之类的吃食带给家人,也许正是从那时侯开始,我的味觉里也有了上海的印记。

我寻着城市的纹理找到豫园,也找回散落在岁月里的零星记忆,这里的老巷子老弄堂还是亲切的模样。

这样的骑行并没有规划好精确的路径,我误打误撞地骑行到了豫园老街,这是一片内商业街,通向大路的门锁着,保安在低着头玩手机。我上前问路,再次被告知这里也不给骑行的,好在天早,早便没什么人,没人便没什么事!保安很热心,找来钥匙打开大门让我回到大街上。每个人些微的善意便会增加人们对一个城市的好感。这个清晨,我便感到了这样的善意,谢谢你的善意,因为这些小小的好意,我会更爱这座本来就有好感的城!

往回走的时候,天虽然没亮,街边的早点店陆续开了门。请原谅我摆脱不了的俗套,我对路边的小吃店没有免疫力,路边的馒头店蒸笼打开,小店面瞬时弥漫了热气,我不禁驻足,虽没去吃,但这场景会暖到我的心底,有被融化的前兆。

老上海馄饨也是心心念想的味道,店家正在飞快地包着馄饨,画面感和治愈感便都有了。

路过街口,城市一如往昔的模样。

天光渐渐放亮,城市的轮廓线渐渐清晰起来,

南京路上的橱窗还是一样精致,只是觉得更洋气了。

我喜欢那些历经岁月的老建筑,宠辱不惊地经历岁月,有光泽也不耀目,有厚度也不张扬,有温度也无需炽烈,不过火也不亏欠什么,是那种无须刻意的本然。

也喜欢建筑的内饰,浮雕上的老城泛着金属的光泽,老上海的腔调充满周遭,岁月的累积都凝固在这清晨的某一刻。

回到住处,一碗温热的小馄饨便足以驱除一身风寒,暖身又暖心。

再来上一个生煎,上海的味道就更足了。今年年初有缘反复来上海,每次都早起,选不同的路走走,是履新也是怀旧。生命中的遇见要珍惜,不管是熟悉的城还是陌生的城,我都愿意细细地探访,读书旅行,让自己的身心都在路上!

(今天连续飞行,记于云天之上)

[责任编辑:刁博雅]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