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父亲的严厉》
青岛

莫言:《父亲的严厉》

我父亲今年已经80岁,是村子里最慈祥和善的老人。与我们记忆中的他判若两人。其实,自从有了孙子辈后,他的威风就没有了。用我母亲的话说就是:虎老了,不威人了。

后来,母亲私下里对我们兄弟说:你爹早就后悔了,说那些年搞斗争,咱家是中农,是人家贫下中农的团结对象,他在外边混事,忍气吞声,夹着尾巴做人,生怕孩子在外边闯了祸,所以对你们没个好脸。母亲当然没说父亲要我们原谅的话,但我们听出了这个意思。

莫言:《父亲的严厉》

但高密东北乡的许多人说,我们老管家之所以出了一群大学生、研究生,全仗着我父亲的严厉。如果没有父亲的严厉,我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人,还真是不好说。

严父慈母。父亲多半威严,母亲多半温柔。

严厉的父亲造就了优秀的孩子,没有父亲的管教,就没有孩子的未来。但是随着岁月的磨砺,父亲的形象慢慢柔软起来,开始变得慈祥和善。

人老了,脾气会变好,子女心中有欣慰,也有感伤。父亲成全了我们,可是他却永远觉得是对我们的亏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