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青岛评论|青岛国际城市建设的短板与挑战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中国的开放升级、战略崛起和国际事务的深度参与,需要有一批国际城市成为连接国际市场、融入世界经济的枢纽节点,成为带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中国的开放升级、战略崛起和国际事务的深度参与,需要有一批国际城市成为连接国际市场、融入世界经济的枢纽节点,成为带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加快推进青岛城市国际化进程,主动参与国际经济合作与竞争,努力争取在世界城市网络中成为重要节点,不仅关系青岛这一沿海开放城市能否在新常态下保持竞争优势,也关系青岛的全方位开放格局能否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青岛篇章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推进国际城市建设,有助于青岛再塑开放新优势,是顺应全球经贸发展趋势和打造开放经济升级版的关键抓手。

对标先进

青岛国际城市建设存在的主要短板

短板1:国际分工参与的层次有待提高。青岛在金融服务、科技合作等领域参与全球竞争的力度不够大。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不高,2018年为6.7%,远低于上海的16.2%、深圳的14.5%。外国金融机构数量为34家,与广州的84家、深圳的45家有一定差距。PCT国际专利申请量远远少于深圳、上海。青岛国际进出口航班数量相对不少但航线集中于日韩,在全球层面分工的参与层次有待提升、参与范围上有待拓展。

短板2:高端要素集聚配置能力尚需提升。青岛在国际组织总部、国际会展、外籍人口方面的集聚能力偏弱。青岛国际组织总部和地区代表处数量偏少,目前仅有3个,远少于广州的53个、上海的73个。青岛国际性的会展举办不多,按照国际展览联盟、国际大会及会议协会的认证和统计,青岛举办的国际会展是4次,而深圳是22次、上海80次、汉堡80次、新加坡160次。

青岛对外籍人口吸引能力偏弱,外籍常住人口占全市常住人口比重为0.21%,远低于香港的6.9%、新加坡的13.8%、旧金山的34%。此外,优质企业的集聚是城市集聚配置能力的重要表现形式。青岛在集聚优势资源、创新商业模式和培育高成长企业能力上有待提升。

短板3:城市治理的能力水平有待改善。城市规划建设管理的精细化、科学化程度与国际城市要求相比存在一定差距。城市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亟须加快推进,城市公共标识标牌系统不够健全,公共场所外语标识缺乏,交通文明和公共场所秩序有待提升,旧城、旧村、旧片区以及城市山头的综合整治力度还不够大,城市立体交通体系尚未完全形成。

中心城区公共交通机动化出行分担率为48%,低于广州的60%、新加坡的63%、香港的90%。城市生活环境质量有待进一步提升。

短板4:公共服务的统筹水平存在差距。青岛市基本公共服务水平发展上,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相对较弱。城市大学和拥有公共图书馆、博物馆方面仅比宁波强,与其他城市相比差距较大;外商直接投资占本地投资比重相对较低;入境游人数与大连、宁波同在百万人次水平上,与其他城市的差距明显。在医院卫生院人均床位上,青岛床位紧缺程度位居全国第九,每万人床位数仅28.726个。

立足趋势

青岛国际城市建设面临四大挑战

挑战一:全球经济放缓导致外需拉动减弱

青岛属于典型的出口导向型和外需拉动型城市,世界经济的增速变化与全球外需的变化对城市发展的影响较为明显。青岛市出口市场主要集中在美国、日本、韩国、德国、英国、澳大利亚、法国、加拿大、意大利等发达国家,在全球经济整体放缓中,上述国家经济的增长前景对青岛出口市场前景极为关键。

2009—2050年主要国家年均GDP增长率预测显示,美国、日本、韩国、德国、英国、澳大利亚、法国、加拿大、意大利等青岛出口市场目标国家的经济增速普遍放缓,而印度、印尼、阿根廷等青岛非主要出口市场目标国家的经济增速前景看好。从青岛出口的前景看,面临着外需拉动减弱、开放新优势待培育的挑战。

挑战二:中国崛起机遇中的城市竞争挑战

当前,全球化出现了主题升级、内涵扩展的发展趋势。一方面,经济全球化进程从单一的贸易自由化走向投资、贸易的自由化,要求各国实行更高水平的开放。另一方面,金砖国家等新兴国家的国际话语权逐渐增强,以多边合作为主的深层次区域融合推动全球秩序更加依赖区域治理结构。

在贸易规则质变的背景下,全球经济重心从发达经济体向新兴经济体转移的速度加快,中国将成为全球经济的重要力量。在中国崛起机遇下,国内众多城市正在加速竞争以赢得先机,成都、武汉、南京、杭州、深圳经济增速可观,与青岛可能产生竞争的城市基本都拥有了国家级新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武汉、合肥等城市争取到全面改革试验区红利,广州、深圳、上海、福州、厦门、天津、西安、成都、重庆、郑州等城市在自贸区建设上已领先青岛抢滩成功,竞争愈加激烈。

挑战三:新旧动能转换的挑战

创新驱动成为全球城市摆脱危机、发展升级的新引擎。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将形成历史性交汇,这场变革是信息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是以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核心,叠加新能源、新材料等方面的创新突破,将对世界范围内的服务业发展和制造业转型产生革命性影响。

这一转变带动了全球经济从全球生产网络向全球创新网络升级,一批主要担当信息流动、知识流动和人才汇集枢纽节点的城市崭露头角,成为国际创新中心,开始成为国际城市发展的新标杆。

北京、上海和深圳依托强大的综合实力、人口规模和便利快速的对外联系,更加重视开放的制度环境,以实现对全球创新资源的整合利用;深圳、上海等城市更加重视引进跨国高层次人才,使城市创新系统面对不断更新的知识和技术;杭州、宁波、深圳、成都和西安等城市更加重视吸引著名的高科技企业和鼓励大学、研究机构开展研发合作,抢占科技创新高地;武汉、天津、合肥等城市更加重视资本与创新要素的结合,引导并鼓励风险投资等资本市场的发展,为创新提供有效保障;天津、武汉、南京等城市更加重视发展科技中介服务,为每个创新环节以及各环节的有机连接提供更为完善的服务;北京、深圳、杭州等城市更加重视建设高科技开发区、各类创新平台等创新空间载体,以形成创新活动的集聚优势,有效提升知识创新的空间承载能力。在全国众多城市纷纷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步伐的竞争背景下,青岛面临的挑战进一步加大。

挑战四:绿色发展带来的挑战

发展理念上,绿色发展将成为必然的主流。据权威机构预测,未来随着全球人口增长和中产阶级的壮大,对粮食、水资源和能源的需求大约将分别上升35%、40%和50%,而获得这些必需资源的途径将因气候变化问题而进一步恶化。

经合组织预计,到2030年,全球将有近一半的人口面临严峻水资源压力;未来15—20年内,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将带动全球对能源的需求上涨50%。从青岛实际看,制造业占比较高、重化工业较为发达、现代服务业占比相对不高的现实,决定了青岛在绿色发展转型、单位GDP能耗降低、碳达峰等方面面临的挑战仍然较大。

面向未来

在国际城市体系中找准方位

面对网络化的世界和国内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青岛必须确立新的发展坐标和发展理念,在国际城市体系中找准方位,在提升城市能级上积极作为,加快推进城市国际化,在全球分工体系中向高附加值、高效率、高辐射的服务经济环节转型,尽快进入国际城市体系的高级群落。

国际方位:中国立足东北亚面向亚太的联系枢纽和国际门户

中国的城市体系是一个开放的系统,是全球城市中的一部分。GaWC排名显示,中国的香港、上海和北京三座城市列入全球排名前十位,青岛晋级全球二线城市。青岛在中国现有城市体系中的全球联系度较高、国际节点功能突出。从国家面向世界的开放功能层级上来看,青岛应承担重要的门户功能。

从空间关系看,青岛处于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北京、上海两大国家中心城市之间,既承接京津冀和长三角两大城市群的辐射带动,又是两大中心连通东北亚的重要节点。立足未来世界发展趋势和在国际城市体系中所处方位以及资源禀赋,青岛应该发挥自身的全球联系优势和区位特色,对内带动山东,与京津冀形成互动,向西辐射沿黄流域,向北辐射东北三省。对外面向东北亚,联通日韩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进而成为带动中国北方、面向世界开放、整合全球资源要素的新高地。

功能定位:贸易、创新、金融领域的国家级服务中心

明确国家中心城市建设的核心功能是国内城市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普遍做法。国家《服务经济创新发展大纲(2016—2020)》指出,将包括青岛在内的14个城市打造成为具有较强辐射功能的国家级服务中心。国家级服务中心,是在全国或特定的区域范围内,承担金融、贸易以及生产性服务业等多种功能,作为全国或区域经济的控制与决策中心,具有强大的辐射服务功能,能够渗透周边城市和带动区域共同发展。

从城市制造、金融、科技、文化等四项功能看,青岛的金融和科技功能较为突出,制造和文化功能相对较弱。结合当前的核心竞争力,青岛国际城市的功能定位目标是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家重要财富管理中心、海洋特色的国家创新中心、国家国际贸易中心,据此最终形成国家服务中心。

[责任编辑:张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