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青岛专栏 | 晓瑀:早春的青岛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青岛是一座可人的城市,新城有新城的好,老城有老城的美;新城大气时尚,老城温润又耐人寻味。

青岛是一座可人的城市,新城有新城的好,老城有老城的美;新城大气时尚,老城温润又耐人寻味。

青岛的季节也是,似乎没有哪一个季节不宜人。北方的冬天或多或少都是有一些寂寥的,而一场瑞雪便足以抵消掉所有的暗淡。时下正是早春时节,海边的木栈道上,清晨的时候仍然会有一层薄薄的霜,冰雪已经消融,草木还没有萌发,园中的腊梅已经迫不及待的开了。

生活在青岛,有一件看似平常,却又有些奢侈的事情,你可以在每一个季节自然而然的拥有一片山海。海风和煦地吹过来,天空瓦蓝瓦蓝的,这样的时节最适合缘海而行。蔚蓝的大海静静地浮着远山,像淡淡的水墨一般。洁白的海鸥在海面上凫游着,法国梧桐的枝条把天空分割成诗词一般的韵律。这样的光阴最适合虚度,漫无目的地游走,去感受这个城市当中,每一处动人的细节。

我骑着单车一路向西,在碧海蓝天里,逐渐靠近老城的红瓦绿树。

第一海水浴场的钟表楼安安静静地立在沙滩上,这是这座海水浴场最著名的地标。都说“洗海澡,吃蛤蜊”是青岛的标配,这蛤蜊可以在家里吃,而“洗海澡”是必须到海里面才能完成的。是的,青岛人管到海边游泳就叫“洗海澡”。以前在老城工作的时候,夏天,差不多每个中午都来游泳,印象最深的是被太阳炙烤的滚烫的沙滩,赤脚走在沙滩上的感觉,炽烈到了心里。

总体而言,青岛的老城是纯粹的欧式风格,如果仅仅是从图片上看,有时候你真的觉得自己面对的是某座欧洲的小城。而青岛老城当中几处非常有名的地标却是中式的,比如栈桥逥澜阁,再比如小鱼山上的览潮阁都是。青岛前海海滨的水族馆和海产博物馆也都是中式琉璃瓦的屋顶,时时刻刻的提醒我,这是一座中西合璧的城市。

在青岛长大的孩子,大抵是一定来过水族馆和海产博物馆的。我小的时候就曾经跑大老远来看过海豹,还看过鲸鱼和各种大鱼小鱼的标本。

那个年代在青岛长大的孩子,一定有一张和水族馆的合影。青岛水族馆是中国最早的水族馆,在上个世纪30年代初就建成了。

再往前走就到了鲁迅公园,鲁迅公园的主入口是一座绿色琉璃瓦的中式牌坊,这里的红礁、碧浪、青松和幽径成就了青岛海滨的美景。

过了鲁迅公园的正门,向着大海的方向是一路下坡,这条路叫做琴屿路,一直通向小青岛,小青岛也是青岛著名的地标,岛上有一座好看的白色灯塔,“琴屿飘灯”是青岛著名的风景。

从小青岛公园的入口处隔着胶州湾的湾口,可以望得到西海岸的凤凰岛,

青岛海边的礁石很好看,很多礁石都是锈红色的,和蓝绿色的大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海面上有航船缓缓地驶过,让画风变得灵动了起来,我甚至可以看得见海对面修造船基地里面的那些龙门架。早春的天气就是这么的通透,就如同青岛人的性格。

中国唯一的海军博物馆,就在青岛湾里面,这里展示了许多军舰潜艇和水上飞机之类的, 是吸引人的好去处。

再往前走,我就可以隔着青岛湾的海面看到著名的青岛栈桥了,对于老青岛人而言,栈桥一定是一个每个人都去过,而想起来有很多年没上去过的地方了。

相比较那些高楼,我更喜欢红瓦绿树的青岛,喜欢青岛这种山海城浑然一体的模样。

老城的每一栋房子都有自己的故事和传统,

每一栋建筑都见证过这座城市的前世今生。

江苏路上的法桐还没有发芽,这是我熟悉的老街,还是那宠辱不惊的模样。

海边的人很少,我可以悠悠然地骑着我的单车前行,

说实话,我很少在这么好的天气里看到一个没有人的栈桥,而青岛的美,就在于他的恬淡安然,不至于那么的拥挤和嘈杂,静若处子。

栈桥正对着的这条路,便是最有名的中山路了,这里曾经是青岛最著名的商业街,道路两旁的店铺林立,记载着青岛的荣辱与繁华。

广西路上的许多老房子,如今已是修葺一新,很多房子的色彩非常鲜艳,红色黄色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我想并不是每个城市都能够承担得起这种个性张扬的美。建筑保留了德国北部和北欧那种鲜明的风格,许多都带着尖尖的塔楼,装饰精美的山墙会作为建筑的正立面,正对着街道,展示着异域风情的美丽,这便是青岛的与众不同了。

早春的蓝天,把这些老房子衬托得格外精神,我喜欢这些老建筑,因为这些老房子除了自己最初的实用功能,早就成为了这座城市文脉的一部分,成为了青岛这座城市的精神符号。

德国胶澳提督府旧址门前的这条路叫做青岛路,这是一条以自己城市名字命名的道路,也是青岛最早的城市道路之一了吧?不知道你是否注意过青岛市道路名牌的颜色,青岛市的道路名牌有两种,蓝色的和绿色的。大致为东西走向道路为蓝色的路名牌,南北走向包括南北向的斜街则为绿色。青岛路的路名牌就是绿色的,道路向南,直接通向大海。

青岛路一号是德国领事馆的旧址,是一栋很漂亮的洋房,

蘑菇石砌成的院墙典雅而厚重,这栋房子后来成了孔家的资产,孔家把它捐给了政府,如今它也叫作南园孔子纪念馆。从这栋建筑黄色的山墙立面上,我们可以看到它建成的年代是1899年,地地道道的老房子了。

这栋房子见证过青岛这座城市最初的时光,

也伴随着这座城市经历了后来的似水流年,

青岛的老房子里承载了太多关于这座城市和生活里在这座城市里的人的故事,成为了无言的历史。我把我的单车和这一栋有故事的老房子定格在早春的蓝天下,作为对这个早春的纪念。

阳光把树的影子斑斑驳驳的投在人行道上,仿佛在向我铺陈城市故事的脉络,在这样的光影里,让我觉得时光如水这样的形容,的确是非常贴切。

我在老城当中穿行,在一些有历史的墙面上,我还可以看到当年镶嵌在上面的路名牌,

对于现代的年轻人来说,这些路名牌也是有历史的老物件了。城市当中最能打动人的往往就是这些细节。

我喜欢在青岛老城的寻常巷陌当中漫无目的地游走,老城典型的街道都不宽,常常有很大的坡度,根据地势,沿着山势而行。

就连那些水泥的电线杆和架空的电线也可以成为老城当中的风景。

没有哪一个地方比青岛的老城更适合去感受红瓦绿树,碧海蓝天的醉人风情了。

每条路都可以曲曲弯弯地通向大海,每一个充满烟火气的小院落,都可以把场景幻化为别人眼中的诗和远方。

这些年,老城小街上的店铺多了起来,很多人不舍昼夜地在这里消磨时光,对于终日忙忙碌碌的我而言,看上去十分奢侈。

街角的路标把你引向不同的目的地,引向最抚凡人心的城市况味。

路边的小店非常符合城市的气质,一切都是很文艺的样子。

在城市这些最初的街道当中,我可以深切地感受到浓浓的市井气和文化融合的味道,这已经逐渐变成了城市的文化品格。

有很多的细节都是中西合璧的样子,

一切都刚刚好,不温不火又从容不迫。

这个早春正是疫情肆虐的时候,有一些小店没有开门,有一些咖啡店已经开门纳客了。

墙头的花猫望着石板凳上被做成雕塑的小猫,让有历史感的街道有了一些生气。

青年旅馆安安静静的守候在这里,

小小的咖啡店不止一家,就在街角守候着你。

除了咖啡,你还可以在这些小院子当中找到撸串的地方,

就连普普通通的青岛本地饺子馆,在青岛的老城也变得文艺起来,小店的门口写了一张便条,“只做外卖,不接堂食”,这应该是应对当下新冠肺炎很好的方式了。

除了吃的喝的,小小的杂货店也可以开的很有情调,

在青岛的老城里,你可以找到摄影的小伙伴,也可以找到做手工的工作间这里总是有一些去处来释放你的能量,消磨你的时光!

人们常常会说城市是一本打开的书,在岛城的街道里才可以感到这座城市的气质,与光鲜的外表相比,这样的美是内在的,是一种腹有诗书的不动声色。这样的城市,叫你如何不爱它?

有时候小院鲜艳的色彩,会立刻让我的心情明快起来, 张扬的色彩又让我深切地感受到这座城市的活力。

阳光把我的影子投射在街道上,我觉得我更好地融入了老城的内心。

黄县路上有一座骆驼祥子博物馆曾经是老舍先在青岛寓居时的住所,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地方。我常常会想起在这栋老房子里以茶代酒的畅谈,想起那探出墙外的泡桐花香!

平平常常的小院子,如果有了故事,便会变得不同。

院子里有一棵高高大大的银杏树还没有发芽,每年收获的季节,这个树上都会结很多的白果。四月里这里的泡桐花就会开了,那时候这小院一定更美。老舍的《 骆驼祥子》就是在这个小院当中写成的。

上个世纪30年代,青岛非常著名的荒岛书店,如今已经复建在博物馆的隔壁。

除了老舍,我还也可以看到萧红等一些知名作家的名字留在这里,老城曾经集聚过许多的文化人,给这座城市留下了许多动人的传说。

偶尔遇见墙面上的一些涂鸦,也成了种装饰, 其实任何一种艺术形式和表达方式,只要得体都无伤大雅。

我骑着单车拐到大学路上,青岛美术馆长长的红墙如今已经成为了网红。

大学路和鱼山路拐角的地方,更是成为了游客来青岛打卡的文艺地标。其实在它网红之前,我就经常留意这里,每每驻足。如今我在这里停留,并无媚俗,实在是因为这里太美!

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我的车轮经过被阳光定格的光影,沿着鱼山路上坡,

静静地呼吸着老城的气息和阳光的味道。

鱼山路上有梁实秋先生的故居,他在这栋小楼当中翻译过《莎士比亚全集》。

坡度太陡,我只能推行,沿着一条小路走到了青岛老美术馆的墙外。我觉得并不是很多人从这个角度欣赏过青岛独特的美。我可以近距离的看到大殿建筑檐角上的走兽。我注意到骑凤仙人的后面,居然跟了十个走兽,这应该是把古建筑教科书上能够用的走兽都用全了,就算是跟故宫的太和殿相比,也不算少了吧?

在青岛的城区,大家注意的多是那种欧式的风情,却常常忽略了这近在咫尺的古典美。

飞檐的檐角下面挂着风铃,

更高更远的地方是蓝得有些醉人的天空。若不是这种无心的漫游,也许我永远也抵达不了如此动人的风景。

与仿古建筑毗邻的,便是纯粹的欧式风格建筑,

这样的画面只能是中西合璧,只能用珠联璧合,相得益彰来形容。

飞檐的下边是长长的柱廊,我透过红叶石楠墨绿色的叶子凝望,仿佛听得到历史的足音在我的内心回响。

再往前走,我又路过了洪深和沈从文的故居,曾经有许多文化名人曾经在这里安居,并且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对我来说,这只是平常的遇见,我既不会像外地游客那样表示出特别的惊讶,也不会流露出特别的欢喜。因为对于我而言,肯定没有哪一座城市,会让我比对青岛更熟悉。

从老城一路向东,我路过了汇泉广场,也路过了中山公园,仿佛从历史当中逐渐回到当下。

我路过了八大关,这些美丽的街道留下过我许多美丽的时光。嘉峪关上的悬铃木还没有发芽,我已经开始想念那些绿树成荫,春暖花开的日子。

回到东部的新城视,野开阔了起来,海边上有人正在阳光下的浅水中采集海菜。

海鸥还在海面上,悠闲地觅食。

远处的海面上有巨轮缓缓的驶来青岛是一座连接世界的城!

一段早春的骑行归来,让我再次重温了青岛的好。 春天已经来了,春光不可以辜负。若到青岛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责任编辑:冯亚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