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业绩下降幅度过高,青岛威奥股份遭上交所问询
青岛

因业绩下降幅度过高,青岛威奥股份遭上交所问询

7月19日,青岛威奥轨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奥股份”)发布公告称,近日,威奥股份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管理一部下发的《关于青岛威奥轨道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年度报告的信息披露监管问询函》,要求威奥股份对《问询函》进行书面回复并按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因业绩下降幅度过高,青岛威奥股份遭上交所问询

上交所对威奥股份2021年年度报告事后审核后,要求威奥股份进一步补充披露上市后业绩下降幅度高于竞争对手的具体原因;公司的主要客户结构是否发生重大变化及其原因;公司2021年度新签订单及在手订单情况及变化原因等十个方面的信息。

6月23日,威奥股份发布《关于延期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现金收购股权事项问询函》的公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七月份威奥股份再次收到问询函。频频收到问询函的威奥股份究竟怎么了?

威奥股份再收上交所问询函

上交所对威奥股份的问询函是就其2021年年度报告展开的,问询集中于威奥股份上市后业绩下滑、财务状况、披露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三方面。

威奥股份2020年5月上市后,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公司业绩下降幅度大幅高于公司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主要竞争对手,这说明,在同样的发展背景下,威奥股份的业务水平或许已经不足以让它在同行竞争中,继续获得大量客户的青睐。

威奥股份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是其主要客户,2017年至2019年,公司来自中国中车的收入占比分别为65.95%、76.96%和75.29%。根据中国中车披露的年度报告,其机车、客车、动车组、货车和城市轨道车辆等业务总收入2020、2021年度分别下降12.54%和2.96%。但公司2020、2021年度营业收入降幅分别为27.74%和47.12%,明显高于中国中车相关业务收入下降幅度。

威奥股份2021年年报称经营业绩下滑主要是因为作为公司主营业务的动车组新造和检修业务相关订单减少所致。根据公司主要客户中国中车披露的数据,其2020、2021年度动车组业务收入分别下降16%和23.74%,但威奥股份同期动车组车辆配套产品的业务收入分别下降31.31%和77.69%,下降幅度明显高于中国中车。

威奥股份2021年度轨道交通设备及其延伸产业毛利率为10.75%,减少20.48个百分点。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为7.38%,高于2020年的3.46%,且账龄明显增长。反观其销售费用3.47亿元,同比增长6.23%;管理费用1.4亿元,同比增长14.41%。同期,公司可比竞争对手的同类费用普遍下降或持平。

毛利率的大幅下降,致使公司出现大额亏损。坏账风险加剧,营销和管理费用不降反升,威奥股份的颓势日渐显露。

针对上半年两次收到上交所问询函,威奥股份表示:公司将会积极组织相关部门及人员对问询函提出的问题进行逐项落实,并第一时间与年审会计师进行沟通协调。由于问询函中所涉及部分问题的回复需进一步补充完善,相关数据需进一步核对,公司将加快工作进度,尽快完成问询函的回复工作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半年报业绩预亏

一季度报营收同比下降23.89%

7月14日,威奥股份发布公告,预计2022年半年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8232.92万元到-9879.51万元,将出现亏损。预计2022年半年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1067.07万元到-13280.49万元。

威奥股份解释业绩预亏的主要原因是受新冠疫情影响,国内人员流动一直处于较低状态。根据国铁集团发改部公开的《2022年1-5月国家铁路主要指标完成情况》显示,2022年1月至5月旅客发送量较去年同期减少45%。乘坐高铁动车出行人数的持续减少,致使高铁动车上线运行数量及平均每组行使里程均明显减少,从而导致作为公司主营业务的动车组新造和检修业务的订单仍然较少。

其实,威奥股份半年报中业绩预亏早在一季度报中就已初显端倪。此前,威奥股份2022年一季报显示,公司主营收入7583.31万元,同比下降23.89%;归母净利润-5423.28万元,同比上升19.17%;扣非净利润-6613.7万元,同比上升5.61%;负债率43.52%,投资收益1109.62万元,财务费用1708.47万元,毛利率2.32%。

业绩预告落地后,最受市场关注的不止是威奥股份近期的走势,未来如何破局也是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

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直接影响到交通运输行业,尤其是高铁动车方面,疫情导致出行人数大量减少,致使高铁动车上线运行数量也相应减少,最终导致高铁动车组的新造业务和检修业务也随之减少。

2022年,是攻坚“十四五”的关键之年,也是威奥股份应对多重风险挑战的承压之年。七月已过半,威奥股份能否在下半年寻得法门,一举破局,且拭目以待。