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没有马云的青岛,这一次能赶上杭州吗?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新的赛道,新的机遇,这一次青岛能抓住吗?青岛的马云和华为又在哪里?

每次讨论青岛错失的互联网机遇,总有一件事被人拿出来反复品咂——2004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新锐奖”晚会上,马化腾向张瑞敏推销QQ,遭到后者婉拒“感谢你的动听说辞,但这没有说服我”。

后来,有人在网上评论说“一个连QQ都不用的CEO,难怪海尔没办法转型互联网”。实际上,错失“腾讯”的不只是海尔,如今风光无限的深创投同样看走了眼。当年,走进腾讯考察的是靳海涛,投资界的大佬、传奇。当年,他对腾讯的评价是“看不懂”。

张瑞敏说过一句非常著名的话: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洞察力如此敏锐的两人,也没有看透即将来临的互联网时代。诚然,我们不能也没有资格以“马后炮”的心态去评说当年的擦肩而过,用完美的标准去苛责别人,事后诸葛般的评论,无论哪般措辞都有失公允。

城市的气质决定城市的商业命运。以制造业作为“立市之本”的青岛,未能抓住互联网的第一个风口,实属意料之中。10多年过去,互联网的下半场,5G横空出世,被遗忘的制造业一夜之间成了互联网企业急需的“场景”。

新的赛道,新的机遇,这一次青岛能抓住吗?青岛的马云和华为又在哪里?

“上青天”的宿命

2004年,马化腾在寻找金主之时。“二马”的另一位马云,好歹有了一点积蓄。“在2004年我才有点现金,钱还是在百万以内”。彼时,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淘宝成立不久。但是,眼光长远的马云决定将支付宝从淘宝网分拆独立,为阿里之后的腾飞埋下了另一个伏笔。

那一年,作为全球领先的家用电器制造商,海尔的营收突破了百亿。此后,海尔和阿里,青岛和杭州开始在各自的路上狂奔。2005年,青岛工业总产值突破5000亿关口,是1978年的88.4倍,年均递增18.1%。2010年,青岛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突破万亿大关,成为全国第九个“万亿”城市,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排名第三,仅落后于深圳和广州。

这是属于青岛的高光与荣耀深刻。

可惜的是,与大多数制造业城市一样,沉溺于走惯的道路,缺乏技术创新,没有抓住互联网大潮的制造业很快遇到了瓶颈。

青岛工业总产值在2015年达到峰值18019亿元后,此后却一路下滑,到2018年已跌至11389.78亿元。3年间“缩水”了三分之一还要多。

另一个数据更加惊人:阿里巴巴2017财年的总收入是海尔、海信、青啤三家企业全部收入的72%,净利润是青岛这三家企业总和的6.4倍。

今年前三季度,杭州GDP10511亿,实际增长6.7%;青岛市9768.9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增长6.4%。

或许是巧合,或许是宿命。传统的制造业城市,在上一波互联网经济中几乎全部折戟,曾因制造业名闻天下的“上青天”无一例外。

10年前,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为什么上海出不了马云”之问,让“错失”互联网的上海,陷入沉思。

而天津,成为媒体口中“被互联网遗弃的城市”。

距离北京仅有35分钟的城际车程,从北京的中关村到国贸需要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往返京津的时间。但即便如此,天津也没有诞生什么有名的互联网公司,天津的互联网人还在苦苦挣扎,艰难地面对窘境。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上海逆袭对青岛的启示

这两天,今年1-10月份互联网业务收入数据公布。

数据显示,1-10月,互联网业务累计收入居前5名的广东(增长10.9%)、上海(37.1%)、北京(19.4%)、浙江(36.5%)和江苏(7.2%)共完成互联网业务收入7366亿元,占全国(扣除跨地区企业)比重达86.5%。

上海,增速第一。

曾经成就过陈天桥,资本、人才和商业环境丰厚的上海,不可能在互联网领域缺席太久。虽然没有诞生BAT,但在互联网格局初定的情势下,上海的拼多多和趣头条依然用“农村包围城市”征服了市场。此外,上海还有UCloud、小红书等一众知名互联网公司。

兜兜转转十年后,上海的互联网公司历经沉寂,回春,再到激进,在很多方面正在赶超杭州。在中国,或许只有上海这片沃土才能在夹缝中逆袭,其强大的内生动力是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但上海的逆袭之路中,尤其是马云拥抱上海的姿态,给位居北方的青岛另辟蹊径提供了借鉴。

关键词是“场景”二字。

举例来说,截至2018年末,上海拥有各类持牌金融机构1605家,全国第一。所有人都清楚,诸如移动支付、区块链、征信业务等面向未来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只有上海才能提供足够的想象空间。

马云更是明白,对于蚂蚁金服而言,没有比上海更好的场景试验场。正因为如此,阿里将诸多新技术的试水地放在了上海。支付宝除了为上海各公共服务部门开设“窗口”,提供了数量全国第一的百余项服务,还早早成了上海的纳税百强。

当互联网发展到“下半场”,场景成为了稀缺资源。

上海有金融业,青岛有制造业。不敢说青岛的制造业全国第一,但实力位居前茅,还是妥妥的。

青岛是中国工业门类最为齐全的城市,无论是高铁、家电、轮胎,还是纺织、食品等等,均为5G时代的产业升级提供了“试验场景”。而上述行业,也只有通过与新技术的结合,才能真正迈向高端。

“青小岛”曾与一位在深圳创业的港大学生交流,他说之所以选择深圳,是因为这里有完整的产业链、各种实验室,一旦产品进入制造和测试环节,很快就能找到合适的材料和场所,这是香港达不到的。

同理,拥有各种制造企业的青岛,正是互联网企业梦寐以求的。

这一次,瞅准了机会的青岛没有丝毫犹豫,已经出台《青岛市5G产业发展行动方案》(2019—2022年),提出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大规模开放各种5G应用场景,特别是推动5G与工业互联网深度融合,积极探索研发设计、视觉检测、视频监控、智慧物流、巡检运维等重点工业应用场景的创新应用。

胡润研究院近日发布的《2019二季度胡润中国潜力独角兽》榜单中,中国潜力独角兽企业总数上升至79家,其中山东两家,分别是青岛的有屋和海尔消费金融。

青岛有屋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其核心竞争力是率先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到传统的家庭场景,是国内第一家实现全屋语音控制的智能家居企业,于2018年12月完成12亿A轮融资。

海尔消费金融则是由海尔集团、海尔财务公司、红星美凯龙、绿城电商及中国有赞五家大型企业集团共同发起成立。

起码说明了一个事实,传统制造业在新技术时代,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青岛不比深圳差”

新的赛道上,竞跑已经开始。

“内力”不足的青岛放低姿态,如饥似渴地寻找“外脑”。在2019年5G元年,华为、腾讯、华讯方舟、商汤科技等一线企业,一波接一波或受邀或主动来到青岛。

青岛的主政者一一接见,为他们站台,并推动项目落地。这一次,青岛在起跑线上就不能落后于人。

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说,通过5G等新一代信息技术赋能高端制造业,开放场景,形成示范,力争做超高清视频产业的领先者、虚拟现实产业的领跑者、人工智能产业的创新者。

除了青岛,杭州、深圳、成都等城市都发布了5G产业发展规划。西部城市成都,定期发布“5G应用场景需求清单”,将企业需求集中展示,与外界寻求合作,力度之大之实由此可见。

青岛:将依托5G精品网络,以5G产业集群为主力军,以5G产业赋能为主攻方向,攻坚“网用产研”四大目标、十大工程,聚力构建全国领先兼具青岛特色的“5G+”融合创新生态圈。

杭州:将深入实施15个5G重点工程到2022年,杭州将打造成为全国5G网络建设的先行区、5G融合应用和创新孵化的示范区、5G产业发展的集聚区,5G网络建设规模和水平领先全国,5G业务应用、技术研发和服务能力全球领先。

成都:要以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5G产业聚集地为主攻方向,突出抓好网络供给、应用示范、生态构建和产业培育“四大主要任务”。其中,应用示范中提出,要着重推动5G在超高清视频、智慧医疗、智能驾驶、无人机、工业互联网、智慧城市等垂直行业中的应用,打造全国创新应用示范区。

深圳:强化政府引导、企业主导、产学研用协同创新模式,组建高水平研发平台,在5G关键元器件等领域实现重点突破,抢占5G技术创新制高点。到2022年底,在新型网络技术、高效传输技术、通信芯片等方向取得一批标志性成果,打造5G全球专利和标准创新策源地,力争获批1家国家级制造业创新中心。

从定位上看,青岛侧重于赋能产业,杭州侧重于生活应用,成都的定位和青岛类似,深圳则是研发和应用并重。

“5G应用,青岛在全国处于领先,实际上不比深圳差,青岛港的智慧码头就是非常成功的应用案例。”青岛市工信局一位负责人说,全国的城市都处在同一起跑线上。

与此同时,青岛也希望借此机会,培育自己的5G领军企业。

在11月15日举行的“发现未来的青岛华为”民营经济创意会暨青岛市民营企业100强发布会上,王清宪说,希望全市民营企业家奋发图强,围绕发展5G、人工智能、机器人、虚拟现实、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兴产业前瞻布局,努力成长为青岛未来的华为、腾讯。

前途光明,道路曲折。5G是公认的风口,但至今仍没有出现一个“引爆点”,最先飞起来的“那头猪”尚未现身。

不管怎么说,时代给了青岛一个机遇。话说狠一点,未来10年能不能赶上马云所在的杭州,就看这一回了。

本文授权转自:青小岛(ID:QingXDao)

作者:青山子

[责任编辑:庄建成]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