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合肥之后最敢“赌”的城市?
青岛

青岛,合肥之后最敢“赌”的城市?

2020年12月19日 16:14:32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学深圳 赶深圳”的青岛,越来越有合肥的影子。

12月9日,青岛市政府与每日优鲜集团在青岛府新大厦举行总部项目签约仪式。青岛国信、阳光创投、青岛市政府引导基金组成联合投资主体,向每日优鲜战略投资20亿元。

虽然每日优鲜最开始是从青岛走出的“独角兽”企业,但青岛国资将其“买”回青岛的做法,还是开了国内先河。

从去年开始,青岛国资频频在资本市场出手,从上市公司到独角兽企业,青岛的系列手法让其成为资本市场的“一股清流”,截至目前已斥资300亿元左右,在北方城市中独树一帜。

此前,合肥被誉为中国最敢赌的城市,并大获成功。青岛正在走的路与合肥有所同又有所不同,合肥在于重金引入、扶持产业,青岛则通过资本之手控制、入股相关企业。相同之处在于,均是重金押赌明天。

合肥通过“赌产业”塑造了城市辉煌,青岛,能否在令人一条道上复制合肥的奇迹吗?

撰文/©青山子

转载自/©青小岛(ID:QingXDao)

编辑/©博雅

根据公开报道,去年底至今,青岛在资本市场上已经豪掷300亿左右。曾纳入青岛收购名单的上市公司起码有7家:石大胜华、海联金汇、百洋股份、天晟新财、万马股份、博天环境、三宝科技。

青岛之所以在资本市场上兴风作浪,源自一项城市战略。根据青岛市国资委的计划,到2022年,青岛每户市属企业至少控股1家上市公司,市属企业上市公司总数由目前的10家增加到25家左右。

截至目前,青岛最大的一笔投资是控股奇瑞,耗资近200亿。

去年12月4日,青岛五道口基金与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车签订协议,以75.86亿元认购奇瑞控股30.99%的股份,以68.63亿元认购奇瑞汽车18.52%的股份。同时,青岛五道口基金与华泰资管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以41.32亿元受让奇瑞控股增资后15.68%的股份,以10.2亿元受让芜湖瑞创持有的奇瑞控股增资后3.88%的股份。上述金额合计196.01亿元。

青岛收购潮中,最活跃的当属西海岸。

9月份,具有西海岸国资背景的“海控集团”受让万马股份2.5亿股,转让价款约23亿元;另两家西海岸国资旗下公司则斥资近10亿,受让石大胜华15%的股份。此外,青岛西海岸控股发展有限公司通过公拍网司法拍卖平台,分两批以共计3.82亿元竞得北京文化逾5447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7.61%。

“买买买”的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比如被热炒的奇瑞收购案,近日被爆出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企业(有限合伙)正在寻求60亿元规模的融资重组。

而与李沧国资旗下平台传出绯闻的博天环境,也没能成功牵手,后者最终被中山国资拿下。

虽然有曲折,但今年青岛国资收获颇丰。

与当年的合肥类似,青岛如今走的这条路,也没有前人走过。

再加上是国资出手,容易引发争论。

一是投资的企业是否属于值得投资的类型,或者说是面向未来的产业;再者,收购后控股的这些企业能否为青岛带来产业结构的改变。

今年3月24日,青岛国信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百洋产业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孙忠义及蔡晶在青岛签订《股份转让协议》时,百洋股份上一年度的业绩并不好看:2019年度实现营收28.54亿元,同比减少8.93%;实现营业利润-3.73亿元,同比下降513.8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1亿元,同比下降592.44%;基本每股收益为-0.7118元,同比下降592.60%。

即使在青岛国资入主之后,今年上半年业绩依旧惨淡:实现营业收入1,095,307,281.63元,同比下滑17.6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920,351.36元,同比下滑73.27%。

如此的业绩,很难说不会给收购方带来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百洋股份是一家“以水产食品为核心,以水产饲料为重要配套,以水产养殖为示范带动,以水产食品精深加工和水产生物制品为延伸”的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具备较为完整的水产产业链,是我国罗非鱼水产加工行业的龙头企业。

或许,青岛更看重百洋股份与青岛在水产养殖领域的契合度。

再比如2011年上市、今年被青岛融海战略入股的天晟新材。2011年至2016年,营业收入一直缓慢增长,从4.13亿元涨到8.22亿元,用了6年之久。2017年,公司还首次遭遇营收与净利润的双降,营业收入同比下降6%,净利润同比下降505%。去年,天晟新材净利润更是巨亏2.89亿元。上市9年来,公司就有3年业绩出现了亏损,而盈利的7年累计净利润也不过1.16亿元,不到去年亏损的一半。

在青岛收购的上市公司中,三宝科技或许比价符合人们心目中的预期。

自1993年成立以来,三宝科技一直钻研物联网相关技术的研发和产业应用,从物联网终端产品的研发、生产和贸易业务,逐步拓展至为交通、物流领域的客户提供以物联网解决方案为核心的信息化系统集成服务,目前又衍生出基于物联网技术为基础的大数据分析和应用服务,最终形成了智慧交通、智慧物流、运输安全、跨境服务四大核心业务。

另一家盈利能力较好的是万马股份,万马股份发布的2020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二季度净利润达1.44亿元,同比增长22.82%,创近年单季业绩新高。

总体来看,青岛收购、入股的目标企业较为分散,缺乏统一的战略思路,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良莠不齐。再者,收购、入股之后,如何判断、用什么标准来评定是否成功,也是今后要明确的,撒出去的钱不能打水漂。

实际上,收购、控股只是第一步,如何将纳入麾下的企业与青岛本地产业结合,才是青岛要认真谋划的。单纯的控股,并非青岛本意。

单纯的收购,最多只能带来资金上的收益。而带动相关产业,显然意义更为深远。

三宝科技与青岛牵手之后,就有比较大的动作。9月30日,收购青岛大数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60%股权,代价为人民币3000万元。

公司表示,为更好的整合、承接海发集团在青岛市及山东省的优势资源,集团通过股权转让及增资入股方式投资大数据公司。未来将以大数据公司为平台,整合海发集团和公司的相关人员和资源,开展大数据服务、供应链服务,并作为集团在山东省业务拓展的协调和管理机构。

也就是说,青岛借助在智慧交通和智慧港口领域领先的三宝科技,升级自身产业,并承接青岛乃至山东的项目。这不失为为青岛培育相关产业的一条捷径。

天晟新材则表示,将积极推动其全资子公司常州昊天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青岛实现产业落地,以及医疗新材料、智能制造等新兴产业领域的相关业务在青岛产业落地。

而在收购百洋股份的协议中,转让方承诺,将尽一切努力自标的股份完成交割之日起2年后,协助受让方将上市公司注册地址变更至受让方指定地点。由此推测,交割两年后百洋股份或许会迁至青岛。

还有青岛巨资控股的奇瑞,与青岛的汽车产业息息相关。

青岛应该也要做好准备,收购或许容易,产业整合则复杂得多。既要有上层建筑的搭建,亦要有能承接的企业和人才。

任何投资,都有风险。

青岛国资大规模的收购、入股上市公司仅仅才一年多的时间,加之疫情的特殊年份,判断成功与否为时尚早。不过,城市盘活国资的探索是值得赞许的。

多年以来,北方城市几乎成了保守的代名词,青岛不按常理出牌,显然已经成为北方城市中的异类。

当年,合肥为了引入京东方,甚至暂停了地铁项目。但最初的冒险,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今天,从京东方起步的合肥,成长为中国半导体产业的重镇。也是从京东方开始,合肥逐渐成为了“最牛的投资机构”。

种种迹象表明,青岛正在以收购、控股的上市公司为平台,与本土产业相结合,力图走出一条“独居特色”之路。

此外,青岛模式也为国企混改启发了新的思路。

西南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叶凡曾表示,今年以来,多家地方国资入主民企并成为其实控人,可以说是“反向混改”积极推进的典型样本。

有想法,有行动,总是好的。当下,需要给青岛一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