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北京迷笛现场,在一个号称是中国“伍德斯托克”的音乐会上,出现了这样一幅诡异的画面:世界人口最多国家的青少年们,用绳子牵着白菜散步,以此对抗无聊和孤独。当被问及“遛白菜”意义何在时,年轻人说:“遛白菜是为了消除寂寞”。

一声叹息。全民娱乐化的当下,我们也许再也不会感受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那种纯粹的精神解放了与时代大背景下的激昂澎湃了。[详细]

“愤怒要让主流社会听见。”

摇滚乐起源于西方:对社会、政治问题的关注,令理想主义与叛逆精神与摇滚结缘

回顾20世纪上半叶的美国历史,从20年代末到30年代中期,欧美发生经济危机,出现了经济大萧条;30年代末,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1941年日本袭击珍珠港,美国投入反法西斯战争,直到1945年战争才结束。再看50年代以后,50年代,美国是一个相对稳定和繁荣的时期,也经常被视为美国人的繁荣时代;60年代是美国历史上最动荡的年代之一。由于出兵参加越南战争,遭到人民的反对,使全国处于社会、政治极不安宁的状态。

50年代,特别是1952年艾森豪威尔就任总统后,美国经济开始稳定,整个社会也处于安居乐业的状态。于是,中产阶级逐渐增多,他们养儿育女,出现了一个生育高峰期。到了50年代中期,这批青少年由于生活条件优越,没有像父辈那样经历过战争和苦难,同时又倍受家庭的宠爱,因此,他们开始不理解父母们的思维和生活方式,不愿意走父母为自己安排好的道路。他们有了自己的追求和爱好,而且由于人多势众,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他们不再跟随父母欣赏那些多愁善感的流行歌曲。这时,他们正好在摇滚乐中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摇滚乐简单、有力、直白,特别是它那强烈的节奏,与青少年精力充沛、好动的特性相吻合;摇滚乐无拘无束的表演形势,与他们的逆反心理相适应;摇滚乐歌唱的题材,与他们所关心的问题密切相关。

中国本土的摇滚乐伴生于中国改革开放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经历了多年封闭隔绝的中国人,逐渐接触到了解包括摇滚乐在内的完全不同的西方文化形式和生活方式,同时也引发了内心的困惑和思想冲撞。1986年,被认为是“中国摇滚之父”的崔健,第一次在台上演唱那首如今在国人中普及率极高的《一无所有》,震动了在场的听众。自此,中国的第一位摇滚歌星诞生了。

中国的摇滚乐开始不断关注并表现社会问题、朋友家庭关系、乃至人的内心世界的方方面面,音乐的表现形式从模仿成熟的西方创作,到从中国传统文化和音乐中寻找创作灵感和源泉。从最初被认为是西方文化的“糟粕”到今天中国多元的文化价值取向中一种独特艺术表现方式,中国的摇滚音乐在曲折中逐渐成长,伴随着整个社会对它逐渐接受的过程。[详细]

改革开放

摇滚乐简单、有力、直白。它无拘无束的表演形势,与年轻人的逆反心理相适应。摇滚乐歌唱的题材,与年轻人所关心的问题密切相关。

改革开放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经历了多年封闭隔绝的中国人,逐渐接触到了解包括摇滚乐在内的完全不同的西方文化形式和生活方式,引发了内心的困惑和思想冲撞。

改革开放

王朔说,“我第一次听《一块红布》都快哭了。写得透!”

招聘

1994年12月17日,这是中国摇滚史上极度辉煌的时刻。

“1994不摇滚的人是可耻的。”

1994中国摇滚走向辉煌

在中国摇滚历史上,1994年注定要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在那个年月,套用一句歌词:“不摇滚的人是可耻的”。由传统式的京味摇滚和重金属挂帅的单一时代已行将结束,中国摇滚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向世界潮流靠拢、进入一个真正多姿多彩的新时代。时间跨入1994年12月17日,这是中国摇滚史上极度辉煌的时刻。窦唯、张楚、何勇、唐朝参加在中国香港红馆举行的演唱会,这一摇滚事件被描述为“中国新音乐的春天”到来。

1994年,在中国摇滚乐高歌猛进的态势下,港台地区音乐人纷纷欲以雄厚资金以及成熟的市场手段、包装方式染指内地摇滚。红馆的演出,令中国摇滚乐在华人音乐圈中的影响达到了顶峰,让中国摇滚在最商业化的时代、在最商业化的地方打了一场大胜仗。那些以歌言志的作品,抵达了中国摇滚乐迄今为止对于现实关注的一个高峰。[详细]

1994中国摇滚走向衰亡

1994年,崔健《红旗下的蛋》发表,不再具有前两张专辑的影响力,标明轰动期进入了尾声。此后不久,中国摇滚乐进入漫长的失语期,一直及今。失语不仅表现为摇滚音乐人再也说不出震动整个社会的话语,也表现为当摇滚音乐人试图揭露新时代的新现实的时候,大众却已经失去了响应能力,这才是摇滚乐彻底发生转变的更为深刻之处。

1995年唐朝贝司手张炬意外身亡,乐队处于半瘫痪状态。1996年,张楚出版第二张专辑后黯然离京。窦唯也离开黑豹乐队于1996年与王菲结婚生女,何勇住进了精神病院。魔岩的灵魂人物张培仁和唱片制作人贾敏恕也因为滚石公司内部出了一些问题,以及与窦唯等在音乐理念上的分歧,回到了台湾。北京音乐圈资深人士分析,所谓的“魔岩三杰”纯属一场巧合而已,随着整个大环境的逆转,特别是灵魂人物张培仁的离开,魔岩当年倾力而为的中国摇滚也偃旗息鼓。[详细]

“看了遛白菜的,真想大嘴巴抽丫的。”

中国大部分摇滚乐队生存状况艰难

经历了三十多年的发展,摇滚乐仍然属于小众文化且生存艰难。90年代以后,商业大潮和世俗化浪潮更是令曾经的摇滚激情退变为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小众的摇滚仍在艰难发展。新一代摇滚人选择与前辈走不同的路。有人说,摇滚乐失去了批判和进入社会的勇气,已经“死亡”。摇滚乐手不满文化审查但同时又报以理解,“有时候文化官员有的也挺客气的”,“他们做一些在他们那个职位上应该做的事情。”此外,他们多次批评媒体的妖魔化对摇滚乐发展造成的恶劣影响,“中国摇滚乐发展这么慢,主要就是媒体造成的,媒体要负很大的责任。”

树村这个在北京地图上都很难找到的村庄曾经有大量的摇滚乐队在这里排练和生活。在一些乐队的心中,这里承载了他们的梦想和现实,也是很多乐迷的“朝圣之地”。[详细]

红旗下的蛋们孵出来后都去遛白菜了

不少西方媒体报道了一个奇特的新潮流: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的青少年用绳子牵着白菜散步,以此对抗无聊和孤独。事实上,这群被称为“白菜娃娃”的人并不是新兴事物,也不是什么潮流。他们只是艺术家韩冰在北京一个音乐节上进行的行为艺术的参与者。韩冰“遛白菜”(还有砖块和其他蔬菜)已经有10多年。

当记者问那些在北京参加这次活动的年轻人遛白菜意义何在时,他们给出了不同的回答。一位年轻人说,遛白菜是为了消除寂寞。寒冰称:“一开始我遛白菜就是为了毫无意义。我只是想鼓励自由,让人们质疑自己每天的活动。每个人脑子里都有个结,我想要解开那个结。很多人来问我想实现什么,但我遛白菜的时候不想说话。做我在做的事情就够了。中国年轻人缺乏自由思考,尽管这个问题到处都存在。中国的情况已经有了一些变化。比我第一次遛白菜时,如今已经有更多年轻人可以理解遛白菜了,不过独立思考还不够。”[详细]

树村

在一些乐队的心中,北京树村承载了他们的梦想和现实,也是很多乐迷的“朝圣之地”。

迷笛

当记者问那些参加这次活动的年轻人遛白菜意义何在时,他们给出了不同的回答。一位年轻人说,遛白菜是为了消除寂寞。

青岛

很多年轻乐队的成立,从某种程度上也带动了年轻的受众群 ,年轻化的态势正在青岛的摇滚界慢慢呈现。

青岛

随着年龄的增长,结婚、挣钱、买房买车的压力已经让人很难再坚持为理想做一些事情。

“没有什么摇滚思想,只有摇滚行动。”

青岛第一支摇滚乐队成立于中国摇滚黄金年代

1980年,中国内地第一支演绎西方老摇滚的乐队“万李马王”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成立,但摇滚歌曲第一次作为正式出版物问世,是6年之后世界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纪念专辑中收录了崔健的《一无所有》。1989年,崔健的第一张个人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正式出版,第一张真正意义上的摇滚乐专辑在中国内地诞生,与此同时,青岛的摇滚乐也开始萌芽,随着1992年青岛第一支真正的摇滚乐队—傀儡的成立,青岛的摇滚乐开始起步,摇滚先锋们踏上了摇滚音乐的漫漫征程。

如今青岛的摇滚乐队已经培养了一大批年轻乐迷 ,大学生群体中自建摇滚乐队的也不在少数 。很多年轻乐队的成立,从某种程度上也带动了年轻的受众群 ,年轻化的态势正在青岛的摇滚界慢慢呈现。

坚持很难,青岛乐手靠做兼职养家糊口

以岛城一线流行商演乐队地平线乐队为例,该乐队由贝斯手胡楠创建,活跃在岛城已经10多年时间。初期的乐队成员到现在已经走了一半,合作过的吉他手、鼓手、键盘手数量也足以组成两支足球队。赵晓凯领衔的“汉乐团”成立于2008年11月,由鼓手兼队长王震宇,主唱兼贝司赵晓凯,加拿大籍吉他手叶天源以及键盘手于奇组成,但它并不是年轻的乐队,它的前身是已有十年历史的copy乐队,因为队员的流动而解散重组。

“大学时我们玩摇滚没有生存和经济压力,随着年龄的增长,结婚、挣钱、买房买车的压力已经让人很难再坚持为理想做一些事情。”如今,这些一直坚持了10多年的乐手在乐队之外,大都从事一项与音乐相关的工作养家糊口,因为单纯靠乐队的演出费根本不能维持生存。[详细]

时代已经变,精英、主流与大众在市场面前终于泾渭合流,妥协与合谋让以反抗为标志的摇滚精神死无葬身之地。摇滚开始商业,摇滚开始沦落,摇滚开始衰败。所有人都知道,中国摇滚乐是个赔钱的买卖,包括一茬又一茬,那些穷到脸色发青依旧死磕的青年,他们心里也清楚得很。但唯有那种激励、怂恿、软硬兼施地逼着他们投身这赔钱买卖的少年心气,或才是摇滚乐永不会断掉的命根。溜白菜不是。[详细]

凤凰网 青岛频道 出品 欢迎收藏
编辑:侯欣元 设计:王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