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南京禄口机场病毒感染之谜,青岛如何防范?
青岛

探究南京禄口机场病毒感染之谜,青岛如何防范?

2021年08月01日 06:58:43
来源:凤凰网青岛

7月26日21时,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疾控中心接到山东省疾控中心《关于对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进行协查的函》。

经调查核实,7月20日,双鸭山市宝清县居民王某等6人与南京市江宁区疾控中心报告的无症状感染者陈某同乘游轮,被判定为密切接触者。

值得关注的是,王某等6人近期来过青岛,曾乘坐动车、网约车、地铁、飞机等交通工具,并在影院、商场等公共场所停留。

7月29日下午,青岛市委副书记、市长赵豪志对疫情防控工作作出了安排部署,强调要加强重点地区来青返青人员管控。而继7月29日发布紧急提醒之后,7月31日青岛疾控再次发布紧急提醒,要求7月6日以来有江苏南京,7月10日以来有辽宁大连、沈阳,四川绵阳、成都、宜宾,江苏宿迁、扬州,7月17日以来湖南张家界(特别是7月22日晚魅力湘西剧场)旅居史,以及与四川泸州,广东中山、珠海,安徽马鞍山、芜湖,湖南常德、长沙、株洲,北京昌平,江苏无锡、淮安,重庆江津等地市阳性病例行程轨迹有交集的人员,立即向所在社区(村)报备。

7月30日,南京召开第十场新闻发布会通报疫情防控最新情况。会上明确,引起本次疫情的病毒源头,为一架7月10日俄罗斯停靠禄口国际机场的航班。

从起初的防控不利,到人员管理、人们的猜测、内幕的揭示、官方的发布都在质问这一点:机场,是如何被”攻破”的?南京,是如何“失守”的?(详情:南京机场病毒感染之谜)对于启用在即的青岛胶东国际机场而言,又该从中吸取到怎样的经验教训?

撰文/庄建成

审校/张慧

曾到青岛4天,乘坐动车、飞机等黑龙江6名密接者行动轨迹公布

7月28日,青岛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关于宝清县6名密切接触者在青活动情况的特别提醒。

根据7月27日宝清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关于紧急寻找同乘人员公告,该县6名密切接触者曾于7月21日-24日在青活动。宝清疾控部门调查其在青活动轨迹如下:

密切接触者1王某和密切接触者5陈某某,两人于7月21日14:33乘坐烟台至青岛D6046次列车3车,于16:29到达青岛站,步行入住青岛市河南路16号2单元201室民宿。19时在夜市用餐,20时返回住处。7月22日,9时步行到青岛栈桥海边游玩,打顺风车到碧桂园小区楼下用餐,用餐后到碧桂园小区休息。晚18时到上马街道本盛海鲜饭店用餐,21时回碧桂园小区住处。7月23日,中午12时打车(车牌号鲁B0P3K0)去青特赫府小区民宿住宿,14时到万象汇商场购物,19时返回住处。7月24日,早4:40打车(车牌号鲁BT2895)到达青岛流亭机场,7:20乘坐山东航空SC8753次航班,于9:30到达佳木斯东郊机场。

密切接触者2孙某某、密切接触者3郭某某、密切接触者4齐某某和密切接触者6王某某,4人于7月21日14:33分乘坐烟台至青岛D6046次列车3车,于16:29到达青岛站,步行入住青岛市河南路16号2单元201室民宿。19时在夜市用餐,20时返回住处。7月22日,9时到青岛栈桥海边游玩。13时步行回到宾馆(河南路16号),17时步行到青岛二十二店海底捞。饭后到四楼电影院看19点场电影《中国医生》,观影结束后步行返回宾馆。7月23日,8时到宾馆楼下吃小笼包。9:30乘坐地铁3号线由青岛站到青岛北站,换乘1号线到正阳中路下车,去青特赫府小区民宿住宿,14时到万象汇商场购物,19时返回住处。7月24日,早4:40打车到达青岛流亭机场,7:20乘坐山东航空SC8753次航班,于9:30到达佳木斯。

根据宝清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公告显示,目前正紧急寻找:7月21日11:29乘坐蓬莱到烟台的K8325次列车4车;7月21日14:33乘坐烟台至青岛D6046次列车3车;7月24日7:20乘坐青岛至佳木斯山东航空SC8753次航班;7月24日11:11乘坐佳木斯至宝清K5147次列车9车与密切接触者的同乘人员。

那么,这六名来自宝清县的密切接触者,究竟是什么时候成为密切接触者的?

曾与无症状感染者同乘游轮

据“双鸭山发布”报道,7月20日,双鸭山市宝清县居民王某等6人曾与南京市江宁区疾控中心报告的无症状感染者陈某同乘游轮,而陈某曾于7月20日自驾前往烟台市蓬莱区旅游。

以下,为该确诊病例在蓬莱的活动轨迹:

该确诊病例于7月20日上午8:00自驾到蓬莱,7月20日晚23:11离蓬。8:28自驾行驶至港南路“渔号码头”酒店附近;8:29停车、存车,共5人下车;8:30在渔号码头酒店门口与售票人员交谈;8:31该5人进入渔号码头酒店,在前台售票处逗留;9:20该5人通过售票大厅安检处经过安检后乘坐“和航祥龙号”赴长岛。17:10该5人乘“长岛金珠号”返蓬。于17:27到“向阳渔家乐”登记入住,并在该店一楼大厅就餐。20:06至21:23,其中4人(包括该确诊病例)由利群超市西门进入,先去地下超市购买生活用品,返回一楼东侧门购买了土特产,并在一楼商场活动,从西门离开,步行返回住处,21:27办理退房手续驾车离开。离蓬期间,当日22:52至23:09,在G228国道方家立交桥西壳牌加油站加油,23:11由S17蓬栖高速离开蓬莱。

根据宝清县疾控中心此前发布的6名密接者轨迹显示,7月20日9:20王某等6人在烟台市蓬莱区乘坐“和航祥龙号”赴长岛,10时登岛,16时乘“寻仙号”返蓬。显然,让王某等6人成为密接者的,就是20日9:20所乘坐的“和航祥龙号”。

而在7月26日,陈某已被判定为确诊病例。而截至7月30日24时,南京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90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1例。

值得关注的是,此轮南京本土疫情,已在江苏、安徽、广东、四川、辽宁、湖南等7省超10地市出现了“外溢”病例,这些感染者以及密接者的轨迹,还涉及山东、浙江、黑龙江等多个省份。

令人揪心的是,除南京外,湖南张家界同样也是近期备受关注的一座城市。据官方通报,26日诊断的大连市3例无症状感染者、27日诊断的大连市1例无症状感染者等病例,共同指向张家界7月22日晚魅力湘西剧场。

经评估,当晚第一场(18:00-19:00)魅力湘西所有观众属于高风险人群。目前,该场演出有多少观众还不得而知。但根据张家界市武陵源区人民政府官方微信“武陵源发布”此前发布的一则消息显示:

7月19日晚,张家界魅力湘西大剧院广场游人如织,能容纳3100人的剧院座无虚席。

伴随着暑期来临,张家界魅力湘西为了满足游客的文化观演需求,每天常态化连演4场,日接待人数超过1万人。

透过各地出现的多起聚集性疫情可以看到, 广大群众自觉做到不扎堆、不聚集、不串门,对当前疫情防控仍然至关重要

而这场关联多起疫情的魅力湘西演出,也为青岛等旅游城市敲响了警钟。 固然现在是一年中的旅游旺季,正是城市旅游业发展的“黄金期”,但在吸引游客前来“打卡”的过程中,各景区以及室内场所要做好相应的防疫措施,严控游客数量,将高质量的精细化管理水平落到实处。

7月29日,青岛疾控发布紧急提醒,提到:近期,南京疫情传播链再延长,感染者接近200例,已外溢多省市,活动轨迹越来越复杂。我市正值旅游旺季,大型活动多,人员交流密切,输入风险增加,防控压力加大。

29日下午,青岛市委副书记、市长赵豪志也对青岛的疫情防控工作作出了安排部署。

赵豪志提出,要坚决避免出现疫情防控漏洞,对重点人群核酸检测“应检尽检”,并 强调要将防疫端口前移, 加强重点地区来青返青人员管控,第一时间做好核酸检测、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和健康随访

随后的7月31日,青岛疾控又再次发布紧急提醒,指出近期传播的关键点是热门景区、大型演出、游船等项目。 显然,青岛官方也意识到了当前疫情防控的严峻性。 为此,青岛市疾控中心也从及时主动报备、合理安排出行、错峰出行 等6方面提出了健康提醒。

再说回南京本土疫情。传播能力强、传播速度快是此次疫情的突出特点,而在南京当地27日召开的发布会上,也正式公布了引发本轮疫情的毒株—— 德尔塔变异毒株

毒株锁定德尔塔变异毒株,新机场启用在即的青岛如何防疫?

7月27日上午召开的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相关情况发布会上,本次疫情的溯源结果公布——引起疫情的毒株是德尔塔变异毒株。

7月27日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江苏工作组医疗救治组专家、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党委副书记邱海波表示:目前,德尔塔已成为全球疫情流行的最主要的毒株,德尔塔具有传播能力强、传播速度快、发病症状不典型等特点。

那么,到底什么是德尔塔毒株?下图将通过详细说明,让您更加了解引发此轮南京疫情的“元凶”。

值得关注的是,此轮南京本土疫情主要集中在禄口国际机场以及周边地区,感染者包括机场工作人员以及到过机场的司机等;而从南京外溢的感染者中,大多都有在禄口机场乘机或经停的行动轨迹。

而在7月30日,南京市委市政府召开了第十场新闻发布会通报疫情防控最新情况。发布会现场通报了引起本次疫情的病毒源头,为一架7月10日俄罗斯停靠禄口国际机场的航班。

据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介绍,本次疫情早期报告的机舱保洁员病例的病毒序列与7月10日俄罗斯入境的CA910航班报告的1例输入病例的基因序列一致。

经过调查发现,这些保洁员工参加了CA910航班的机舱清扫,工作结束以后,因为防护洗脱不规范,可能造成个别保洁人员感染,继而在保洁员工之间扩散传播;同时该公司的保洁员同时保障国际和国内航班的垃圾清运,机场其他工作人员由于接触保洁员或者被污染的环境而感染。

显然,各个机场尤其是国际机场的防疫,又将成为各地“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工作的重中之重。

考虑到青岛胶东国际机场即将于8月12日正式启用,透过此次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出现的疫情,青岛又需要从中吸纳怎样的经验教训?

一方面是国内国外航班要彻底分开,国外航班必须进行闭环管理。

目前,几乎所有感染者的行程都与禄口机场T1航站楼相关联,而结合禄口机场的航站楼业务功能划分可以发现,T1航站楼为全国内航站楼,T2航站楼为国内国际航站楼。

这一次,禄口机场保洁人员首先被国际航班垃圾所感染,然后病毒在保洁人员中传播,病毒从负责T2国际航班的清洁工,传染给了负责T1卫生间等地保洁的清洁工。接下来,就导致了部分在T1航站楼的乘客被感染。

对南京而言,T1与T2航站楼本就应该划分为不同的业务功能,但却出现T2航站楼这样同时承接国内国际进出港任务的航站楼,无形中增加了病毒传播的风险。

同时,对于机场入境区域的一线工作人员,不仅没有防护到位,还与国内航班的工作人员混流,无疑增加此轮疫情社区传播的风险。

对胶东机场而言,因为其“东北亚国际航空枢纽”的定位,在投入使用后必然将承担大量的境外客流。因此,在疫情防控环节同样需要做好国内国外航班的分离以及境外航班的闭环管理。

另一方面,则是要提升机场的运行效率以及应急处置能力。

这里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排名:今年6月份以来,受多重因素影响,南京机场运行效率在全国千万级机场主要运行效率指标均排名靠后。

对此,7月14日民航局约谈南京机场运管委并指出:对于运行效率长期偏低情况,机场运管委领导未引起足够重视,参与协调力度不足;航班计划调整组织不利,存在实际调整比例低于预警,调整总数与调整明细数量不一致等情况;与周边空管部门协调手段和精细化程度不高,运行数据共享力度不足,协调效果未达预期。

或许正是此前对于一系列应急事件的处置并不到位,加之日常又疏于管理,便导致了此轮南京本土疫情在禄口机场出现。

众所周知,民航运输系统与其它交通系统一样,都是一个高度复杂、运行精密的系统。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可能产生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结果。

对于胶东机场,仍需要尽快提升自身的管理水平与应急处置能力,建立并加强不同岗位间的沟通制度,将人和制度、标准以及流程进行合理搭配,从而为平稳运行带来防疫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