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战略里的青岛与济南
青岛

国家战略里的青岛与济南

2020年09月04日 18:59:49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原标题:国家战略里的青岛与济南

来源:青城山说(ID:qingchengshanshuo)

要说国内区域性协同发展的重大国家战略应该有5个,即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

目前,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4大国家战略已经出台规划纲要,唯一未出台的是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

已出台规划纲要的4个国家战略里,南方3个,北方1个,仅从数量上来看南北是不平衡的,当然背后是更加不平衡的南北经济发展差距。

国家在2019年9月份提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重大国家战略未尝没有平衡南北国家战略、振兴北方经济的初衷。

在另外4个国家战略实施如火如荼的时候,黄河沿岸的城市都在盼着“久旱逢甘霖”,如今在8月31日终于迎来了重要一步。

在这一天,高层会议审议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规划纲要》。而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曾明确提出编制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规划纲要,现在,这一规划纲要已经编制完成,就等颁布了。

下面,我们分析下山东的双子星城市济南、青岛在这一国家重要战略里怎么发挥自己的作用。

济南:建设黄河流域中心城市

今年以来,济南已经N次提到要“建设黄河流域中心城市”,甚至以前要“誓死”竞争的国家中心城市今年都鲜有提及,可见济南“建设黄河流域中心城市”的决心。

济南为什么这么积极、热心“建设黄河流域中心城市”,无疑是想在这一重大国家战略里分一杯羹。

其实,济南也完全有这个底气和能力去“建设黄河流域中心城市”。

在历次涉及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会议里,都提到过这些城市或城市群:

一是强化西安、郑州国家中心城市的带动作用;

二是郑州、西安、济南等中心城市和中原等城市群加快建设;

三是推进兰州-西宁城市群发展,推进“黄河几字弯都市圈”协同发展,发挥山东半岛城市群龙头作用,推动沿黄地区中心城市及城市群高质量发展。

可见,领导单独提到的城市只有西安、郑州、济南三个城市,这是黄河流域真正的三个中心城市,济南“建设黄河流域中心城市”名副其实。

提到的城市群有中原城市群、兰州-西宁城市群、黄河几字弯都市圈、山东半岛城市群,其中中原城市群主要是郑州,兰州-西宁城市群主要是兰州、西宁,黄河几字弯都市圈主要是西安、银川、包头、呼和浩特、太原等城市,山东半岛城市群主要是济南、青岛、烟台等城市。

山东半岛城市群定位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龙头,在黄河流域的经济发展中必将起到带头大哥的作用。

济南作为山东省内黄河下游流经的唯一大城市,无论是在黄河流域三大中心城市的定位上,还是山东半岛城市群的龙头引领上,国家在给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这一重大国家战略政策利好时,都不会绕过济南。

另一方面,黄河沿线没有一个中国GDP前十的大城市,而另外4个国家战略里都有,这不符合重大国家战略的定位。

领导在提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重大国家战略时,曾说过一句话:区域中心城市等经济发展条件好的地区要集约发展,提高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这是黄河流域的现实决定的。

黄河是一条地上悬河,生态保护压力要远大于长江、珠江。这一国家战略名字叫“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生态保护”在“高质量发展”之前,说明生态保护要优于经济发展。

生态保护是需要很大的土地空间的,那么经济发展的空间就会压缩,所以“区域中心城市等经济发展条件好的地区要集约发展,提高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

这就是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重大国家战略能够给予济南的另一份利好,经济和人口将加速向济南聚集。

上面说过,黄河流域有西安、郑州、济南三大中心城市,西安、郑州都是国家中心城市,济南排第3位,济南的影响力将集中在山东省内的黄河下游。

青岛:担当黄河流域经济出海口

下图是黄河流域示意图:

上图可知,青岛不在黄河以及黄河的任何支流沿线。

上面涉及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会议里提到了很多城市,然而并没有青岛。

在人们的感观里,黄河流经山东西北部,从东营入海,与山东东南部的青岛相距甚远,很难说有什么关系,除了引黄济青工程让青岛人民喝上了黄河水。

然而,青岛却是黄河流域最高调的一个城市。

今年8月8日,以“东西互济、陆海联动、开放协作、共促‘双循环’”为主题的2020·青岛·陆海联动研讨会在青岛市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

在这次研讨会上,沿黄九省(区)省会(首府)城市、胶东经济圈五市以及部分陆港企业和现代服务业企业进行深入交流探讨,推动形成东西双向互济、陆海内外联动的开放新格局, 奏响了新时代的“黄河大合唱”。

甘肃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李荣灿,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王莉霞,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孙立成,西安市委副书记、市长李明远,山西省政协副主席、太原市市长李晓波等多位沿黄省市的重量级领导参加了这次会议。

在这次会议前后,兰州市党政考察团、呼和浩特市党政考察团分别与青岛签署了《协同推进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合作协议》。

此前的6月4日,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率青岛市党政代表团一行远赴兰州,实地考察黄河兰州段保护治理、防洪工程建设、黄河风情线大景区规划建设。

这一系列操作下来, 青岛俨然成了黄河流域带头大哥的“感脚”。

这样的反差还是蛮大的。一边是涉及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会议里没有提到青岛,青岛不在黄河沿岸;另一边是青岛积极融入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国家战略,高调组织沿黄省市陆海联动研讨会,与沿黄城市签署《协同推进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合作协议》。

青岛的这些操作很容易让人有蹭热点的感觉。其实,青岛这么操作还是有一定依据的。

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国家战略明确包括山东半岛城市群,那么作为山东半岛城市群经济龙头的青岛,没有任何脱离开去的理由,青岛的积极参与更是青岛勇于担当的表现。

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在多个场合说过 “青岛是黄河流域九省区的经济出海口”。

黄河的地理出海口是东营,这无可辩解。

但黄河是一条地上悬河,不能满足通航的条件,无法像长江那样起到交通要道的作用。不能通航的黄河、淤积黄沙的出海口,反而制约了东营的发展。

作为一个重大国家战略的经济出海口,得满足优良港口、便捷交通、大城市的三大条件 ,便捷的交通、优良的港口便于货物、人流疏散、运输,大城市的完善配套是作为“经济出海口”的基础。

黄河下游的最后一个大城市是济南,我们可以从济南出发找出海口。东营三个条件都不满足,可以排除。

然后周边符合条件的城市只剩下天津、烟台和青岛了。

天津深居“渤海”这一中国内海湾底,对外货物疏散程度上不如青岛这样的“外海”港口。另外,天津已经是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的出海口了,也不太好意思再竞争黄河流域经济出海口。

烟台港口倒是可以,但经济上较为薄弱,城市级别也低,与济南等沿黄大城市的交通干线也不多,并不是一个优质的经济出海口。

青岛港作为世界十大港口,又是山东港口集团的总部所在地,港口优势突出。公路上,青岛有青银高速直插黄河流域腹地;铁路上,济青高铁、鲁南高铁将把济南、郑州等沿黄大城市与青岛连在一起;航空上,青岛即将通航胶东国际机场,这是一所4F级别的机场,便于青岛与黄河流域各省市的联系。经济上,青岛目前是黄河流域经济总量最大的城市,又是副省级城市、计划单列市。

可以说, 黄河流域若是需要一个经济出海口,那么非青岛莫属。

从上面的描述可以看出,济南定位于黄河流域中心城市,青岛定位于黄河流域经济出海口,都符合两个城市的现状和事实,是济南、青岛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国家战略中争取政策利好的支撑。

但是,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毕竟是一个以生态保护为主的国家战略,在经济方面能下放多少利好还有待观察。

因此,现阶段济南、青岛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国家战略中获得的利好更多的体现在两个城市自发组织的经济联动、区域协同,而两个城市正在这方面发力。

来源:青城山说(ID:qingchengshan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