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青岛专栏| 《都挺好》启示:为母则刚,才是对孩子最大的伤害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明玉,你和你妈太像了!”这是苏家父亲,苏大强在面对女儿,为苏明成求情被拒后,发自内心说出的一句话。

“明玉,你和你妈太像了!”这是苏家父亲,苏大强在面对女儿,为苏明成求情被拒后,发自内心说出的一句话。

“你和你妈太像了!”

然而,被苏父说像妈妈,是明玉心里不可触及的伤。在她的记忆中,妈妈不爱她,心中只有两个哥哥,特别是对二哥明成,恨不得“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从小只要是和二哥的争吵,不管是谁对谁错,受指责的只会是明玉;曾经立志要考清华,为了给家里节约钱,让大哥去美国,让二哥有个好工作,明玉也不得不听从妈妈的安排,极不情愿的进了不花钱的师范学校。

备受家庭伤害的明玉,刚进入大学,就发誓和苏家断绝联系。从此,自己一边上学,一边打工挣钱。

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按说家中唯一的女孩子,又是最小一个,应是集千般宠爱于一身,可为什么,明玉的妈妈却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她?

答案就在苏父的那句话:明玉,你和你妈太像了! 

明玉被二哥暴打住院,父亲去看她,两个人有一段情真意切的对话:

父亲说:不想看到,明玉你和二哥骨肉相残。

明玉躺在病床上,痛苦的回应:过去,我受多少委屈,你都不肯站出来说一句话。你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吗?从小,我妈打我,你就钻厕所, 我妈骂我,你就假装看报纸。我过不去。我永远都过不去。我也是你们的女儿,你们为我做什么了?你怨不得我瞧不起你,背着我妈的时候,只懂得抱怨,当着我妈的面,就是个窝囊废,你太不像个男人了。

父亲说:那实在是,你妈妈太硬了,压得我不敢说话。

……

妈妈身上的这个“硬”,苏大强在女儿身上也看到了,感受到了。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女儿,她们同样强势、独立、不屈服,同样的,都看不起自己……

苏家妈妈很强,在家里撑起一片天,她决定的事情,无需与别人商量,甚至对自己的老公,也会因为他私藏奖金而家暴,他的懦弱而各种数落……无疑,她是强势的,在这个家庭中,她是核心。

在电影《一代宗师》里,赵本山有一句经典的话:人这一辈子,有的人活成了里子,有的人活成了面子。

心理学家科胡特提到过一个名词“自恋”,说的是一个人把关注的焦点放在自己身上。活成里子的人,被称为“实体自恋”,她的自我价值感,觉得“我很好”这种感觉是真实存在的,是一种实体,不需要通过外在条件来证实。

而活成面子的人,则被称为“虚体自恋”,她的自我价值感,是和外在条件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比如说孩子的成绩、老公的成就、家庭的财富……

苏母的强势,是建立在面子之上的“虚体自恋”。她要强,为了户口,不得已才嫁给了苏大强,甚至因为昔日的同学能让她到上海的医院工作,她都不惜抛弃家庭,找寻更好的生活。苏母的自我价值感是建立在外在条件上的:儿子考上美国的大学、儿子有了好的工作、娶到好的媳妇,这些都是让她感觉很好,满足她的自恋。

但在表面一切不错的背后,是苏家母亲不敢面对的痛苦:一个女人,谁不想有可以依靠的老公、舒适的生活环境、衣食无忧的生活;可现实却是一切都要她孤身一人的奋斗和支撑,没有人可以帮助,没有人可以依靠,甚至亲密如老公,也是窝囊废一枚,有谁知道,在她强势的外表下,是一颗被痛苦浸泡的心灵。

苏明玉恰恰是最像母亲的那个人,她仿佛一面镜子,让母亲看到了自己内心中,一直的不甘、咬牙的坚持和苦苦挣扎与痛苦。她不愿承认现实的生活是如此残酷,也不敢承认和面对在维持这份“虚体自恋”背后的艰辛。

明玉代表着她强势背后的痛苦,这样的一个女儿,她怎么可以去爱呢?

表面看她一直苛责明玉,实则是她抵抗艰辛、拒绝接受生活的真相,不愿承认在维持表面“都挺好”背后所有的艰辛和心酸。

“刚强”是对孩子深深的伤害

武志红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过: “越强势,越痛苦,越痛苦,越强势。”  

都说为母则刚,母亲的刚强,如苏母般建立在“虚体自恋”上,刚强的背后,是痛苦,是对孩子深深的伤害。

明玉特别不幸,遇到了这样一个外表强势,内心虚弱的母亲;可她无疑似乎也很幸运,凤凰涅槃,在痛苦和绝望的环境中最终历练出来,她拥有了事业的成功。

但生活中与她相似的女孩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坐在我面前的女孩,年龄与苏明玉相仿。小时候,爸爸远在另一个城市工作,记忆中只有过年,才能见到他,甚至,儿时的她都记不起爸爸的模样;家中经常只有妈妈和自己两个人,妈妈不上班,照顾她的三餐与学习,永远有做不完的家务和事情。

照理说,没有兄弟姐妹们的争宠,她独享母爱,童年应该充满了幸福。可提起过去,她的眼泛起泪光。妈妈没有工作,却很要强,希望把女儿培养成才,对她的要求自然就很严格。

将要上小学那一年,看到邻居家的小朋友学习游泳,她心生羡慕,妈妈知道以后给她报了名,买上装备,送到了附近的游泳班,交到教练手中。

看别人游泳是羡慕,自己穿上泳衣,开始学习,才发现是一场噩梦。从被要求跳水开始,巨大的恐惧就缠绕上幼小的她,别的小朋友按教练的要求,实在没办法的时候,一咬牙,都跳了下去。只有她,看到池中的水,恐惧到教练说什么,都不敢纵身一跃。

好容易熬到课程结束,她松口气,终于可以不用跳水了。一出泳池的大门,其他小朋友就跑到她的妈妈面前,迫不及待的说:阿姨,今天只有她没有跳水,教练都生气了……

原以为,对水的恐惧,可以在妈妈这里得到安慰,没想到,更让她恐惧的事情发生了,听完小朋友们的告状,妈妈气冲冲的领着她重新回到泳池边,不等她说不,就把她扔进了水池中……说到这一段,她的眼泪涌了出来,紧闭的双唇压抑着内心极度的痛苦。

从此后,每个周,噩梦就开始了。她仿佛看到,幼小的自己围着泳池飞奔,只为了逃避下水的要求,哪怕心里知道,这样的逃跑,只会带来更严重的惩罚,她已经顾不得了。最害怕的那一次,泳池边上站了一位陌生男士,那一刻,仿佛求生的稻草飘到她的眼前,不顾一切的她抓着叔叔的手,说:叔叔,救救我……她的讲述停在了这里,无声的泪水扑簌扑簌往下掉落……她的失望和无助也淹没了我。

但凡她没有达到教练的要求,下课后,总有小朋友到她的妈妈面前,汇报这一切。有一次课上,她不敢把头埋到水中,下课后,妈妈从小朋友那里得知,决绝地骑上自行车,撂下一句话:不听话你就自己管自己吧,不要你了!走了。剩下她在后面,撕心裂肺的边哭边跟着车子跑;成年后的她说知道妈妈不会骑太快,暗中等着她,但那个时候世界对于她来说已经完全黑暗了,彻头彻尾的孤独包围着幼小她:妈妈不要她了。

苏明玉比她幸运,再怎么说还有一个不敢说话,却能暗中还关心一下女儿的爸爸、在学习上鼓励她的大哥,所以,她的心中,还留存着一丝对他人的信任和期待,也在她遇到师傅时,能够全然的建立信任和追随着他。

而她,真正是孤立无援,爸爸只是照片上那个人,其他的亲戚也很少见面,在最恐惧和无助的时候,唯一可以依赖的妈妈,却是那个离她最远的人。也从此,她再无相信的人,她觉得,永远不可能有人会在自己身边,相信的,只能是自己。

哲学家马丁·布伯在《我与你》这本书里写到:当关系是“我与你”时,这就是“你”的世界;当关系是“我与他”时,这就是“它”的世界。“你’指的就是善意,“它”指的就是恶意,翻译过来说就是:当外部世界充满善意时,我们就会放下控制,与外部世界之间建立联系,这就是信任,于是就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而当外部世界充满恶意时,我们就会倾向于控制一切,形成自我保护,无法与外部世界建立信任,关系自然出了问题。

孩子的世界经常处于崩溃中,这时他们会想象一个恶意的“它”在背后作怪,如果父母在身边,既陪着他们解决一些问题,又能安抚到他们的情绪,他们会对父母更加依恋,形成对父母的依赖,最终变成对整个外部世界的基本信任。

她的母亲,在女儿被跳水的恐惧包围时,如果能给与安抚和支持,并且慢慢陪着她、等着她克服恐惧,接受可以用比别人慢许多的速度去学习游泳,在她与母亲之间,就能够慢慢建立信任和依恋,从而建立与外部世界的良好关系。可她的母亲,面对女儿的情绪崩溃,内心也非常恐惧,恐惧自己失败,也处理不了女儿不敢跳水给她带来的挫败感,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是她没有能力承认和接纳的,不容许女儿恐惧,不容许女儿做不到,母亲强撑着让自己坚强的方式之一。

要强的母亲,心里痛苦和无奈:丈夫在家庭生活中常年的缺位,自己的生活圈子就是家庭,没有朋友、没有社会角色,生活如此不如意,唯一觉得有希望的,就是女儿,严格要求女儿,希望女儿有出息,做什么都出类拔萃,或许是她对自己现状极度失望后的补偿。

我问她如果此刻妈妈坐在她的面前,她会说什么?她笑了笑,说什么还有用吗? 我不怪她,但我真的希望,有小孩以前,自己能不能先长大。

母亲真正的坚强,是建立在“实体自恋”之上,是我们可以承认和接纳一切的好与不好的同时,依然对生活有一份不错的感受。

越强势,越痛苦,越痛苦,越强势。

作者简介

仲敏(ID:missmintiaoqing),美丽与智慧并存的女性,处女座,喜欢旅游、写作,最大的愿望是走遍全世界,边走边写。

北京圆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

青岛“心沟通.幸福家”心理援助服务中心创始人

青岛电视台《真情调解》《一见钟情》栏目心理专家

青岛广播电台《真情细说》特邀嘉宾

青岛日报特约心理咨询师《小青读心》栏目音频作者

17年心理行业的从业经历,致力于心理健康常识普及、家庭关系、亲密关系调整、个人成长探索,服务于企业、个人。

工作的足迹踏遍全国28个省100多个城市,在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交通银行、农商银行、建设银行、航空公司、烟草公司、政府机关、部队与大家分享有关心理的常识,提升个人幸福感。

[责任编辑:张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