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长:“努力实现没有水分的增长”
青岛

山东省长:“努力实现没有水分的增长”

2021年02月11日 12:54:07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2月7日,大众日报受权刊发李干杰省长在省十三届人大五次会议上作的政府工作报告。

报告中提出了今年的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其中最受关注的GDP增速,确定为“6%以上”。放眼全国,山东的这一目标并不高,也可以说非常“低调”了。尤其是,这一目标是去年山东经济“意外”逆袭之后提出的。

省长李干杰分析了设定这一目标的原因,并直言要实现“没有水分的增长”。

这样的表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出现,在山东应该是第一次。含义颇多,信号明确,一方面,山东没有被2020年经济好转的势头冲昏头脑,新旧动能转换任务依然艰巨,需要冷静看待当前局势;另一方面,山东要更加追求发展质量,不图快,而求实。

转载自/©青小岛(ID:QingXDao)

撰文/©青山子

编辑/©博雅

省长所说的“没有水分的增长”,是一句相当有分量的话,或者说是承诺。

2019年的GDP统一核算,全国各省市都挤了一遍水分。虽然有统计上的纰漏,但山东核减的数据之大仍引起外界极大关注。

好的一面是,经此事件后山东被迫亮出真实家底,也由此卸下了历史包袱,落后就是落后了。

往年,山东各地公布的数据相加往往会超过省里公布的总额,注水之声不时传来。而2020年公布的数据出现了反转:各地数据相加,比全省数据还少30多亿。山东公布的GDP总额为73129亿,各地相加为73095亿。

由此可见,山东已经在努力做到“没有水分的增长”,汲取教训,避免重蹈覆辙。

与山东相邻的江苏,今年则出现了尴尬一幕:13市上报的数据,比省里统计的GDP总额溢出1900亿元。要知道,在2019年统一核算2018年数据时,江苏是核增的省份之一,达612亿。

在已公布目标的29个省市中,山东的预增目标排名靠后。

湖北、海南设定的GDP增速目标最高,为10%以上,达到两位数。目标最低的为内蒙古,其表述为“6%左右”,其次低调的是广东、江苏、山东、上海等省市,目标均定位“6%以上”。

广东、江苏、山东、上海等省市体量本身就大,增速目标相对较低在意料之中。不过,在上述4个省市中,山东可能是面临问题最多的,经济结构传统、民营经济不够发达,也没有粤苏沪的科创实力,因此设定的目标能与粤苏沪比肩,已算是“竭尽所能”了。

去年7月,省长李干杰就对山东经济增速问题阐述了看法:加快淘汰落后产能,新产业和动能补上来有一个过程,增速就会放慢一些。这是各地经济转型过程中都必须要付出的代价。牺牲一点速度,追求经济的高质量发展,远比眼前的增速高一点、低一点,财政收入多一点、少一点,面子好一点、差一点,更有决定性意义。

李干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详细解释了之所以确定6%以上的经济增长目标的原因,主要基于以下考虑:

一是,有利于妥善应对疫情和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留有余地,稳扎稳打;

二是,有利于引导各地把提高质量效益放在更加突出位置,用好宝贵时间窗口,集中精力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推进改革创新和高质量发展;

三是,有利于让发展潜力逐步释放,既能为“十四五”开局打好基础,也能为今后持续发展创造条件;

四是,有利于求真务实、真抓实干,沉下心来抓落实,努力实现有质量、有效益、没有水分的增长。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山东经济本身存在的问题,尚没有根本性扭转——

结构调整任务艰巨,传统产业和重化工业占比较高,“四新”经济比重偏低;

创新支撑力不强,企业创新活力不足,高层次人才匮乏,创新投入产出比不高,科技创新能力不适应高质量发展要求;

重点改革亟待突破,有效制度供给还不到位,流程还不够优化,要素市场化配置等领域还有体制机制障碍;

资源环境约束趋紧,能耗、土地、环境容量制约凸显,实现绿色低碳发展任重道远;

民生领域存在短板,城乡区域发展不平衡,社会治理还有弱项。政府工作中,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还不同程度存在。

2020年,山东经济增速全国排名居前,但成就并不能掩盖山东的问题,尤其是区域间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更加突出。

青岛、济南和烟台三市经济总量约3万亿,占山东的40%。后三名的聊城、日照、枣庄三市总和不足6000亿。

山东构建的“一群两心三圈”中,省会、胶东、鲁南3个经济圈核心城市济南、青岛和临沂,表现都挺抢眼,但多个周边城市数据相当不好看。这一点,在各地去年GDP实际增量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省会经济圈表现最明显,济南2020年GDP实际增速4.9%,可与其相邻的淄博,实际增速2.5%,名义增速仅为0.85%,GDP增量只有可怜的31亿,全省倒数第一。德州的情况也类似,GDP实际增量56亿,名义增速1.88%,排名倒数第三。最好的当属泰安,GDP名义增速高达3.86%,仅次于济南、青岛和临沂。

胶东经济圈的龙头城市青岛,2020年逆势上扬,GDP增加659亿。日照和潍坊还不错,一个增量为57亿,名义增速2.93%,一个增量为183亿,名义增速3.23%。而烟台与威海则陷入低迷,烟台的名义增速仅为2.13%,威海更惨,只有1.82%。

参差不齐的数据背后,折射出3个经济圈核心城市远没有强大到能辐射带动周边的现实。而核心的设立,反而会导致“虹吸效应”,将原本就稀缺的资源聚集到某一个城市。

今年,强省会战略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内,济南会继续获得政策与资源红利,但在做强济南的同时,如何让淄博、德州、聊城等城市受益,也应有所考量。

以实施强省会战略的郑州为例,2020年GDP名义增速3.57%,但与其最近城市开封,GDP增量只有区区的7亿,名义增速低至0.33%。

对于胶东的青岛、烟台、威海、日照、潍坊等城市来说,一个关键的突破方向应该是打破行政壁垒,在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之下,让要素自由、充分流动。如果每个城市只想从一体化进程中分一杯羹,则仍将退回10多年前的老路,依然难有作为。

山东省长:“努力实现没有水分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