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父亲的画面》
青岛

刘墉:《父亲的画面》

父亲宠我,甚至有些溺爱。他总专程到衡阳路为我买纯丝的汗衫,说这样才不致伤到我幼嫩的肌肤。在我四五岁的时候,突然不再生产这种丝制的内衣。当父亲看看我初次穿上棉质的汗衫时,流露出一片心疼的目光,直问我扎不扎?

刘墉:《父亲的画面》

在我记忆中,不曾听过父亲的半句叱责,也从未见过他不悦的表情。尤其记得有一次蚊子叮他,父亲明明发现了,却一直等到蚊子吸足了血,才打。母亲说:“看到了还不打?哪儿有这样的人?”“等它吸饱了,飞不动了,才打得到。”父亲笑着说,“打到了它才不会再去叮我儿子!”

有温柔的母亲,也有温柔的父亲。他们总是想给孩子最好的。他们尽自己所能,不让孩子吃苦受累。

保护和关爱儿子的心意,融进了父亲的血液,成为了习惯。不经意,展现在举手投足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