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山东,路在何方?
青岛

破局山东,路在何方?

2020年07月23日 19:54:47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原标题:破局山东,路在何方?

来源 | 南风窗

7月22日,山东省新任省长李干杰在当选的第二天就召开了记者见面会。

“第三、第四季度如果没有大变化,(山东省经济增速)回升到去年、甚至比去年(同期)高的6%左右,是可能的。”李干杰对山东经济走势作出如是预测。

这个预测如果成为现实,就意味着我国经济总量前三名的省份不会发生变化:还是广东第一,江苏第二,山东第三。

从上半年的经济数据看,广东省GDP增速同比下降2.5%,总值为49234亿元;江苏同比增长0.9%,总值为46722亿元;山东同比下降0.2%,总值为33025亿元;浙江同比增长0.5%,总值为29087亿元。

李干杰说,去年山东全年经济增速是5.5%,今年一季度同比下降了5.8%,二季度同比增长了4.6%,整个上半年同比下降0.2个百分点。

李干杰认为,山东和全国一样,面临的是经济发展新常态。在这种情况下,牺牲一点速度,追求经济的高质量发展,远比眼前的增速高一点、低一点,财政收入多一点、少一点,面子好一点、差一点,更有决定性意义。

对比过去10年,全国经济第三的山东与广东、江苏差距越来越大,当下正是各地探求新动能的关键时期。对比之下,让市场对疫情之下山东经济复苏引发新的担忧。众所周知,疫情激发了产业自动化、智能化发展需求,新基建热潮也随之而来。

毫不夸张地说,后疫情时代,发展数字经济是大势所趋,也是一种指向未来的隐性竞争,对于曾迷失10年而错过前一轮互联网产业发展机遇的山东而言,能否奋力追赶,实现弯道超越?

破局山东,路在何方?

本文转载自“南风窗”,内容已获授权

ID:SouthReviews

作者:何欣

存量和差距“新解”

谈及山东经济,大多数人似乎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山东经济发展不行了,但这种思维的前提是,和全国两个经济优等生——广东和江苏相比。

但很少有人知道,山东曾经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和它们不分伯仲,甚至还超过它们。Wind数据显示,在1992年南巡谈话之前的40多年,山东在80%的时间里都霸占着全国第一、第二的位置,其中,有7年山东GDP位列全国第一。即便是迷失了10年后的今天,山东经济依旧是全国第三。

或许,山东过去的辉煌只会更加映衬当下经济发展的失利,但它是认识山东现状的起点,也代表着山东经济发展有着不容忽视的存量基础。

细数下来,山东的存量基础内涵丰富。首先,山东常住人口超过1个亿,全国总人口不过14亿,山东占据1/14,庞大的人口意味着巨大的内需市场,在存量经济时代,显得弥足珍贵。

破局山东,路在何方?

近年来,山东荣成市重点发展特色海洋旅游产业,如今特色海洋旅游已逐渐成为荣成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

其次,一直以来,山东都是工业大省,工业总产值及工业增加值居全国各省前三位,因大型制造企业林立,在民间,山东有“群象经济”之称,以化工为例,山东拥有全国3成的化工产业,如此强大的工业存量,在全国区域并不多见。

再次,山东还是全国第一个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下称“试验区”),如果说当下山东庞大的工业存量基础,对经济贡献不如从前,那么以试验区发展思维来看,这些工业存量基础正是新旧动能转换的根基。

后疫情时代,存量基础能否盘活,新基建的作用不容小觑。今年,新基建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各地纷纷发布新基建投资计划,据不完全统计,已发布省份的新基建投资总额达50万亿,让新基建成为一股热潮。

错过了过去互联网高速发展的10年,山东自然不愿再错过此次新基建的热潮,据《山东省新基建建设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山东将围绕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重点领域,谋划储备新基建项目101个、总投资483亿元。

破局山东,路在何方?

济南至泰安高速公路是山东省高速公路规划网的“纵六”并行线,目前该工程进入最后冲刺阶段,高速建成后,从济南至泰安只需半小时左右

熟悉情况的人都知道,山东布局新基建,更多的是因为当下产业发展的困境。作为制造业大省,因研发投入不足,与同为制造业大省的江苏相比,山东高技术制造企业发展缓慢。

第四次经济普查数据显示,2018年,山东规模以上高技术制造业企业法人单位R&D(即研究与试验发展,以下简称R&D)经费支出占规模以上制造业的比重为17.0%,而江苏则要高出8个百分点。相应地,山东规模以上高技术制造业企业法人单位为1979个,占规模以上制造业的比重为5.7%,江苏此类企业法人单位是山东的2倍多,占比高出山东整整5个百分点。

此外,在互联网产业发展上,山东与江浙等沿海经济发达省份的差距更大。2018年末,山东“互联网和其他服务”的营业收入为175亿元,而江苏“互联网和其他服务”1225亿元,是山东的7倍多,然而,放眼全国,江苏的此项指标并不是最亮眼的,隔壁浙江此项收入达到4729亿元,广东为2819亿元。

山东的高新制造业和互联网产业发展不足,当地对人才的吸引也大打折扣。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连续三年,山东都是净流出,流出人口总数达80万。而数字经济发达的杭州,2019年人口净流入55.4万。

5月28日,山东济南人才市场恢复现场招聘活动,并举办现场招聘会,供求双方免费参加

5月28日,山东济南人才市场恢复现场招聘活动,并举办现场招聘会,供求双方免费参加

不难看出,山东产业发展的现实基础是:一边有着庞大的工业存量资源待盘活,一边又是新兴产业发展不足困境。

后疫情时代,特别是在新基建浪潮背景下,山东发力数字经济寻求出路的路径逐渐清晰:一方面,用以5G、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助力企业、行业数字化转型,实现新旧动能转换,盘活存量数字经济;另一方面,增加研发投入,或借助科技巨头在创新、人才、产业链的优势,为新兴产业发展打造良好的行业生态,从而赢得数字经济的增量。

存量数字经济转换

和全国其他在发力新基建、发展数字经济的省份相比,山东的力度可谓强大。

近两年,山东连续发布了《山东省数字政府建设实施方案(2019-2022年)》、《山东省支持数字经济发展的意见》、《山东省数字经济园区(试点)建设行动方案》等多个政策文件,发力数字经济。

去年5月,山东省提出将支持济南、青岛、烟台打造全国领先的数字经济集聚地和新型智慧城市标杆,到2022年,全省数字经济占GDP比重由35%提高到45%以上。

两年的时间,数字经济比重提升10%,这样的底气源于山东有庞大的工业存量基础。在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平台的加持下,如果引入新技术,让这些工业存量实现数字化的转型升级,就能转化为数字经济存量,这是山东发展数字经济的特色方式,也是可行的赶超捷径。

山东青岛科技创新园的某公司内,营销人员正通过广交会直播平台推介出口产品

山东青岛科技创新园的某公司内,营销人员正通过广交会直播平台推介出口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山东从正式出台文件发展数字经济和山东获批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均在2018年。已过去了两年,山东为新旧动能转换设立了新的“十强”产业,其中涵盖既有旧动能的转型升级和新动能、新产业的培育,两年共完成865个新旧动能转换优选项目,完成投资2407亿元。

提到山东的新旧动能转换,就不能不提山东的国企。山东国企庞大的体量对当地经济发展贡献不小,如去年已披露相关数据的23家企业2019年的交税费总额达686.61亿元。另据《经济导报》统计,已发布2019年财务数据的26家山东省管国企,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4517.17亿元,净利润为544.54亿元。

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是新旧动能转化的重要路径,如果国企能率先实现数字化转型,不仅能盘活存量数字经济,也能带动产业链上的中小企业加快数字化转型。如何实现?以5G、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基建是关键,以华为为代表的科技巨头则是得力的助手。

目前,华为和山东的海尔、海信、山东能源、国网山东、山东黄金等企业合作,涵盖制造、能源、港口、交通、电力等行业,并且初见成效。

工人在山东省青州市一家汽车制造企业的冲焊车间内生产作业

工人在山东省青州市一家汽车制造企业的冲焊车间内生产作业

以国有大型骨干企业——山东黄金集团为例,其旗下的三山岛金矿是全国机械化程度最高的黄金矿山之一,但由于三山岛金矿纷繁复杂的自动化设备,设备之间的工业数据接口,彼此不开放,且大部分生产设备和工艺管理系统之间也相互独立,导致出现该金矿设备间数据无法互联互通,智能化应用缺乏等难题,这也是整个矿山行业在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化发展中面临的共性问题。

如何克服?“懂行”的华为中国政企业务为三山岛金矿提供了“一云一湖一平台”的智能矿山解决方案。具体来说,借助华为数字化集成平台,三山岛金矿实现了内部生产系统、管理系统、安全系统、自动化控制等众多“烟囱”式应用和数据的全联接,并构建了采集、存储、计算、分析挖掘和应用的统一大数据平台,为三山岛金矿未来建设一流矿山运营调度中心,实现可视化运营、24小时远程运维等提供了技术、平台支撑。

基于类似的服务实践,目前,华为推出了“3个1+N+5”的智能矿山整体架构,包括矿山一张网、矿山一朵云、矿山一平台,以及N个应用与决策指挥中心、安全生产中心、综合集控中心、智能巡检中心以及经营管理中心“智能矿山五中心”,将极大提高矿山运营效率、避免矿山安全事故。

华为推出的“3个1+N+5”的智能矿山整体架构

华为推出的“3个1+N+5”的智能矿山整体架构

不难发现,这些企业数字化转型实践的背后,正是华为中国政企业务多年来专注于行业数字化转型、坚持做行业“懂行”伙伴的集中式输出,也是山东数字经济发展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懂行”企业助力构建数字生态

后疫情时代,各地都在借助新基建发展数字经济,如何避免同质化,实现差异化发展是山东数字经济发展的另一难题。

梳理山东发展数字经济的政策和措施,记者发现,山东发展数字经济的路径是培育数字经济园区,并以园区为平台,推动人才、资本、技术、数据等生产要素的集聚,并引入科技巨头企业,发挥其龙头效应,构建数字经济行业发展的生态。

早在去年,山东就确定了36家省级数字经济园区试点建设名单,且省级财政分期投入3600万元奖补资金,用于扶持首批数字经济园区建设。

今年更是推出细化举措,如《山东省数字经济园区(试点)建设行动方案》对园区的创新能力、高新技术产业数量、研发及科研机构数量、软件著作权数、制定标准数等均有明确的考核指标,并有清晰的发展目标,到2021年,全省建设完成20个省级示范数字经济园区(试点)和10个省级成长型数字经济园区(试点)。

山东某“卫星工厂”内,工人在加工羽绒服。这家羽绒服生产企业以总部为中心,建设3处“卫星工厂”,辐射带动周边经济

山东某“卫星工厂”内,工人在加工羽绒服。这家羽绒服生产企业以总部为中心,建设3处“卫星工厂”,辐射带动周边经济

有了平台,发展数字经济的关键要素便是掌握核心科技和专业人才。在《山东省支持数字经济发展的意见》(俗称“19条”新政)中,从数据资源供给、基础设施建设、维护运营等方面都有相应的支持。如在引进人才的政策、奖励方面,山东对从省外海外引进、按照常规程序不能满足快速引进需要的杰出人才和领军人才,采取“一事一议”的方式,最高给予5000万元的资助。

科技和人才最佳的载体是头部科技企业,引入头部科技企业也实现一举两得。创新技术输出、科技人才培养、生态伙伴的引入,这些都是懂行的华为中国政企业务构建产业生态的精髓,也让ICT生态产业链在山东逐步壮大。

具体在山东数字经济发展中,华为不仅以技术优势,推动与山东省各级政府的合作,加快多个政务大数据、软件开发、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基础设施和联合创新中心在山东落地,为当地数字经济的发展提供底部支撑。同时,华为还注重科技人才的培养,与山东大学软件学院、山东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等合作,开建18个网络基地,最近3年为当地培养了大量ICT技术人才。

破局山东,路在何方?

筑好凤凰台,引得凤凰来。有了创新中心和科技人才做保障,华为的产业链优势让全国1100家生态合作伙伴扎根山东,在疫情让全球产业供应链重塑的契机下,凭借山东和华为的强强联合,可以预见,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山东企业融入山东数字经济生态链。

“今天的投资结构,就是明天的产业结构;今天的产业布局,就是明天的发展格局。”如今,全国老三的山东大力布局数字经济,定将为其在未来的发展竞争中增添新的机会和希望。

凤凰网青岛综合

来源:南风窗(ID:SouthReviews)

破局山东,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