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北的这些老街,能满足你对复古风的所有幻想~
青岛

市北的这些老街,能满足你对复古风的所有幻想~

老街是一个城市的成长的源头,它承载着城市的历史,诉说着城市发展的脉络,而一个城市如何对待老街,则暗示了一个城市的未来

今天,小北带你走进市北的老街,去领略属于青岛的传奇。

海泊路,是目前为数不多的里院儿集中的一条老街,它东起聊城路,西接中山路,约千余米,如一条项链儿,串起了广兴里、鸿吉里、立德里、三多里、平康东里等著名里院,对了,周边不远处还有将要回归的苟不理,哈哈。

里院中最具魅力的当属广兴里,这是青岛迄今为止最大的里院。1901年,广东会馆的创建者古成章出资兴建广兴里,延用德式风格,修建了面向博山路的一排。1912年,三江会馆的创建者周宝山接手,至1914年逐渐扩建成沿海泊路、高密路、易州路、博山路围合的大型里院,建筑面积达4000余平方米。

沿着海泊路前行,修葺后的里院正逐一展露新姿,创新的灵魂正活跃在古老的院落中,推动城市诞生原点变成老城复兴的新起点

随着工业设计、文化创意等产业的注入,沉寂多年的老建筑焕发了新的生命,衍生出开放、现代、活力、时尚的“国际范儿”。据了解,海泊路周边的12座老里院已设计成互联互通,未来将呈现欧洲小镇的样子。

光影浮动之处,市北区大鲍岛文化休闲街区已悄然开启了创新发展的“蝶变”之路……

从海泊路东头走出街区,继续东行,不久你会站在上海路胶州路路口,东西快速路上车辆飞一般驶来,犹如这座城市发展的速度。在领略了海泊路的变迁后,你会不由自主的想,那些记忆中的老街,如今怎样了?

如果你沿着上海路西行,不远处就是曾经的第三公园,后来的工人文化宫,久远的过去,那里叫做东山,鲍岛村的一部分居民翻过这座山坎,到贮水山下定居,新的村庄就叫做小鲍岛村。再向前行,会看到一座校园,那是曾经的青岛九中,里面有座独具特色的教学楼,那是礼贤书院旧址

德国占领青岛后,所有的建设都是为了德国的利益,但有个叫卫礼贤的德国人,却为中华文化所影响,一心兴办教育,开办了礼贤书院,也就是如今的青岛九中,遗惠至今。

到了武定路口,你会看到武定路西侧一栋栋风格独特的别墅楼,你大概想不到这里是唯一可以和八大关建筑群并列的地方。青岛有两处大体量、成片区的别墅群。一处在著名的青岛八大关风景区,一处就是这里——刘子山别墅群

曾经的青岛首富刘子山,在发迹后投身房地产,在上海路、武定路、宁波路和上海支路围合区域修建了十九栋中式、德式、日式混合风格的别墅。市北正在对该建筑群进行修缮,不久之后将会开放。

不只是这十九栋建筑,当时整条武定路、包括与其平行的甘肃路等五条道路,整条街道建筑都是那位号称“刘半城”的刘子山的产业。

沿着武定路慢坡下行,不久会到达宁波路路口,宁波路属于德占时期的港埠区,路口有座老楼,很不起眼。

但是如果你看过获得过奥斯卡金像奖的电影《卧虎藏龙》,你需要仔细看看这座楼。这里是《卧虎藏龙》的原作者王度庐的旧居,就在这座小楼上,他写出了包括《卧虎藏龙》在内的数十部小说。

沿着宁波路下行,吃惊的发现一栋栋老楼不仅“硬硬的还在”,而且已然修缮一新,著名的里院元吉里,一洗老旧颓败的旧貌变得容光焕发。

为了复兴老城区,包括市北区文旅局等多个政府部门已然搬迁到宁波路老楼里。

政务也是种资源,当他表明态度亲临一线时,对老城区的激活和带动作用是巨大的,想来不久这条街的宁静就会被攘来熙往的人流商流所打破。

宁波路西头,馆陶路上,一栋已经与元吉里默默对视了九十二年的庞大建筑屹立在那里。那是曾经的日本取引所,百年前亚洲最大的证券交易市场。

市北的这些老街,能满足你对复古风的所有幻想~

上世纪三十年代,馆陶路被称为“青岛的华尔街”,一度与上海外滩齐名。鼎盛时期馆陶路上有8个国家的60家洋行入驻,多为西方大公司的分支机构,主要从事金融和贸易活动,诸如德国的德华银行、日本的正金银行、朝鲜银行、英国的汇丰银行等。这条总长度只有千米的街上,现存历史建筑多达25栋

禅臣洋行大楼,现标记为英国汇丰银行旧址

位于馆陶路49号的道路交通博物馆,德国建筑风格,青岛标志性“德式建筑”之一。

2009年,又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德国风情街。在馆陶路北头,你还会看到一座博物馆——道路交通博物馆,在这里,1910年形成了中国最早汽车站雏形——馆陶路汽车站

沿着旁边不远处“刘半城”曾经拥有的另一条街道甘肃路北行不久,会到达包头路,顺路东行,你可以找到一个位置,建议拍一张照片,与七八十年前某位摄影师拍下的贮水山做个比较。坡下面,就是曾经提到的小鲍岛村位置。

贮水山下,有条路就以小鲍岛命名,日占时期,因为山上那座大庙(日本神社)的关系,小鲍岛街住满了日本人,那条街上,也就充满了日式风格的建筑,它现在叫黄台路

同为日式风格,你会看到各栋建筑并不雷同,,仅窗棂就有圆的、椭圆的、长方形的、三角形的,这也是黄台路建筑群魅力所在。

那栋漂亮的小楼,是日本高等女校“纮宇女中”旧址,当时这所学校只收日本学生。后来这里成了中国大学的校园,先是华东大学,后来曾属于青岛医学院行政楼。

黄台路45号是栋二层小楼,灰白的外墙斑驳脱落,红色的砖头裸露着岁月一角,可谁能想到,这儿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地下联络站,藏有一部珍贵的电台……

曾经黄台路成为日本人定居的街道,是因为这里靠近贮水山和山上的“神社”,但这条路并不是最靠近贮水山的路。在黄台路贮水山之间,还有一条环形的小路,紧紧围绕着贮水山,并以山命名——贮水山路。它其实就修在山麓上,地势较高,接近少年宫那头儿,坡度可以与著名的大连路坡一争高低。

走向也不规则,支路甚至深入山中。与山上的喧闹不同,这是一条低调静谧的小路,两侧的建筑仍是旧时砖瓦,但大多已得到妥善的修缮。如果此时你还有体力,沿路绕山,会体会到城市生活中久违的沉静感

市北老城区,每条街道,每栋建筑都隐藏着不知多少故事。“五一”期间,如果有空,逛逛市北的老街吧。

市北一条条老街,一栋栋老建筑,正在岁月的流逝中……慢慢变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