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看过来:迟福林李罗力告诉你深圳这40年做对了什么?
青岛

青岛看过来:迟福林李罗力告诉你深圳这40年做对了什么?

2020年09月18日 20:09:03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很多城市也打出了“北方深圳”等口号,学习深圳,赶超深圳,它们可能是青岛、可能是海南岛、也可能是西部的成都等等。谁会是下一个机遇之城?

40多年来深圳做对了什么?

自1980年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以来,深圳作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由一个边陲“小渔村”发展成为了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深圳经济特区40周年背景下,未来的深圳,未来的中国,该如何打通内循环和外循环?如何实现开放再开放?

深圳的意义不只是要开放再开放,而是要带动更多的地区和城市一起迈入新时期的开放。很多城市也打出了“北方深圳”等口号,学习深圳,赶超深圳,它们可能是青岛、可能是海南岛、也可能是西部的成都等等。谁会是下一个机遇之城?

9月17日晚,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理事长李罗力、香港城市大学商学院经济与金融系助理教授黄汉伟博士与中制智库研究院院长新望博士一起在“中国制造大讲堂”直播间探讨了“深圳40周年:开放再开放”话题,回答上述疑问。

关于深圳为什么能够在创新、科技、经济等方面发展,都走在全国前列,有很多的理解。包括内地的经济学家也好,内地的政府领导也好,都很强调深圳政府在改革开放当中做了很多的工作,制定了很多的重要政策,发挥了重要的引导作用。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表示,深圳40多年来做对了什么?应该说有三个关键词,就是 开放、改革、创新。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理事长李罗力则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深圳的民营经济走在全国的前列,发展是最好的。深圳很多的龙头民营企业,不但是国内著名的大企业,甚至全球著名的大企业。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深圳具有了强大的民营经济,才创造了深圳经济发展的奇迹,创造了深圳创新发展的奇迹。

深圳的民营经济为什么能发展得好呢?在李罗力看来,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深圳作为第一个杀出血路的特区,一开始就是特事特办,新事新办,就是改革创新。 在深圳,从上到下,大家的思想都比较解放,观念都在转变,解放思想,深圳是走在全国前列的。再加上深圳又是个新建立的城市,它没有过去老的、大的工业城市所具有的长期净化经济体制的思维惯性和行为惯性,它是一张白纸,非常容易描画新的市场经济体制蓝图。

二是深圳政府在过去长期发展里基本上做到了维持良好的政企关系。 政府基本上遵循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坚持做政府该做的事,不插手企业,给了民营企业充分的发展空间,让其按照市场经济发展规律去发展,这也是深圳民营经济能够得到良好发展的很重要的前提条件。

三是深圳比较注重法制。 在40年发展历程中,深圳发展成为一个比较重视法制的城市有两个原因,一个就是濒临香港,因为香港是一个法制化非常成熟的国际化大都市,对深圳法制环境的形成起到了很好的推进和引领作用。还有深圳改革开放以后,是引进外资最大、最成功的典范,就必须要注重法制环境的营造和完善。

四是深圳的社会诚信发展得是比较好的,诚信度比较高。 在深圳,政府要讲政府的诚信,企业要讲企业的诚信,形成一个很好的社会生态和氛围,这为民营经济发展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

未来如何扩大对外开放?

中制智库研究院院长新望博士表示,中央提出的“ 内循环为主体,内外循环互促 ”,他的理解是内循环为主体,不是闭关锁国,不是关起门来。后一句话,内外循环互促也非常重要,就是说外部循环不敢放弃,也不能放弃,而且内外循环要打通,要互相促进。

中制智库研究院院长新望博士认为,党的十八大以来,已经提出来了发展新理念,要创新,开放,协调,绿色,共享;也提出了发展新阶段,就是从高速度发展阶段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提出了发展新动能,从原来的出口拉动走向内需拉动,从投资驱动走向创新驱动;现在又提出双循环发展新格局。

“我们看到这基本上是一个中国的发展经济学的框架。”新望博士说。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40多年来我国对外开放有三个大的变化:一是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历史性转变,深圳应该是一个典型代表;二是从制造业为主到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转型,这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一件事情;三是从经济全球化的参与者到经济全球化重要推动者的重大变化。

在迟福林看来,我国扩大开放面临着三个严峻的挑战:一是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经济、政治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复杂的变化,这给我国的开放带来一系列的课题和一些新的挑战;二是在疫情严重冲击下,单边主义、民粹主义、保护主义的挑战和风险明显加大;三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快速兴起,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加速重构。

关于未来如何高水平开放,迟福林也做了三点判断:一是要坚信14亿人口大国的对外开放,不仅深刻改变中国,也深刻影响世界;二是我国的经济转型升级无论是产业结构、消费结构,都需要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包括区域发展结构;三是以制度性开放为重点,要推动形成全面开放的新格局。

李罗力建议,未来深圳要扩大对外开放,要做到四点:第一个是深圳未来要成为新时代发展民营经济的一个样板和示范,要为全国做出新的示范;第二,要在中国创新的基础研发方面,成为中国的一个基地。第三,就是成为新时代国内国际双循环的一个新的战略结点;第四,要成为新时代社会改革和社会治理创新的一个样板和示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