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宏:《挥手》
青岛

赵丽宏:《挥手》

在我的所有读者中,对我的文章和书最在乎的人,是父亲。从很多年前我刚发表作品开始,只要知道哪家报纸杂志刊登有我的文字,他总是不嫌其烦地跑到书店或者邮局里去寻找,这一家店里没有,他再跑下一家,直到买到为止。为做这件事情,他不知走了多少路。

父亲逝世前的两个月,病魔一直折磨着他……那晚在他身边坐了很久,他有些感冒,舌苔红肿,说话很吃力,很少开口,只是微笑着听我们说话。临走时,父亲用一种幽远怅惘的目光看着我,几乎是乞求似的对我说:“你要走?再坐一会儿吧。”离开他时,我心里很难过,我想以后一定要多来看望父亲,多和他说说话。我决没有想到再也不会有什么“以后”了,这天晚上竟是我们父子间的永别。

最关注的孩子的,永远是父母。他们的目光一直在我们身上,看着我们独立,看着我们成长,看着我们做出事业。

可是我们却总是不懂,不懂他们的期待,不懂他们的欣慰,才留下了那么多的遗憾。

赵丽宏:《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