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机场要启用!青岛新一轮城市扩建来了!
青岛

新机场要启用!青岛新一轮城市扩建来了!

2021年07月12日 18:28:13
来源:凤凰网青岛

一座城市在实现能级跃升的过程中,总伴随着机场、火车站等大型公共交通枢纽的升级。

7月12日,备受瞩目的青岛新机场启用时间终于敲定。

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局空中交通管理局发布最新通知,明确青岛地区空域方案于2021年8月12日零时正式启用。青岛胶东国际机场全面具备转场运营的条件,将于2021年8月12日零时正式实施转场运营,并同步关闭青岛流亭国际机场。

新机场的启用,无疑让青岛进入了能级跃升的关键时刻。那么,这座4F级机场,对于打造“大青岛”发展格局的青岛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它的启用,又能否带动青岛新一轮城市扩建?

1

青岛新机场启用时间敲定

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局空中交通管理局7月12日发布最新通知,明确青岛地区空域方案于2021年8月12日零时正式启用。青岛胶东国际机场全面具备转场运营的条件,将于2021年8月12日零时正式实施转场运营,并同步关闭青岛流亭国际机场。

公开资料显示,青岛胶东国际机场位于胶州市胶东街道前店口村,为山东首座4F级国际机场,致力于成为“世界一流、国内领先”的东北亚国际航空枢纽,打造集航空、铁路、公路、城市轨道等多种交通方式于一体的综合枢纽。

胶东机场一期工程占地16.25平方公里,总投资360.39亿元。规划到2025年,可满足旅客吞吐量350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50万吨、飞机起降30万架次的保障需求。

自2010年青岛市委、市政府提出迁址建设青岛新机场的构想后,这一项目便备受关注。

2011年,青岛新机场被纳入“十二五”发展规划纲要,定位由原先的普通干线机场提升为区域性门户枢纽机场;2015年6月26日,青岛胶东国际机场奠基开工,随后青岛新机场便进入了开工建设阶段;2019年3月,青岛胶东国际机场主体工程完工;2020年6月,青岛胶东国际机场工程建设全面竣工,随后青岛新机场便进入漫长的等待开通的过程。

2020年7月18日,青岛胶东国际机场空管自动化校飞成功;2021年1月27日顺利完成试飞;3月4日,通过民航建设工程行业验收和使用许可审查,已具备通航条件。及至7月12日中国民用航空局空中交通管理局发布的最新通知,意味着新机场的启用正式进入一个月的倒计时。

事实上,自青岛新机场建设全面竣工以来,关于其将何时启用的传闻便在坊间不断流传。而从青岛新机场开工建设到敲定启用时间期间,国内先后有北京大兴、成都天府等4F级别机场投入运营。

如今,这座4F级别机场启用时间已经正式敲定,标志着青岛作为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的定位进一步深化。当然,胶东机场的到来,带来的影响必然还有更多。

2

胶东国际机场

会是另一座浦东机场吗?

浦东国际机场

谈及4F级别的机场对于一座城市的影响,不妨先以同为4F级别的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作为参照。

1999年,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正式启用,彼时上海方面就对这座机场赋予了极大的期望,不仅要分担虹桥机场的客流,更要借此打造上海国际航空枢纽的地位。

在青岛机场官网上,针对胶东国际机场的介绍中就提到,“青岛新机场将建设成为与区域一体化发展相结合的国际化区域性枢纽机场,成为地区经济增长的强力新引擎。”可见,青岛对于新机场同样寄予了很高的期待。

可以说,青岛启用新机场,就是在打造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语境下的必选项。当然,作为打造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的其中一环,航线的数量以及客流量均是关键的考量标准。

今年3月28日民航夏秋航季到来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计划日均航班总量达到1500架次以上,基本恢复至2019年同期水平,而机场的国内客运量、国内航班量更均已大幅超越2019年。

再看青岛,根据《2020年民航机场生产统计公报》显示,青岛流亭机场旅客吞吐量为1456万人,即便是疫情影响之前的2019年,青岛流亭机场年旅客吞吐量在2555万人左右,同期浦东机场年旅客吞吐量则为7615万人。

由于目前国外疫情防控形势仍不明朗,航班架次与客流量较疫情之前还有比较明显的下降。事实上,目前流亭机场的容量也还未达到饱和,依然满足继续使用的条件。但由于流亭机场只是4E级别,从远期来看,并不能完全匹配城市的发展能级。

因此,从短期来看,级别更高的胶东国际机场完全可以满足青岛乃至整个胶东经济圈的出行需求,但未来随着胶东五市人口数量的继续增加,仅靠这一座机场能否承载起一个区域的人口出行需求,同样也要画上一个问号。

对于旅客而言,更加关注的是机场周边的交通配套问题。这其中,运量最大、速度最快的地铁,自然是关注的焦点。

浦东国际机场是直达市中心的上海地铁2号线起点站,旅客通过乘坐地铁可以很便捷地通达外滩、南京路等上海市中心地段,而胶东机场启用后,近期只开通了8号线北段,且只通达青岛北站,距离市中心还有一定距离。

虽然旅客前往市区也可以选择高铁或机场大巴,但这两种方式要么没有地铁覆盖面积广,要么没有地铁通勤时间快,因此旅客大概率还是会选择地铁作为最主要的交通工具。

尤其是青岛又是一座旅游城市,每年旅游旺季大量旅客都会通过飞机抵达。如果没有便捷的交通,不仅会影响旅游体验,进而影响对青岛的印象。

而一旦不能拿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对整个城市的未来发展都将产生连锁反应。毕竟,之于一座城市,金杯银杯都不如百姓的口碑。

当然,我们也要客观看到新机场启用后的亮点。如机场客运班线覆盖了如日照、诸城、高密、海阳等周边地市,有利于增强区域辐射力;再如机场大巴府新大厦、北村城市候机楼、黄岛瑞源名嘉汇、城阳区政府4条线路实施全天候托底运行,最大程度满足夜间以及清晨旅客出行需求。

这些,都是一座运转体系完备的机场以及一个成熟的城市,在发展过程中必备的素养。

另一方面,在全球民航业仍处在疫情带来的巨大影响之下,浦东机场作为疫情发生前中国民航国际旅客量最大、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枢纽,能够恢复至疫情发生前的水平,不仅在于其对机场闲置资源的重组、与航企密集的联动以及客货运产品线的丰富,更在于其机场内部配套设施的不断创新。

如规划设置航站楼电子导航地图,方便旅客尤其是中转旅客精准查询动线,就体现了一座成熟的4F级别机场,精细化管理的水平。对于胶东机场而言,想要真正成为浦东机场这样的国际枢纽,靠的不仅仅是航线数量与人流量,更要做好机场常态化运营过程中的精细化管理。

一流的城市,需要一流的交通设施,而一流的交通设施需要一流的配套服务与管理水平做背书。

人们常说,上海是“大上海”,上海之大不仅仅在于城市面积大、经济实力强,还体现为各类基础设施的发达与完备。对于打造“大青岛”发展格局的青岛而言,同样要学会借鉴上海之长——精细化管理水平。

最后,一座大型机场还能让城市更加开放。如浦东国际机场,因为拥有更多跑道、更完备的起飞设施,吸引了更多航司入驻,国际航线也开得越来越多,夯实了上海国际航空枢纽的地位。

青岛新机场的开通,能否吸引来更多的航司,增加更多的航线,进而服务青岛经济发展大势,将成为新机场之于青岛的价值之一。

尤其是在RCEP签署后,结合上合示范区以及青岛自贸片区等国家战略的落地,青岛势必将走到对外开放的最前沿。能否通过新机场启用的契机,加强与全球尤其是日、韩、东盟国家以及上合成员国的联系,对于青岛深化“双节点”优势将产生重要的影响。

因此,新机场的启用已然成为青岛在新发展阶段的必然选择。

综上,浦东机场的发展经验或许不能完全为青岛新机场未来的发展走向提供参考,但通过其一些已有的经验做法,也能看到新机场对于青岛可能带来的变化。

3

与主城区渐行渐远的新机场

要打造怎样的凌空势力?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机场,最重要的职能还是服务百姓的出行需求。对于一座机场的真实评价,最终还是要参照百姓的意见。

青岛新机场相较流亭机场,距离主城核心区较远,这意味着,一旦遇到航班晚点或极端天气等突发问题,前往主城区的客流如何缓解,将是个棘手的问题。

固然,前往主城区的客流可以通过网约车、机场大巴等方式解决,但因为路程的增加,势必会增加通勤成本,因此相关部门需要找到最佳的解决方案,平衡出行需求与通行成本。

同时,随着新机场规模变大,高峰时段极有可能产生瞬间的交通压力,为新机场周边道路正常通行带来负担。到时,地面交通压力又该如何缓解?

而且值得关注的是,在我国,机场的吞吐量符合经典的“二八定律”,绝大多数旅客都集中在了头部的几个大型机场。新建的胶东机场能否摆脱这一定律并最大程度吸引客流量,值得关注。

但新机场的启用也会对城市发展带来利好。

最直观的便是新机场所带来的新一轮城市扩建。其中,依托新机场设立的青岛胶东临空经济示范区,是全国17个国家级临空经济示范区之一。新机场的启用,让这一国家战略拥有了承载地。

今年以来,临空经济区已经引进了44个项目,总投资468亿元,其中机场配套类项目8个,临空产业类项目36个,已开工项目29个,总投资229亿元。

未来,新机场启用不仅将补上青岛临空经济产业链最重要的一块拼图,亦将有助于形成资源集聚,从而形成产业聚集高地。

由于机场是公共基础设施,有外溢效应,在国内机场运营大多处于亏损的前提下,如果能够发挥机场的社会经济功能,在机场的周围引导产业合理布局,将很有可能变“止血”为“造血”。

毕竟,虽然机场本身需要政府补贴,但机场周围核心产业的升级、土地的升值、经济的繁荣可以覆盖对机场的补贴,避免政府财政压力过大。

此外,新机场的启用,体现了青岛向北发展的思路。这对于想要拉大城市发展框架的青岛而言,无疑是极大的利好。

作为新机场所在地的胶州,不仅坐拥新机场,同样也有上合示范区这一国家战略,围绕机场产生的物流运输、人才交流以及临空经济区等的建设,都将首先实实在在惠及胶州。

依托新机场,胶州已将自身打造成为集航空、铁路、公路、城市轨道等多种方式于一体的“全通型”综合交通枢纽,实现了1小时通达青岛全域、1.5小时覆盖半岛主要城市的目标,在距离上加速融入胶东经济圈。

对于在“十四五”时期被明确为主城区地位的胶州而言,新机场无疑是让其实现能级跃升,加速融入主城区的关键所在。

并且,由于民航业投入产出比为1:8,在经过新一轮城市扩建后,将为以胶州为代表的北部城区,提高知名度、拉动经济发展。从长远来看,交通设施建设又往往能够引导需求,这意味着新机场的启用,将培养全新的市场需求,从而对北部城区发展带来深远的影响。

诚然,胶东机场有平衡青岛南北发展差距的意味,但同时也可以说新机场寄托了将胶东五市,尤其是青岛与潍坊拧得更紧的美好愿景。

随着青潍一体化推进,新机场将让青岛与潍坊、胶州与高密进一步拉近距离,有助于让两地实现更深层次的交流对接,同时也将更好地发挥青岛在胶东经济圈中的龙头地位。

最后,航空业是衡量一个城市经济发达的重要标志。与铁路、公路相比,民航仍是造价最高的交通方式,机场的建设规模和枢纽程度直接代表了城市与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

尤其是当城市竞争进入白热化的阶段之后,谁能拥有更多的资源,谁就有望在未来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如此而言,新机场之于青岛的意义也就不言自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