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还有多少沦为“烧烤摊”的产业园?
青岛

山东还有多少沦为“烧烤摊”的产业园?

2020年07月25日 17:56:25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市级重点项目,曾经规划的高大上动画产业园竟然沦落为大排档、烧烤摊。另外一个计划投资20亿的电商项目,也是市级重点,如今被附近居民开荒种菜。

《问政山东》关于淄博的报道,刷新了人们对“市级重点”的新认知。

实际上,这样的问题并不仅仅存在于淄博。以《问政山东》近来的5期节目为例,日照的海洋产业园变为洗沙场、菏泽的航空小镇鸡鸭鹅乱跑、德州平原县700亩地闲置8年,几乎每期节目都有类似的内容。

如果只是某一地出现这样的情况,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但多个地方发生同样的事情,则需要警惕,引起足够的重视。普遍性问题背后,往往具有制度上的弊病。同时,也难免让人对重点项目产生质疑,难道号称投资数亿甚至几十亿的大项目,竟如此之“水”?

本文授权转自/©青小岛(ID:QingXDao)

撰文/©青山子

编辑/©茗萱

1

为什么规划中高大上的项目,就是落不了地或者搁置呢?

从记者的调查中不难看出,上述提到的多个产业园都有政府深度参与的身影。

日照海洋生物产业园曾是市重点打造的项目,十多家企业耗费大量资金修建厂房,最后却荒废,用来洗沙。负责园区运营的日照市钢铁配套产业园服务中心工作人员透露,原来的海洋生物产业园区属于日照国际海洋城项目之一,2012年6月启动建设。但在2016年12月28号,日照国际海洋城管理体制发生变化,整个工业园区停了下来。

公开资料显示,日照国际海洋城是10多年前日照提出的发展战略,规划面积160多平方公里,目标是日照市城市总体规划发展的“第三极”。但2016年底,日照市委、市政府发文决定取消日照国际海洋城,转型为海洋文旅集团。

政府的一项决策,决定了企业的生死、产业园的存活。管理体制的变化,导致10多家企业的建设资金打了水漂,这个锅甩回政府,一点都不冤。

淄博海联国际动画产业园也有当地政府背书。

产业园一名工作人员说:“现在这个园子我们自己说了不算,我们规划的很好,但是现在成不了项目,很多房子都倒不出来,政府没弄利索。”

项目难产肯定有多种原因,不能听信产业园工作人员的一面之词。但其话语明显透露出,政府之手在其中发挥了不小作用。

德州700亩地闲置之事,山东金地恒新能源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这样说:“我们这边当然愿意落项目,但是领导不愿意落,咱有啥办法呢?”

在中国城市的发展路径上,政府作为招商引资以及一地产业的主推手,有许多成功的例子,比如合肥家电、芯片产业的成功,与当地政府的深度参与息息相关。他们之所以做成,一条重要经验在于,经过科学论证认定的事,扶持到底,坚持到底。

山东几个产业园反映出的问题恰恰与外地成功的经验相悖,要么承诺不兑现,要么规划有变更。但是无论如何,都应该给相关企业一个交代,不能听之任之耗下去。否则,损害的是政府的信用以及当地的营商环境。

若要改变,必须改掉政府决策的“随意性”,尤其是人为的因素。

菏泽规划的航空小镇现状

2

除了政府之手,有的项目则有脱离当地实际之嫌。说好听点是“超前规划”,说不好听点则是缺乏科学论证,“盲目跟风”。

新旧动能转换需要新兴产业,山东为此提出发展“十强”产业,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能源新材料、智慧海洋、医养健康、绿色化工、现代高效农业、文化创意、精品旅游、现代金融。

不过,发展新兴产业首先要摸清自己的家底,有没有产业基础、人才支撑和发展前景等等。盲目的大干快上,结果往往很惨,参与方都不得利。

位于淄博高新区的国润食品电商基地项目总投资20亿元,总规划用地约450亩,目标是打造以低温仓储、食品冷链物流为特色,以电商、交易展示、仓储配送为主营业务的食品电商基地。

然而这个淄博市重大项目如今却只有一座四层烂尾楼。由于项目长期不落地,园区的大部分空闲土地都被附近居民开荒种菜。

电商产业在南方已经相当成熟,北方则鲜有成功的案例。究其原因,是南方早早确立了产业生态优势,人才聚集、技术领先。所以,北方城市进军电商领域要慎之又慎。

同样的例子,还有菏泽,前两年提出打造“航空小镇”。

根据菏泽2018年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实施规划,重点支持泊鹭飞机海王水陆两栖运动飞机项目建设。项目建设的目标是建设生产车间、仓库、陆上跑道、水上跑道、综合办公楼5S展厅和培训学校、飞行俱乐部等,建成后可年产水陆两用运动飞机1800架。

不可否认,通用航空前景巨大。但由于其特殊性,在缺少明确的国家政策之前,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缺乏科学论证,盲目上马项目,并非山东独有,最近爆出的贵州贫困县狂烧400亿景区,亦属于此类。

3

山东爆出的多起问题,也暴露出山东的干部生态、考核体制,亦需要进一步改进和完善。

产业园荒废、大项目搁置,许多被采访的领导表达了这样的思想:项目立项了,列入省级或市级重点后,怎么推进就不管了。

投资建设,确实是企业行为、企业的事。但是,当这些重点项目出现问题后,是不是要想办法解决。如果解决不了,是不是换企业?放任不管,本身就是不作为。事不关己的态度,更是让人心寒。服务企业,本来就是分内事。

针对产业园变为洗沙场等问题,日照市长李永红说,宝贵资源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感觉非常痛心。下一步,日照市政府将以这两个案例为例进行深入的分析,去查找有没有规划论证不充分、听之任之放任自流的问题,深入查找工作自身的原因和背后的原因。同时,按照省里的部署要求,全面开展低效用地的排查整改。

对于航空小镇出现的问题,菏泽市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平表示“感到意外”。对于当地发改部门工作人员的回复,陈平表示,只要是列入了省重点项目,那么就要持续跟踪调度,这说明有些部门对职责认定不清,实际上也是不担当不作为的表现。

在重点项目被亮丑之后,日照等地对部分干部进行了问责。不过,这仅仅是针对个案的处理,并没有形成制度性的处罚、问责机制。

重点项目作为一地经济发展的压舱石,应有明确的监督推进体系。缺乏制度性的保障,和相应的奖惩举措,一方面会出现“重点不被重视”等状况,另一方面,也容易导致“重点项目”水分多。没有处罚,在政绩观的压力下,不排除会出现项目“注水”。

4

对重点项目的推进,山东也在尝试新的办法。

今年6月,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办公室印发《关于公布省新旧动能转换重大项目库前三批优选项目调整情况的通知》。

通知明确,对因市场环境变化、产业政策调整、新冠疫情影响等原因难以推进实施的137个项目调出重大项目库,调出项目将不再享受相关政策支持。

客观来讲,能进入省级项目库的大项目,都不是“等闲之辈”。各地市肯定都是奔着将项目做成的目的来推进的,遭遇不可抗力,也有情可原。

不过,从《问政山东》曝光的案例看,有些项目难推进的原因,不完全是“因市场环境变化、产业政策调整、新冠疫情影响”。从这一角度看,省级层面还是给各地留足了面子的。

还有一点值得说说,各地经常报道称,签约N个项目投资N亿元、投资增长多少等等。场面轰轰烈烈,但后期项目真正落地了没有?好像没有人去较真。以至于很多项目只存在于新闻报道之中。但是,不要忘了,支撑经济增长数据的一定是一个个看得见摸得着、经受得起时间考验的具体项目。

山东如今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旧动能去除了,笼子腾出来,但新动能落不下,笼子空置,会影响整体大局,延长阵痛期限。因此,山东有必要找出每一个调整出库项目背后真正的原因,汲取教训,避免公共资源的浪费。

同时形成相应的考核机制,对于调整出库项目较多的地区,给予一定的处罚,以儆效尤,戒掉好大喜功的浮夸风,提升入库项目的质量。

如此,产业园沦为大排档的事,才不会再发生。

山东还有多少沦为“烧烤摊”的产业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