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青岛专栏 | 晓瑀:骑行东京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这次到东京是从大阪坐新干线来的,从品川站下车,住的地方刚刚好在车站的对面。在东京,我可以住两个早上,于是我便可以骑行两次。在东京找到自行车,可是费了一些周折,这里的公共自行车看上去不多。找当地人帮忙,

这次到东京是从大阪坐新干线来的,从品川站下车,住的地方刚刚好在车站的对面。

在东京,我可以住两个早上,于是我便可以骑行两次。在东京找到自行车,可是费了一些周折,这里的公共自行车看上去不多。找当地人帮忙,在seven eleven的店里面买了带二维码的票,然后再根据他们提供的位置,找到了停车的地点。东京的公共自行车是红色的小车,还带电动助力的。一般情况下,我都选择不带电动助力的,这样即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浏览城市,一举两得。

公共自行车的停放点,在火车站的对面,我要穿过火车站才能到达那里。 清晨的东京,公交站上排起了长队,人们开始了一天忙碌的生活。

东京街道的地面上自行车骑行的标志也很清楚,对于想要读城的我来说,有一颗自由的心和一辆单车就足够了。

头一天的早上我选择骑行去东京塔,旁边的那个公园叫做芝公园。沿着东京的道路一路骑行,我不久就看到了熟悉的东京塔。20多年以前,我曾经在这座城市做过研修生。独自一人来到异国他乡的陌生城市,那样的感觉让我至今难忘。

骑行到芝公园的时候,公园里已经有了不少晨练的人们。

我让我的小红车与东京电视塔同框,这便是我对这个成市很好的纪念了。

在公园里面缓缓的骑行,我看到了一组大屋顶的建筑群落。

公园里的视野就开阔了许多,钢筋铁骨的电视塔与斗拱飞檐的大屋顶构成了一幅跨越历史的画面。

让我欣喜的是公园里那些盛开的樱花,能在樱花盛开的季节来到东京是一件十分,令人愉悦的事情。

早晨的公园里也是人迹稀少,周遭十分安静。

只有枝头那些樱花绚烂的开着,把庄严的庙宇掩映在繁华的背后。

在这样的场景下面,我没有办法让自己匆匆而过,总是不断的驻足流连,让自己融入这些美好的画面。

公园里的这座寺庙是增上寺,是一座净土宗寺院,也是东京最主要的佛寺之一。

寺庙的全称是净土宗大本山增上寺。

这一处佛教寺院与中国传统的寺院的布局有一些不同,并不是那种钟鼓楼相对的格局。从平面图上看到与钟楼遥遥相对的是经藏,这应该就是我们的汉传佛教当中的藏经楼吧!我们的藏经楼通常会在中轴线上。寺院里的钟楼堂看上去有一些灵巧,虽然写的汉字是钟楼堂,实际上叫做钟亭更为恰当。

在佛教的寺院里也有像日本的神社里边那样的净水池,这是共人们净手用的。

能在日本赶上樱花季是一件挺有幸的事情,增上寺的观音像就立在庭院当中的樱花丛中,法相庄严却又增添了许多人世间的美好。

这里的樱花品种很多,有一种的枝条是下垂的,应该是叫做垂枝樱吧。缀满了盛开花朵的枝条,一条一条的下垂,这莫非就是我们以前听说过的樱花雨吗?

樱花点缀着古钟,古钟便有了生气;

樱花点缀着石亭,石亭仿佛有了生命。

庭院里我还见到了“阿波丸”号遇难者的纪念碑。二战后期,日本万吨级的“阿波丸”号在中国海域遭美军潜艇袭击后沉没,船上二千多人葬身大海。传说中与“阿波丸”一起沉入海底的据说还有数十吨的黄金、白金以及大批物资,有一种说法是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也在这条船上,更让我对这条沉船充满了好奇。从上个世纪70年代,中国就开始了打捞工作,时至今日,沉入海底的“阿波丸”号仍然是一个谜团。在东京的骑行中偶遇历史事件,也丰富了我的骑行经历。

增上寺院内,有一处景致十分亮眼,它就是祈求安产或孩子平安成长的迷你地藏(千躰子育地藏尊)。日本人会在新年的时候捐一尊婴孩形像的石像,或者为石雕像换上新的毛线红帽和围脖,祈求孩子平安或记念夭折的婴孩。这些错落有致的小婴石像是增上寺最著名的一条风景线。

人们会在像前的花瓶里插上鲜花,摆上风车,全然是一幅温馨的画面。

增上寺占地并不是很大,可这里边的内容却一点也不少,大殿的后面还有江户幕府德川家的墓园。

这樱花丛中的每一处小小的所在,都诉说着过往的传说。

太多历史事件静静地隐藏在都市的繁华中,正如着老树上绽放的樱花,鲜活的定格在时空里。

在东京的骑行,我还遇到了铁路的平交口,我在横杆前等着火车到来,又看着他们经过。火车如我,匆匆而来,匆匆而过。

 

[责任编辑:牟婕]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